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8 一个人两个人啊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108 一个人两个人啊

言太太,你好。 言先生,请多多指教。 思莞一日醉酒,打电话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们真的能在一起。” 电话是在旧货市场淘的,掉了漆,不过,数字分明,总是向房东太太借用电话终归不太好。 言希拿着话筒,望着身后微微地笑了:“阿衡,思莞想跟你说话。” 电话另一畔沉默了。 温思莞没觉着自己给言希打电话像找碴,但是言希让阿衡接电话已经委婉侧面不客气地暗示他自己觉得不耐烦了。 婚纱的设计图是言希花了好几个夜晚画好的。阿衡倒是看着他台灯下的背影,睡得很熟。 她“哦”,手摸了摸带着缎带的紫色盒子,走过去接电话。 思莞听到阿衡的声音,借着酒力,倒像个孩子。 他多委屈啊,妹妹没了,喜欢的人也没了,到底怎么在自己眼皮底下勾搭上的?这么多年他这个当事人还竟然不清楚,有这种事吗? 他喊:“妹妹,妹妹,妹妹。” 阿衡黑线:“你喝醉了温思莞,现在在哪儿呢?” 思莞看看白瓷砖,明晃晃的镜子映着红脸,特实诚:“我在咱家卫生间呢。”随即怨念,“不对,是我家卫生间,你都要嫁了你。” 阿衡:“滚,怎么着,结婚了还不让回娘家了不是。我要跟妈告状,跟嫂子告状!” 思莞望天,想起自己悲摧的人生,滚滚的泪,他说:“你没嫂子了,刚分。” 阿衡问:“爷爷拿砸你了?” 思莞叹气,在马桶上蹲了半天,俊俏的脸上才浮现出小酒窝,他的声音很低很缓:“总不能一直自欺欺人。” 阿衡磨牙:“你干什么呢?当大舅子的整天垂涎妹夫,你还要不要脸了温思莞?” 温思莞说:“我呸,就不能让你跟他住一块儿,以前多好一孩子,现在脏话暴力一起来,好的不学,坏的学得倒快。” 思尔在厕所外踹门:“温思莞你掉坑里啦,是大便干结还是小便不畅整天喝喝喝?” 达夷却捂着耳朵哎哟怨念:“哎哟卧槽我就一陪酒的你甭瞪我了,再瞪也没你亲哥眼大!” 思莞哈哈笑,对电话另一端说:“妹妹妹妹,我不跟你说了,等你照了婚纱照寄回来,咱妈想你想得茶饭不思。” 阿衡莞尔,说“好”,忽而声音变轻,大大的笑容:“哥哥哥哥,我跟你说,据我推测,言家小妹应该喜欢你。” 随即,好心情地挂断电话。 言希正在喝水,听见这话,一口水喷了三尺远,他咳得撕心裂肺:“宝宝,那是你小姑子,别瞎说!” 阿衡:“谁瞎说了?温思尔要不喜欢温思莞,依我妈的性格怎么可能看见儿子女朋友比闺女还亲?老太太都快愁死了,逮着什么都当救命稻草。” 言希脑子疼,他说:“我不管这事儿,也管不了,一群死孩子。” 阿衡跪坐在地板上,拆婚纱。 双臂伸直,打开,白裙子上的花瓣倾落一地。 无肩的干净婚纱,旋转着,三层白纱。 收腰,胸线上的小小花朵好像干燥过的栀子,细碎而妖娆。 简约、高贵而完美。 言希洁白的牙齿却咬了唇,他皱眉说:“不对,有个地方做得不对。” 阿衡:“啊,这么漂亮!”孩子把脑袋蹭到言希颈上,她说,“言希,我已经很喜欢了。” 言希:“唉,你穿上,我给改改。” 阿衡惊悚:“你会用针线?” 言希咳:“不都是学的吗?” 阿衡窘。 言希害羞,怒了:“我会针线怎么了?本少天生聪明,无师自通!” 阿衡“哦”,换裙子,她说:“好看吗?” 言希拿着针线,吭吭哧哧,蹲在她裙边说:“别乱动。” 阿衡坐在凳子上,看着他低垂下的黑发和眼中的认真,揪他耳朵:“老公,好看吗好看吗?” 言希耳朵梢儿都是红的,轻轻嘀咕了一声什么,忽然,大眼睛猛地抬起来:“温衡,你说什么,你刚刚喊我什么?” 阿衡呵呵,说:“老公。” 言希咳:“宝宝,再喊一遍!” 阿衡不好意思,低头,说:“老公。” “宝宝,再喊一遍哈哈。” “老公。” “宝,再一遍哈哈哈哈。” “老公。” “再来一遍哇哈哈哈。” “老——公。” “再再喊一遍哈哈哈哈哈哈。” “你去死!” “来嘛来嘛来嘛,我想听。” “去死,立刻,马上!” 婚礼那天,很不巧,下雨了。 言希对着天骂了很长时间才百米冲刺,从教堂跑到借的婚车旁,打开车门,把阿衡抱了出来。 伊苏抱着捧花,小家伙是伴郎,跟在言希身后狂奔。突然想起车里的小伴娘,刹车,啪啪跑回去又把小姑娘拉了出来。围在教堂前观礼的邻居都笑了。 阿衡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更担心言希的身体,她窝在言希怀里问:“你的腿,没事儿吧?” 言希拿白西装的袖子遮住阿衡的头发,笑了:“我没事。” 房东太太在教堂前迎接。 言希把阿衡抱到地儿,房东太太把干毛巾递给他们,望望教堂里面,说神父已经在等着了。 伊苏吧嗒着小皮鞋跑过来,带起污水。 言希抱着阿衡往里面跳了跳,捏捏小家伙的脸,说:“农民种小麦,捣乱没香蕉。”言希承诺过,只要伊苏当好小伴郎,香蕉大大的有。 伊苏一边被房东太太拿毛巾呼噜着脑袋,一边扒着言希的肩歪歪扭扭地在他耳畔说:“winnie今天很美,比你在教堂画的maria还要美。” 言希含笑点头,看了看阿衡,眼睛温柔专注。 阿衡揽着他的脖子:“你们说什么?” 言希剥了一颗奶糖扔进她嘴里,低头在她唇畔蜻蜓点水,很骄傲地说:“男人的秘密,不告诉你。” 他放下阿衡,牵着她的手,走进教堂。 窗外雨声滴答,躲雨的鸽子在教堂的窗前,眼睛那么干净,小小的黑曜石。 小伴娘抱着捧花,拉着阿衡的裙摆跟在他们身后,胖胖的小姑娘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可是,拉着阿衡的裙子却很认真。 十字架上的耶稣看着他们,鸽子的羽毛从顶窗飘落,停在耶稣的肩上。 祥和,怜惜,温柔,珍重,爱意。 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绿眼老人把手放在他的额头,问他:“你愿意永远爱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保护她,陪伴在她身边,在每一封家书中倾诉着你的爱意,在每一个破晓时分握着她的手,不因世人的毁谤而抛弃她,不因生命的变故而让她悲伤吗?mr.yan,以尔全名,你愿意发誓吗?” 言希笑了,大眼睛明亮而坚贞,他说:“我愿意。” 老人又把手放在阿衡额上。他说:“你呢,你愿意永远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保护他,陪伴在他身边,在每一次回信中倾诉着你的爱意,在每一次早餐时坐在他的对侧,不因世人的侮辱而放弃他,不因容貌的变迁而让他孤独吗?winnie,以尔全名,你愿意发誓吗?” 她握住言希的手,握到他几乎发痛大叫,她说:“我愿意。” 老人笑:“请你们为彼此交换戒指。” 言希伸出白皙的手,手心柔软,他说:“阿衡,把手给我。” 阿衡戴着白手套,轻轻地把手放在他的手心。 他从蓝色的盒子中掏出一个戒指,紫色的点点梅钻。 阿衡愣了:“这个是……” 言希轻轻地把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他摩挲她颈上的紫梅印,唇角的微笑比钻石还要明亮,他说:“一件是生日礼物,一件是婚戒,何其有幸,都由我完成啊,言太太。” 项链和戒指本就是一套,当年他出钱让陈倦拍下,项链托思莞转赠,戒指由他留着。 本来预想,她喜不喜欢这项链无所谓,可是这婚戒,怕是要由他当作秘密,百年后带入黄土。 阿衡看看手指,眼中有笑,落下的却是泪。她轻轻地伸出一直蜷缩着的另一只手,是他曾经送给她的那枚简单的戒指,已被改大。 这是曾经一直被她戴在胸口,不为任何人知道,距离心脏最近的东西。 言希咳:“你不是弄丢了吗?” 她把戒指套入他左手的无名指,叹气,破涕为笑:“好好待我吧言希,能娶到我真的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连续扔了两次,又被重新捡回来两次的戒指,在那双素白的手上闪耀。 如斯,珍贵。 神父说:“依耶稣之名,我宣布你们从此结为夫妻。” 他说:“言太太,你好。” 她说:“言先生,请多指教。” 低头,抱着她,深吻。 从此,走向生命的另一个起点,不再寂寞。 上床,关灯,咳。 言少没穿衣服,言太太也没穿衣服。 他问:“我能摸吗?” 言太太紧张地咬牙:“不知道。” 言希“哦”,摸:“果然是b,你骗我……” 言太太恼怒:“都说是c了,什么爪子啊啊啊?” 言希摸自个儿媳妇儿脸:“你发烧了?怎么这么烫?” 言太太羞耻心暴增:“我是新娘子啊新娘子,初夜男人都这么表脸的吗?” 言希用舌头舔孩子嘴:“要脸还是要孩子,说。” 言太太温和的性子忍到极限,张嘴想要破口大骂,却被言先生舌头一闪,长驱直入,唔唔嗯嗯,说不出话。 言希说:“你别紧张,我一会儿轻点进去。” 言太太被他亲得七荤八素:“哦。” 然后,三分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始尖叫。 “疼死了!” “言希你个表脸的,滚出来,我不要孩子了,快滚出来!” 言希狰狞,滴汗,不敢乱动,最后趴言太太身上撒娇:“老婆婆婆婆,我动动你就不疼了。” 言太太怀疑:“真的?” “啊啊啊啊啊言希你个骗人精,疼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言先生不厚道,装作没听见,封住她的唇,眼睛在黑暗中却满是笑意温存。 一夜,香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