Chapter 102 笑了吗我的宝们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102 笑了吗我的宝们

阿衡筹划着每月三百欧元的花法。是每天两顿排骨,还是每天一顿排骨,还是不吃排骨? 如果两顿,新衣服没了零嘴没了咖啡没了;如果一顿,新衣服没了;如果不吃,言希没了,饿死的。 她在笔记本上算账算得咬牙切齿,逮着什么都往身后的黑影砸去:“你个败家子,信用卡冻结了就算了,就指着法拉利能卖钱。结果,连法拉利你都敢给我撞坏!” 想起那天两人大眼瞪小眼,阿衡满心期待地问言希车呢,这厮憋了半天就说了一句话:“咳,钱财乃身外之物,重点是,我来了。阿衡,你看看我,我,我呀,你最爱最爱的言希呀。” “呸,谁最爱你了。少废话,车呢?” “大型垃圾处理站,我撞扁了。” 阿衡吐血,捏他的耳朵:“要你有什么用啊有什么用!” 言希弯眼睛:“我长得好看。” 阿衡看着言希憔悴甚至称得上丑陋的容颜,眼中有些酸,于是望向小屋角落咕嘟煮着的排骨汤。 转目,眉眼温柔,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轻轻拍拍他的脸颊,微微地笑了:“是,长得真好看。” 言希的右侧大腿骨裂,内部有固定的钢针。他一直在练习走路,花了很多工夫,速度却还极是缓慢。 言希来时,达夷和孙鹏本来准备了钱。但是言希一向很有原则,就算吃软饭也绝不吃阿衡喂的以外的软饭,所以很大方地推辞了。 阿衡听说了,就更想掐死他了。 她说:“我去上班,上午随便你溜达,下午你在家里练走路。四点我准时打电话给房东太太,如果你敢偷懒,晚上不许吃饭!” 言希“哦”,埋头喝排骨汤,流泪,怀念。 阿衡推着自行车,穿着白大褂,在雾中朝他挥挥手。 他隔着窗,眼睛弯了,说再见,像极许多年前,他去维也纳时告别的场景。 只是,阿衡没有了当年的青涩傻气,言希也丢了当年的明艳灿烂。 可是,他们眼中的彼此,却从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动人。 阿衡戴着手套拿着试管,像在学校无数次操作过的步骤一样加一些研磨过的smzc。 edward忽然推开实验室的玻璃门大步走来,把一篇论文扔到了阿衡面前,不可置信地冷笑:“winnie,这样的论文水准你还想指望发表?” 阿衡愣了,这是她刚交上的论文,如果得到edward的批准就可以自主拿去发表。 这篇稿子,大概准备了两三个月,事前已经电子传阅给李先生。语法没有问题,至于内容,李先生看了之后只展颜说了一句:“雏鸟终于离巢,很好。” 她拿起稿子,皱眉:“edward,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edward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兜内,扫了一眼她的实验进程,压住怒火,说了一句:“你跟我到办公室。” 阿衡不喜欢edward的办公室,那里经常有很多女人的香水味,她本来就有鼻炎,去一次过敏一次。于是,她把试管放在试管夹上,微笑开口:“在这里说就好。” edward眯眼,眼睛狭长,金黄的发在实验室的阴影中格外醒目:“winnie,你对我的office有什么意见吗?” 阿衡笑笑,医用口罩没摘,直接跟他到了办公室。 阿衡一踏进去,香水味就扑鼻而来,这次应该是隔壁耳鼻喉研究室anna医师的guerlain。 妈的,连口罩都没用。 她连打喷嚏,说:“你说吧,edward。” edward环胸,挑眉看着她。半晌,见她喷嚏不止才打开窗,接了一杯水递给她,开了口:“winnie,你在论文里预测了我这次实验的所有步骤,而且妄下断言,说最后,我,连同该死的你,实验一定会失败,是吗?” 阿衡喝了一口水顺顺气,说:“是的,我的每一步都写清楚了。” edward嘴角一抹冷笑:“女人,你知道这次我们实验组的所有投资是多少欧吗?” 阿衡摇摇头,慢条斯理地说:“我不知道,但这是我近期做实验得出的结论。我只知道,edward你在浪费所有人的时间去做一件会陷入哥德巴赫猜想的事。” edward眼睛幽碧,盯了她许久才吐出几个字:“八千万。” 阿衡慢吞吞地说:“所以,现在撒手改为申报其他项目还不晚。” edward咬牙切齿:“你否定的是我钻研三年做出的课题,仅凭你几个月的实验,不觉得自己可笑吗?” 阿衡摘下耳畔的口罩,淡淡地笑开:“如果我的论文推测是正确的,下一步,三天后,实验的恶性反应就会显现出来,我们不妨看一看。” edward看她许久,眼神凌厉,却没有开口。 阿衡回到家的时候,言希正在房前窄窄的胡同里画画,伊苏蹲在他的身旁,大眼睛专心致志地看着画纸。两个人一个中文一个法文,鸡同鸭讲,却十分融洽。 伊苏看到她,欢呼一声跑到她的身旁,他比画着说:“winnie,大盗是个很神奇的人,他会画福尔摩斯。” 伊苏爱喊言希大盗,他觉得大盗是一个很酷的职业。 言希笑了,睫毛在夕阳下金灿灿的,双手高高举起画纸,是栩栩如生穿着风衣抽着烟斗的福尔摩斯。 阿衡推着车子走近,也笑了:“真像。” 然后,伸手轻轻地把言希从小凳上拉了起来,说:“今天按时吃饭了吗?我拜托伊苏的妈妈给你热的排骨汤。” 言希点点头:“阿衡你放多了胡椒啊胡椒,呛死人。” 阿衡皱眉:“又瞎说,我煲的清汤,除了盐和配料什么都没放!” 言希轻轻地用瘦削的手抚了抚她的眉毛,他指尖微凉,说:“你跟谁学的皱眉毛,丑死了。” 伊苏看懂了言希的手势,严重点头。 阿衡无奈,笑了笑,舒展了眉眼:“你们真烦,烦死了。” 法语、中文轮流说了一遍,伊苏和言希都笑了,牙齿洁白,像两个孩子。 阿衡为了省租金让言希退了租,和自己住在一起。言希以前睡觉就有一毛病:爱踢被,爱缠被,爱扭曲被,不把自己和被扭成麻花不罢休。 阿衡怕他腿着凉,晚上和他睡一床,她睡外侧压住被。 言希害羞,不好意思:“我睡觉一般裸着。” 阿衡咳:“那从今天开始,学着穿睡衣!” 十二点前他还算老实,因为没睡沉。 过了零点,好家伙,不得了了,明明是半个残疾人,腿还敢那么嚣张,一齐压在阿衡身上,顺便把被踢了个七零八落。 阿衡无语,轻动作帮他放下,不出三秒,他又跷了上来。 重复了无数次,阿衡愤怒了,把两床被全压言希身上,然后,开台灯,写论文。 凌晨两点,言希被尿憋醒了。睡前牛奶喝太多,新鲜牛乳,没有巧克力味儿,言希郁闷得死去活来,却在阿衡眼神的强大压迫下一口不剩。 他发现台灯亮着,阿衡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睡着了。 言希揉揉眼,用手扶着左腿挪到了书桌前,推了推阿衡。 阿衡歪倒在书桌上,长发铺散,嘴微微张着。 言希笑了,怎么睡成这副样子? 他的腿脚无法负荷阿衡的体重,抱起阿衡,大概是健康的言希才能完成的事。 言希又挪了一把凳子坐在了阿衡身旁,微笑着拿起画笔。 阿衡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放大的言希的脸,言希趴在桌子上,口水泛滥。 戳,戳,喂,醒醒。 言希把头缩了缩,唇角浮起笑意,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阿衡红脸,哎哟哎哟,真可爱。 她转身,出去接水洗漱。 胖胖的房东太太在院子里带着伊苏做早操,看到阿衡,嘴先张成“o”形,然后哈哈大笑。 “winnie,是你想的吗?干得好!” “winnie,中文字母吗?真帅!” 阿衡愣,说:“怎么了?”低头看着水盆中清澈的水,三秒后脸开始发青。水中荡漾的倒影中,阿衡嘴唇上是言希用粗炭笔写下的字,清晰骄傲。 希。 言希的希。 他把自己的名字印在她的唇上。 阿衡哭笑不得,挫败,手掌抵在水中想洗掉。 伸手,又舍不得,半晌她才抬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呵呵傻笑:“房东太太,您知道最近的地方,哪里有卖口罩的吗?我的医用口罩在实验室……” 然后,有个傻姑娘整整戴了三天口罩。 同事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我感冒了,咳咳,嗯,都怨edward,办公室熏的,咳咳。” 同事们都很同情,edward咬牙切齿,连名带姓:“温衡,你他妈几天没洗脸了,我们的实验室是无菌实验室,给我滚出去洗脸!” 阿衡心想,我男人好不容易送我个啥,怎么这么残忍?坏人,edward欺压亚洲儿童,咒你不举…… 言希在教堂找了一份工作,帮他们画壁画,是社区的主管官员在伊苏妈妈的拜托下帮他找的。 工作需要长时间的站立,阿衡考虑到他的腿,本来不愿意让他去,伊苏自告奋勇说会好好监督大盗,让他按时休息。 言希可怜巴巴地抹眼泪:“别人家都是男人养自己的女人,我的男子气概啊阿衡。” 阿衡:“你拉倒吧,就你,那种玩意儿存在过吗?在我跟前丫就没不撒娇的时候!” 后来严肃想了想,男人是不是都挺在意这个的,就放了行,叮嘱伊苏跟着,全当让他遛遛散心。 言希去画壁画之后快乐很多,一小时两欧元,能给伊苏和阿衡一人买一个蜜豆蛋糕,甜得腻死人,阿衡却很喜欢吃。 伊苏似乎不大乐意,总是气呼呼地噘着小嘴:“大盗,我不喜欢这个,我喜欢香蕉,我喜欢吃香蕉!” 言希用刷子给小家伙刷了两撇胡子,笑眯眯地用蹩脚的刚学的法语对他说:“工钱。” 他画得好的话,最后还会得到一大笔酬劳,由那些绅士募捐给教会的钱中抽头。 提起言希的法语,阿衡当马三立相声听,常常在床上笑得死去活来,比她当年学京片子还惨,主谓不分,语法倒置,比如“我去吃排骨”,言少能说成“排骨吃,我”。 她教他跟人问好,您好吗? 言希睡觉前常常摘了耳塞,他听不到外界的声音,穿着宽大的蓝睡衣(阿衡在市场上给他做的,比较省钱),盘腿坐在床上,只看得到阿衡的唇形。 “好吗您咧?” 阿衡黑线,怎么这么笨?捏言希的脸——她挖空心思才养回来的一点婴儿肥,说:“是您好吗?” “好吗您是?” “错了,您好吗?” “错了,好吗您?” “你个猪!” “猪,你。” 阿衡泪奔,用中文:“你走吧,我不要你了,明天就把你扔分类垃圾箱,洋垃圾。” “什么是洋垃圾?” “就是从外国进口的很没用的东西。” “你说什么?我是聋子,听不见。” 阿衡:“呸,只有这会儿才说自己是聋子,平常我跟房东太太说你句坏话,跟伊苏一起看着动画片都能竖着耳朵瞪我。” “听不见。” 阿衡无奈,轻轻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喉咙上,一字一顿,用法语说:“你……好……吗?” 言希的手很凉,他感觉到那片温热轻轻颤动着的,咕咚,吞了口口水,他望天,说:“阿衡,我想亲你。” 阿衡咬床单,暴走了:“是你好吗你好吗你好吗……等等……你刚刚说……你想什么?” 言希眼睛弯了起来,轻轻地吻她的眉心、眼睛、脸颊、唇角,最后,移到唇,缠绵悱恻,说:“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