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琐碎时光 张若张少爷这几年日子不大好过。 尤其是打陆家老爷子去世,言老爷子从美帝国主义归国之后。 他便三天两头被自个儿老爹提着耳朵骂“识人不清,累及家人”。 张若郁闷,当年你巴结陆老鬼巴结得恨不得给他蹭鞋,我只是按你的意思和陆流交好,谁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会儿翻脸全怪我身上了,又是什么道理? 张参谋跳脚,我让你跟陆流交好,没让你跟言希对着干。 张若咬阿玛尼袖口,想他一介纨绔,还龙阳…… 张参谋呸,你倒是不纨绔,把全套阿玛尼给老子扒下来!龙阳,兔崽子你看看人儿子几岁了,你呢,连温思尔的袖边儿都碰不着! 张若的脸立刻垮了,有气无力,你饶了我吧,只要不是温思尔,我明天给你带个媳妇儿,明年让你抱孙子。 张参谋横眉,张若你要是娶不到言家姑娘,成不了言家驸马,这辈子别说前途,不等我死,张家就到头儿了! 言老看着重孙顶漂亮顶白嫩的小脸儿,要是饶了张家当年挑拨自己和孙子的那茬子事儿,才叫见了鬼。 言老憋了一肚子火,就差没朝张氏父子狗血喷头了:“娘的!你才龙阳,你们全家都龙阳!” 陆流一直休养生息,张家没了这座外援靠山,在老上司身边,灰溜溜地夹着尾巴做人。 张参谋想缓和两家关系,歪脑筋动到了一直没嫁人,脾气有些娇气的温思尔身上。 如果张若娶了温思尔,张家言家结了亲家,不就…… 张参谋算盘打得好,全然不顾温思尔和张若见面的惨烈后果。每次,两人约会回家,张若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西装上红一摊绿一摊,叫苦不迭。 思尔虽是个硬气姑娘,也是个孝顺姑娘,温母见她年近三十不婚,早就急得坐不住了,看张家小子殷勤,相貌不差,家境还算富贵,就眼巴巴地盯着女儿。温思尔憋着一股气跟张若耗,却不大愿意拂逆母亲的意思。 思尔本来想着,找云在撑一段时间,哪知这厮太精明,全不顾昔日胡混的情谊,立刻谈了个女朋友,爱得天崩地裂风生水起至死不渝,把云爸云妈喜得合不拢嘴,思尔很是无力,便作罢。 温思莞则爱蹙眉,斯文翩翩佳少爷,却心事重重,看着思尔和张若,忽喜忽愁,到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 他的女友其实也不大稳定,时有时无,水准忽高忽低,比中国足球还让温家老少忧心。 外甥言小宝同志很悲伤地总结了:舅舅,终于,相舅妈相得麻木了,全天下的舅妈在他眼里一个样了…… 五岁的小宝有一句经典名言:我家的舅妈满天下…… 其实,要说愁吧,不光这帮配角,言先生最近也很愁。 原因不大见得了人,说起来,也就是件小事。 前些天,法国的edward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闹着来中国分院视察工作,非要假公济私,让言太太陪着满b市转,美其名曰:遛遛。 言先生却火了,遛你大爷! 都多少年了,还色心不死呢美国佬。 最后,一合计一咬牙,把画笔一撂,跟着妻子,走到哪儿贴到哪儿,比橡皮胶还黏人。 这也本没什么,阿衡早就习惯了言希如此,只是夏天天太热,她月事迟迟不来,心中估摸大概也许是又有了,但因为还未确认,所以一直十分小心,就不大乐意言希跟个背后灵一样,到处冒冷气寒碜人,影响情绪。 好好哄着,哄不回去,反而膏药一样黏得更紧,阿衡皱皱眉,只得把他推远一些。 言希不明所以,自己明明温柔体贴多好一老公,怎么莫名其妙就遭嫌弃了?难道…… 他看看edward,醋意一阵阵地往上翻,牙咬得嘎嘣脆。 edward看戏看得欢快,当医生的,看病人总比旁人清楚些。阿衡怎么了?他心里清楚,但是逗言希也挺好玩儿,就故意和阿衡相处得更融洽一些。 他转转眼珠,说要去新开的游乐园玩玩,到地儿,什么新玩意儿都要试一试,和言希比一比,碰碰车三六十个角度演绎人生何处不相逢,把言希撞得眼发红。 最后,edward不怀好意,说要坐过山车。阿衡本来婉言拒绝了,言希火气上来,哪能怕区区外国佬,拉着阿衡就要上车,阿衡甩了他的手,皱眉,说了一句:“胡闹。” 大庭广众,他言希好歹大小还算一名人,不管是dj yan还是新秀画家,总要些脸面,被老婆当众当作小孩子骂了,颇是尴尬。 夫妇俩回到家,开始冷战,本来在客厅玩玩具的言小宝也很识趣,收拾完玩具背着包袱就到姥姥家了。哪知姥姥家一样可怕,舅舅姑姑也在冷战,不由唉声叹气起来。 这个世界,大人真闹心。 其实,说起冷战,言家的两只只有言希觉得自己在冷战,而温家的也只有温思尔在郁卒。 言老爷子下棋时,看着老朋友一直嘀咕:“难道你们温家苗子要好一些?也不能啊……” 温老倒很淡定:“一物降一物,各有各的命。” 言老重重地摔棋子儿:“娘的,难道我下的崽儿就是为了让你家娃降的?呸,忒自恋!” 回到家,言少不怀了好意,时时趁阿衡不在,戳戳孙子心口:“哟哟,阿衡别又是去找美国佬了吧,哟,我说言少,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媳妇儿都看不住。” 言希本来在画画,心烦意乱,打电话给阿衡,哪晓得铃声从卧室传过来了——阿衡上班时忘了拿手机。 最后,被爷爷幸灾乐祸了许久,敌不住了,拿着画夹,到光棍儿辛达夷家避难去了。 结果,晚上也不见阿衡喊他回家,更是气闷,索性在辛家客房住下,权当离家出走了。 第二日,清晨,言希的老上司,以前sometime的总制作打了电话,说sometime再过五天就满十年了,作为第一代且最红的dj,言希无论如何也要捧场,录制完这期怀旧版。 言希没事干,心中抱着巴不得阿衡找不到自己,让她也好好苦恼纠结一番的心情,一口答应了。 小宝还记得自个儿有个爹,眨巴着大眼睛,很好心地亲切慰问老父:“什么时候回家?爸爸爸爸我给你留了幼儿园吃剩的动物饼干,要不要抽空拨冗回家解决一下?” 言希一听,好小子,原来在你心里你爹就剩这点儿清理垃圾的作用了,脸更黑,更不想回家了,全然忘了先前明明是他自个儿总是抢儿子的零食了。 脸偏到一旁,很不自然地问了一句:“你妈说什么了吗?” 小宝深沉片刻,言希一阵欣喜,正要开口,小宝又深沉地摇了摇头,笑得灿烂:“妈妈本来在看大厚本的书,看我要出门,眼皮都没抬,就说让你和干爸爸好好过光棍儿二人世界。” 干爸爸姓辛,辛爸爸欲哭无泪。 言希眼皮抽搐,咬牙:“她不说,我也会的!” 话音刚毕,这厢,阴沉着脸的温思莞长腿踹门,走了进来,众人皆惊。 只看温少揉着床单子,恨声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宝咧开粉嫩嫩的小嘴儿,对着舅舅眉开眼笑:“姑姑刚刚在我家说了,要是在干爸爸这里看见舅舅,让我转达一句,有种,你这辈子都别回家!” 小宝虽然才五岁,但是个口舌伶俐的大眼小鹦鹉,传话从不带漏声儿的。 三个男人一起沉默,沉默啊沉默,末了,辛达夷干巴巴地总结:其实,身边儿没女人也挺好的…… 说来也巧,五天后,言希在广播电台上节目,阿衡带着儿子逛街,在电台左边的icecream店歇脚。温思尔和张若约会,在电台右面的咖啡馆聊天。 其实,真的是凑巧,只是,后面的事儿就有些失控了。 先说电台,电台从早上起就人山人海,挤得密不透风。小姑娘们老姑娘们就等着再看曾经的偶像一眼,拍个照签个名什么的。还有一帮拿着手机等着给节目发简讯,不遗余力地准备挖出dj yan曾经现在将来的深度八卦,以慰相思之苦。 提前要说明的是,今天的节目有些变态,观众可以问任何不触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根基的东西,dj yan没有权利不回答。 言希知道的时候,已经坐在演播室,骑虎难下,无奈,硬着头皮,也只能上。 看着耳麦和曾经的一套设备,心中生出了些不知今夕何年的味道,感叹自己当年坐在这里的时候,才二十一岁,风华正茂。 他说:“大家好,我是言希,言希的言,言希的希。” 话音刚毕,自己微微愣了下,随即,对着麦,笑了。 “许久不见,我很想念你们。曾经我和大家相伴在sometime三年的时光,如今,sometime也走过十年了。或许有许多新听众并不知道我是谁,这也没有关系,就当我代班一次,带领大家走回sometime的曾经。大家有什么烦心的事,或者关于sometime关于我的问题,都可以以简讯的方式提出,我与大家相伴。” 第一条,比较直接,问节目为什么取名sometime。 言希想了想,说:“sometime,是我取的。每个人,总有些时候,是脆弱得沾染着黑暗的,如果这样的时候,有一个陌生人,不管是dj yan或者dj赵钱孙李都好,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倾听,温柔相伴,我猜想,这是多么令人期待的事。因为大家心底的难以消化的压力才存在的这个节目,是sometime永恒的意义。” 有人问,dj yan有这样可以倾诉的人吗?这个人,一直都在吗? 言希笑:“sometime的灵感源自这个人曾经的温柔相伴,我在这个人身上第一次体会到,这个世界,有这样一种人,即使不说话,站在我的身旁,只留下影子,所有的困难也都是可以度过的。一直都在,是怎样一种含义呢?太大太宽泛,而我始终认为,没有一个人,能陪我们走到最后,重要的是,那些无法消除的记忆。” 第三条简讯说,dj yan,作为你的一名粉丝,一直很想问,不问会很好奇,问了心里却很苦涩,您有女朋友了吗?或者,您结婚了吗? 言希微微地笑了,念完,平淡地回答:“我儿子已经五岁,眼睛头发跟我很像,嘴唇鼻子却和我的妻子如出一辙。” 第四条简讯,哈哈,那一定是个漂亮的孩子,恭喜dj yan。你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呢?你们相识多久了?在楚云之前还是之后呢?您不知道吧,之前楚主播接受访谈说,这辈子最爱的人是dj yan。呵呵,这么问,会不会很冒昧?我一直都是你和楚云的忠实粉丝,这一题,请您务必回答。 言希抽抽半边嘴角,嘀咕:“尾号4302的朋友,确实有些冒昧呢。这两天我妻子一直和我闹着别扭,你想害死我吗?不过,我也大概猜到了,大家最想知道的,应该还是我妻子的事。好吧,我就谈谈她。怎么说呢,如果和楚云相比,她实在平凡,不够美丽,不够耀眼,说话时声音总是很小。在我们相识的那些日子,我每一天为了让她说话时再鼓足些勇气,不知道费了多少功夫。” 他回忆:“说起相识,我们认识那会儿,最火的歌儿是《健康歌》,她家和我家在同一个大院儿,不过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我骑着很破的老爷车载她上学,平时走路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却花了五十分钟。那一天,我们迟到了,一起在门外罚站,她很小声地告诉我,b市的老师都是极好的,从不拿教鞭打人。” 他说:“楚云最爱的人是dj yan,而我的妻子,从头至尾,认得的只有言希。” 有人惊呼,《健康歌》,是1998年吗?难道你们已经在一起十三年?怪不得楚云在访谈中说,很遗憾,没有与dj yan再早些相识呢。 言希笑了,面容带着些淡淡的温柔:“没有用的,楚云能够很轻易地让年少的我爱上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我妻子遇到我的时间,实在再恰当不过,无人能敌。” 也有人抱不平。只是,因为是你的妻子才变成对的时间的吧?只不过是因为dj yan太自私,不肯容纳别的可能性。听您的描述,我觉得,您的妻子是个很懦弱像菟丝花一般的女子,难道是因为这样的个性,满足了dj yan的大男子个性,才比得过坚强独立的楚云的吗? 言希挑眉,看着简讯,有了些怒气,本想开口,却思揣了一番,笑眯眯地开了口,不解释,也不承认:“我啊,最喜欢自个儿媳妇儿温柔和气,不像我家唯一的小妹,泼泼辣辣,三天两头,把心上人逼得离家出走。” 不多会儿,导播就看见一个漂亮得像小天使的大眼娃娃吭哧吭哧地爬上楼,再走到演播室,爬到dj yan身上,仰头,慢吞吞地开口了:“刚才,妈妈一口气把一大杯五百毫升的可乐喝完了。” 言希翘起半边嘴角,抚抚娃娃一撮刘海儿,微微点头。 大眼娃娃屁颠儿屁颠儿地离开了,留了一句:“别忘了我的全套变形金刚啊。” 言希继续接简讯,有人问,dj yan婚前谈过几次恋爱? 言希唇边带着戏弄的笑,懒洋洋地开口:“我数数哈,初中时一个,高中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吧,然后大学,大概十多个,dj yan时期,除了楚云,还有一个……” 大眼娃娃又屁颠儿屁颠儿地爬上来了,说:“我妈把装饮料的玻璃杯砸了。” 言希笑得更欢畅,点头用口型对儿子开口:“很好,继续,今天你妈砸了店,我给你去美国订做全套仿真变形金刚。” 娃娃吭哧吭哧地下楼。 众人汗,纷纷道,你……你媳妇儿呢,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言希眨眨眼:“谁说的,她一直暗恋我来着,我们结婚都是她逼着我的。” 娃娃哭丧着脸上来,说:“我妈把桌子掀了。” 言希漫不经心:“摔就摔了,一会儿我下去刷卡。” 娃娃“哦”,又吭吭哧哧地下去。 众人觉得被言希耍了,咬牙:“这么说,你其实并不怎么爱你老婆?” 言希笑得眉眼骄傲得意:“其实吧,要这么说的话,也不是——” 忽然,有一道阴影走过,背后有了难以言喻的压力,刚想扭头,儿子已经爬到他身上,泪汪汪小小声:“我拦不住,我真的尽力了,妈妈杀上来了,说要宰了你。” 冷汗,瞬间流了下来,言希面不改色,对着耳麦大声开口:“要这么说的话,大家就完全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我妻子,她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背后压力稍解。 众人嘁,刚刚还有一大堆女人呢,这会儿怎么就成最爱你媳妇儿了? 压力飙升。 言希不假辞色:“那些女人,都是认识我妻子以前交往的,小时候,谁知道真爱是毛啊。” 大家说,不对啊,认识你媳妇儿之后,不还有楚云和另一个的吗? 言先生很淡定:“另一个就是我媳妇儿。” 压力降了降。 众人说不对啊,不是你媳妇儿一直暗恋你,逼你跟她结婚的吗? 北风那个飘,压力那个升…… 言希悲愤:“我们互相暗恋行不行?她不逼我,我也正准备求婚!” 压力全消。 阴影前走一步,抱走了言希怀里的大眼娃娃,温和地开口:“我们在演播室外等你。” 言希擦汗。 有人发简讯:我刚刚好像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是幻听吗? 言希抽搐,幻听,绝对的幻听。 节目到了最后,言希说了临别寄语,顿了顿,微笑地开口:“除了祝大家永远幸福外,还有属于我私人的最后一句话……张若,我批准你当我妹夫,至于尔尔,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要太执着了,死心吧。” 阿衡在玻璃窗外看着丈夫,有些无奈,笑了,拨通电话给思莞,又轻声嘱咐儿子,到楼下咖啡店看牢思尔。 另一端,思尔听着直播中言希的话,愣愣地看着咖啡杯,目光胶着在褐色液体上。 张若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开口:“温思尔,我和你纠缠了五年,要说没有感情,那是骗鬼的,只是我想娶你,却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思尔抬头,依旧有些呆,沉默许久,才轻轻地问道:“我跟你结婚,还是能时常回家的吧?我想好好守着我的爷爷、妈妈和……哥哥。要是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便同意,和你结婚。” 张若欣喜若狂:“这又有什么难的?如果你一开始就跟我提出这个要求,我们何至于耗到今天?” 思尔淡淡地笑,眼中却有氤氲的液体:“那时候,大抵还是没有死心的缘故。” 忽然,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男子走到了咖啡桌前,气喘吁吁,额上还有着汗珠,他轻声开口:“所以,现在呢,现在是死心了吗?” 思尔的泪掉了下来,蜷缩双腿,往沙发内里靠了靠,只低着头,不敢看来人:“你不要问我,你要当我哥哥,便当一辈子,不要问我这种问题。” 张若皱眉。 温思莞? 思莞却双手扶着沙发,弯下腰,擦掉思尔眼中的泪,无奈地笑了,温声开口:“我想娶你,不做你的哥哥了,这问题,又问不问得?” 思尔心漏了半拍,抬起头,咽了口唾沫:“你不用哄我,我不会上当,温思莞,我跟你说,我不上当。” 思莞眉毛皱啊皱,皱成了一团,还是年少时的好看模样。念书许多年,经商许多年,还是那副温思尔喜欢的模样。 他笑:“你的心不死,总让我觉得十分闹心,没见过做妹妹做成这副没体统的样子的,又让我这哥哥怎么做得棱正?你吃醋一次,我的心便烦恼一次,可你如果不吃醋,不理我,我却更加烦恼。 “我问言希,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阿衡,言希说,鬼才知道,看在眼里,就那副招人爱的样子,不爱才有鬼。 “现在,我看你,也是这副招人爱的样子,不娶你,反而委屈了我自己。尔尔,我娶你,好不好?” 思尔半天缓不过气来,反应过来,边哭边摇头。 “那你嫁我,好不好?” 继续哭,继续摇头。 “那你不嫁我,好不好?” 继续哭,继续……摇头。 言小宝折腾一天,回家的路上,缩在爸爸的怀里,吮着小手,睡得很是香甜。 言先生言太太了却一桩心事,牵着手,夫妻双双把家还。 言太太问了:“言希啊,你喜不喜欢女儿?” 言先生答:“像温思尔这样刁蛮别扭的吗?不喜欢。” 阿衡“哦”,摸摸肚子,轻轻地开口:“我好像又怀孕了,本来想着生个女儿,你却不喜欢……” 言先生抱着儿子的身板摇摇晃晃,受了巨大的冲击,半晌,反应过来,在大街上吼了起来:“谁说我不喜欢的?!我宝生的女儿,像我宝宝的女儿,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盼了半辈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衡笑了,轻轻地踮起脚,在他唇上轻轻一吻,郑重地开口:“谢谢。” 言希微微低头,纳闷,谢什么? 阿衡拥抱着他和熟睡的儿子,在那样浓重的温暖中,莞尔笑开:“谢谢我们还在一起。” 容颜,山明水净。

上一篇   番外二

下一篇   番外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