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5 这年谁爱谁太多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105 这年谁爱谁太多

我曾经有那么多年触碰不到你,若即若离。 所以,要我继续亲你吗? 曾经的曾经呢,有很大的一块岁月,阿衡是没有把言希归为一类人的。 他那么远。 不是距离的遥远,而是,好像面对着的是电脑屏幕里的真人视频,你看得到他的一举一动,很清晰很清晰。想要触碰他的脸颊的时候,他在另一端,却永远感受不到你的温柔怜爱。 她常常沮丧,这么失之控制,多让人困扰。 她对每一个人说得很骄傲,我在dj yan的fan club注册有十个号,怎么样,很了不起吧?于是,除了说明你很闲,闲到对他投入别人十倍的爱,还有什么了不起? 在别人夸着温衡很乖、很懂事的时候,她从爱情的追寻中获取的除了失败就是肤浅、幼稚。 一如她时常说着言希的话,烦死了,真烦。 这么喜欢一个人,连作者都想说,真烦,烦死了。 言希却忍了,在他说出“你还要我怎么比现在更喜欢你”之前,在他还没有对阿衡生出什么情绪之前。 如果不是那么一堆缠麻花报恩歉疚的意思,咱们言少对着不喜欢的人,大概只会问一句“对不起,你是哪位”;或者,偶尔心情好,善良一下,说一句“嗯,谢谢”,谢谢你的喜欢。 然后,阿衡偶尔偷看言希一眼,长大了,坚强了,也就看开了,嫁人了。 至于言希,也许如果没有那么多伤痛,他和同样耀眼的楚云再合适不过。 什么锅配什么盖。 如果十年只是一个人的十年,温的十年,言的十年,温不如言,温走不到言的道儿上,言瞧不上温的路,莫说十年,便是生死簿上划去百年,也是眨眨眼,就过去了。 他说,阿衡,我背你回家。我们回家。 阿衡觉得,自己似乎就这么把自己和言希硬生生拐到了不是既定的她的路,也不是高傲的他的路,而是另一条陌生的路——他和她一起走的路。 是和我一起吃饭还是和我一起聊天? 是和我一起聊天还是和我一起睡觉? 是和我一起睡觉还是和我一起吃饭? 重点是:和我一起。 她把言希折腾惨了。 言希没耳朵了,没腿了,也没了……逃跑的能力。 她趴在言希的背上,说:“言希,你当年看出我喜欢你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 言希笑,舔舔嘴唇,额上汗珠一滴滴顺着白皙的面孔滴下,他说:“我一直在想,怎么帮你把这种想法扼杀在摇篮中?” 他说:“你完全不是我会喜欢的类型,懦弱、古板、傻气、口吃。我喜欢的女人要像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值得我回头凝视。” 阿衡想了想,吸鼻子说:“我喜欢你,言希。你一直没有听到我说这句话。” 言希笑了,放下她,细白的手指滑入她的发际线,认真地看着她的面孔,不亲吻、不拥抱,只是一直看着。 他看着她,眼睛干净无瑕:“然后,我发现我错了。阿衡,我和你,我们之间,陆流从来不是障碍。真正算得上背叛的因素的,只有楚云,在你离去的时候,我曾经考虑好好谈恋爱,去爱一个我看得上的女人。” 阿衡点头,说:“我知道,我清楚。你对她的感情,我一直很混沌,看不清。” 言希说:“她是我见过的最纯净的女人,而你,让我惧怕,太执着、太聪明、太隐忍、脸皮太薄,哪一样都和我当年的预期完全相反,除了对普通话的迟钝。” 阿衡说:“所以呢?所以为什么和她分手?” 言希微笑:“我做不到。和她约会时还一直心神恍惚着,顾飞白有没有好好照顾你,有没有给你买糖吃?” 他看着自己的手,忽然握紧,无奈地自嘲,他说:“我……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不是我好好照顾你,不是我给你买糖吃?甚至,我会做得更好。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的皮相,温家就否定了我对你所有的努力?我可以不要太阳,不做向日葵,只想要回我的江南小水龟,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要征得全世界的同意?” 阿衡扑哧笑了:“言希,我吃过三块钱一碗的面,还吃过五块钱一碗的面,三块钱的真的不如五块钱的好吃。” 她老实承认,阿衡不如楚云。 言希也笑:“我还吃过十元、百元的面,那又怎么样?只有三块的里面扣着我喜欢的红烧排骨。” 忽然,魏医生家的门打开了,老爷子扯着嗓子骂:“要吃面回家吃去,在我家门口又哭又笑是怎么回事儿?” 两个孩子一齐扭头,呆呆地看着他。 阿衡一看老头,残存的哭腔又回来了:“魏医生,我下次保证捂好他的脸,不让你看见,还不成吗……” 言希把脸埋在阿衡怀里,泪汪汪:“我也不想长这样的呀的呀的呀……” 老爷子虎着脸,半晌,才转身:“算了,你们进来吧。” 阿衡不知道魏医生为什么重新接受了他们,只是,老人的脸色依旧阴沉。 阿衡在言希针灸的时候坐在隔壁房间等候。大块的玻璃压在桌上,隔着透明的玻璃,里面有许多照片,还不算很老的魏医生和一个笑容憨厚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和他很像。 给言希施完针后,魏医生洗了手,到这个房间取毛巾。看到阿衡一直盯着照片看,走上前凝视着照片,笑了:“这是我女儿,笨得很,连我一半的医术都没学会。” 阿衡说:“我从没见过她。” 魏医生隔着玻璃,摸了摸女儿的相片:“她走了。” 阿衡直咽唾沫:“去哪儿了?” 魏医生满头白发,淡淡开口:“三十年前,她求我救了一个男人,后来嫁给了那个男人,一个远近闻名的有身份、有钱的人。我女婿嫌我开小诊所不体面,让我关了这里,我没同意。后来我女儿怀孕了,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没治好就去了。那个男人在我女儿尸骨未寒的时候又娶了一个,我的外孙被他爸爸挑唆从没有来见我一面。我女儿忌日的时候,我强带他去看他母亲,他问我,这里面躺的女人是谁?” 阿衡沉默,许久,才说:“您的女婿长得很好吗?” 魏医生冷笑:“不过是个衣冠禽兽。蓝眼睛高鼻子,亚麻色的黄发,多俊美多真诚。可是这一切,是他这种畜生用来迷惑别人的先决条件,趁你麻痹再狠狠咬你一口。当年如果我没有救他,他早已经是森森白骨,是我心软,害了我的孩子。” 阿衡摸鼻子,讪讪:“怪不得讨厌长得好看的有钱人。” 不过,蓝眼睛,高鼻子,亚麻色黄发,怎么这么熟…… 门外有人敲门,高声喊着“grandpa”。 魏医生拍桌子,脸色发青,朝着门口吼:“小畜生,给我滚!” 言希刚穿好衣服,被吓了一大跳:“哟呵,老爷子,您干吗,吓死人不偿命啊!” 阿衡捂言希嘴,个缺心眼,长成这样还敢多话。 言希呜呜,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看门,再看看魏医生。 外面的人继续高呼“grandpa”,魏医生咬牙切齿,吼了一声:“说人话!” 门外人蔫了,老老实实地用中文喊了一声“外公”。 阿衡讪讪,瞄老爷子脸色稍缓,便挪去开了门,然后眼珠子差点吓掉:“怎么是你?edward?” 门外站的可不是身材挺拔、蓝眼黄毛的洋帅哥edward。 edward眯了湛蓝的眼:“winnie?你怎么在这儿?哦,是lee和你说的。”lee就是介绍阿衡来这里看病的中国同事。 这么说…… 阿衡抽搐:“你是魏医生的外孙,并且是个混血儿……”苍天大地,这人哪里像混血儿? edward耸肩:“winnie,小心,下巴掉了。”然后挑起阿衡下巴,语气暧昧,“你给谁看病?” 言希脸绿了,拍掉他的手,用法语大声吼:“农民种小麦,打你死!” 死你,打! 阿衡咳:“言希,人说的是英语,不是法语。” 言希撇撇红红的嘴唇,很傲慢:“这说明我的外语水平很高,用法语回答英语。” edward莫名其妙,用中文说:“你是说打死我吗?” 言希一听见对方说中文,呸了口,搓手,活动手关节:“丫会说中国话啊,老子揍死你,连我媳妇都敢摸,手不是一般的欠。” edward笑了:“哎哟,大美人儿,从哪儿来的?这么可爱!” 魏医生听了却铁青了脸,拿着扫帚往edward身上招呼:“小畜生,不学好,长相没仿到你妈一分就算了,连玩儿女人的毛病都跟你老子一模一样!” edward怪叫:“外公,够了,我是来看望你的,不是来挨打的。” 魏医生吐痰:“我打你,你敢还嘴!” edward哀号:“不敢,我不敢。哎哟,外公,我错了。哎哟,疼!” 言希蹲在花丛外,吹口哨欢呼:“打,继续,继续,好!” 阿衡窘。 她走到了言希身旁,眉眼含笑,看着那对祖孙,轻轻拉起言希:“走吧,我们不便参与到别人的家务事中。” 回去的时候又下起了急雪,言希在阿衡背上打了个喷嚏。 他戴着帽子,搓热了双手,放在阿衡耳畔,给她取暖。 阿衡耳朵有些痒,呵呵地笑了起来。 言希歪头:“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们省了公车钱,可以买些别的。” 阿衡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今天很想吃香蕉。” 言希:“哦。” 他们路过超市,水果很少,香蕉很贵,买了俩,五欧元,纯属抢钱! 他在阿衡背上抹泪:“老子从没有这么穷困潦倒过,香蕉都论根算着买。” 阿衡翻白眼,吭吭哧哧往前走,不说话。 穷吗穷吗穷吗,我们很穷吗? 窝在名贵的沙发上喝着路易时代的红酒就是很富有吗? 言希在阿衡背上揣着两根香蕉看着雪花,想起什么,放在阿衡头上,一边一个,弯了大眼睛哈哈地笑:“兔女郎。” 阿衡怒:“言希你他妈再给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我捏死你!” 言希窘。 “这么凶的丫头,我是要娶你还是要娶你还是要娶你呢?” 回到家的时候,伊苏正在院子里帮房东太太择菜,看到言希手里的香蕉,眼睛亮了:“大盗,给我的吗?” 伊苏很爱吃香蕉,言希以前承诺过小家伙,只要挣了工钱,就给他买香蕉。 想起自己说过的话,言希泪了,看着阿衡,孩子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要求吃个香蕉,怎么半路还来个小强盗? 阿衡看着伊苏,摸摸小家伙的脑袋,笑得牙齿洁白,说:“是,给你的。” 言希很无奈地看了阿衡一眼,笑着递给了伊苏。 伊苏很高兴,脸红扑扑的。他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没有向大人提过任何要求。 言希蹲下身搂着他,逗他:“农民种小麦,尝尝甜不甜,帮你看。” 帮你尝尝,看甜不甜。 伊苏是个大方的小家伙,咯咯笑了,剥开黄黄的外衣,递给言希。 言希咬了口,笑着递还给了他,然后上楼,很沉默地上楼。 阿衡在他身后,说:“我其实没有很想吃香蕉,再说,我这么大了,和孩子抢什么?” 言希闷着头大步向前走,不理她。 阿衡摸鼻子,有些忐忑。该不会是少爷范儿上来了,触景伤情,觉得自己现在很悲惨、很难堪,连老婆都养不起吧? 看不出来,还有些自尊心…… 阿衡清清嗓子,打开门正想说些什么,言希却锁上了门,把她按在了门上,低头,伸出了舌头,探入阿衡口中。 滑溜溜的舌头,还有浓重的香蕉味。 他把含着的香蕉全部用舌推入阿衡的口中,眸子黑黝黝如水一般,笑着含了她的唇,说:“好吃吗?” 大盗是跟小福尔摩斯抢的口粮,然后送回华生口中。 阿衡脑子晕眩:“香蕉,咳,里面是不是有麻醉剂?” 言希搂着她的腰,一直低着头专心索吻。 他说:“宝,你强吻过我两回,今天,一次还回来,怎么样?” 圣诞节前夕,社区的教堂请了美国的一支唱诗班参观交流,都是一群高中生。 其中,还有一个中国孩子,大眼睛,不爱说话,笑起来有两个小虎牙,总是用手抵着唇,很羞涩的样子,戴着红色的针织帽,总爱坐在角落看着快要完工的壁画。 那几日是言希治腿的最后一个疗程,很是要紧,于是请了假没有去教堂,但是承诺了一定会按时完工。 疗程结束后,言希拿着各式各样的画笔,半跛着脚走到教堂的时候,看到了一堆陌生的美国孩子,他并没有太在意。 等到他走到壁画前正准备开工的时候,身后却有人抱住了他:“哥,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