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借着过年过个招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16 借着过年过个招

阿衡站到温家大门前时,心底有些忐忑不安,回想这几日的行程,着实是过分了些。 “怎么不进去?”少年伸出套着手套的厚厚的手,摁了门铃。 阿衡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了一步,忍住了逃跑的。 开门的是张嫂。 “巧了,我刚才正和蕴宜说着今天煮饭要不要添上你们的,结果你们就回来了。”张嫂笑着开口,回头望了望客厅。 “大家知道,我们……”阿衡小声问言希。 “又不是离家出走,走之前已经和温爷爷打过招呼了。”言希精神不佳,长腿向玄关迈去,想到什么,顿了顿脚步,问张嫂,“张嫂,我家老头和李妈在吗?” 张嫂点头,拉着阿衡的手笑着说:“自然在。每年过年,咱们两家都是一处过,这么多年的习惯,还能改?” 阿衡嘘了一口气,她倒是抱着离家出走的心思,可惜枉作小人了。这么说来,言希之前应该就知道她的那点儿小心思,只是懒得搭理罢了。 阿衡由张嫂牵着手,有些郁闷地换了棉拖鞋。她本来还想,回来时,满屋的警察商讨着怎样找到她;爷爷会唉声叹气;妈妈会伤心;思莞会皱着好看的眉毛担心她的安全;尔尔会泪眼汪汪,结果…… 唉,好失望…… “想什么呢?”言希似笑非笑,戏谑地望着她。 阿衡脸红了。 进了客厅,热热闹闹的气氛。爷爷和言爷爷正在下象棋,棋子摔得酣畅淋漓,看到他俩匆匆问了几句,继续大战。妈妈和李伯伯在厨房中包饺子,李伯伯望见言希,欢喜慈爱得合不拢嘴,从锅中捞了两块正煮着的排骨,一块放在了言希嘴中,一块喂给了阿衡。 温母问了阿衡的行程,得知她回了乌水,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对着言希,反倒亲昵得多,拉着少年的手问个不停。 阿衡望向四周,却没有看到思莞和尔尔。她上了楼,到了思莞门前,门虚掩着,阿衡犹豫了片刻,还是推开了门。 思莞坐在书桌前,正翻阅着一本厚厚的书。他转过身望见阿衡,表情有些凝滞,随即不自在地开口:“回来了?旅途还顺利吗?” 阿衡点点头,有些尴尬。她走到少年的面前,轻轻低头,扫了一眼少年的书,微笑着问他:“你在,看什么?” 思莞微抿唇,语气是一贯的温和有礼:“没什么,看着玩儿的。” 两人僵在了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来缓解过于尴尬的气氛。 “我带了,白糖糕。”阿衡讪讪,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纸包。她临行前特意给思莞买的,觉得言希喜欢吃的东西思莞也定是喜欢的。 少年诧异,盯着那团东西。 阿衡望着自己的手心,面色却不自然起来。白糖糕在口袋中捂了一天,被挤压得变了形,油全部浸了出来,难看至极。 “应该,能吃……”阿衡声音越来越小,垂头丧气起来。 思莞皱了眉,面色不佳,但依旧耐着性子:“快吃午饭了,这些零食你先收起来吧。” 阿衡缩回了手,满手是油,黏黏的,难受至极。那白糖糕,烫手的热,她有一种冲动,扔了白糖糕,洗干净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温衡,你可真不厚道。”轻笑声在房间中响起,“亏我昨天一夜不睡陪你过生日,你却窝藏白糖糕留给别人。” 是言希。那少年倚在门框上,冷笑起来。 阿衡脸色益发尴尬。 呵呵……被发现了。 “拿过来。”言希懒洋洋地勾了勾食指。 “不能……吃了。”阿衡抱着白糖糕,汗颜。 一双纤细白皙、骨肉匀称的手伸了出来,轻巧地抢了过去。那双手,麻利地打开纸包,一块瘪瘪皱皱的糕状物体露了头,含羞带怯。 阿衡越发汗颜。 言希淡淡撕下一块,走到思莞面前,霸道地开口:“张嘴。” 思莞诧异,但还是乖乖张了嘴,平日被言希欺压惯了,他没有反抗的潜能。 “闭嘴,嚼。” 思莞强装淡定,僵着腮帮子嚼了起来。 言希把手中的油抹到思莞的外套上,漫不经心地下令:“一,二,三,咽。怎么样?能毒死你丫不能?”言希冷笑,双手插入口袋中,看着少年,大眼睛冷冽似水。 思莞梗着脖子不说话。 “死孩子,真不知道好歹。”言希缓了神色,叹了口气,勾了思莞的肩,孩子气地惋惜,“白糖糕,多好吃的东西呀!” 阿衡愧疚了,弱弱举手,吸吸鼻子,不好意思地开口:“言希,我,还藏了一块,本来留着,自己吃,你要不要?” 思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望着她,似乎糅了冬日的第一束阳光,融了之前的冰寒。 阿衡也笑。 言希翻白眼。 嘁,温家的,都是死小孩。 阿衡一直未见尔尔,从张嫂那里得知,思尔痊愈后被言爷爷劝解了一番,回到了原来住的地方。 为什么是言爷爷?……阿衡有些想不透。 只是,怪不得思莞之前看见她,是那样的态度。 1999年,是阿衡同温家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 大年三十贴门对儿的时候,大人们忙着搓麻将、做饭、看电视,便让他们三个去贴。 言希懒得动,她又不够高,活儿便落在了思莞身上。 “低了低了。”言希开口,思莞手臂往上伸了一点。 “高了高了。”言希眯眼,思莞收了小臂。 “偏了偏了,往左一点。”思莞向左倾斜。 “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笨,太左了!”言希斜眼,气鼓鼓的。 阿衡看了半天,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话:“言希,你是斜着站的。一开始,思莞,就贴对了。” 站得斜,看得歪。 思莞哀怨地望着言希。 “哦,那啥,你随便贴贴就行了,我一向不爱挑人毛病的。”言希淡定,从倚着的门框上起了身,拍拍背上的灰,轻飘飘进了屋,高贵无敌。 思莞噘嘴:“阿希每次都这样……”这少年,明明是埋怨的话语,却带了无奈和纵容。 还不是让你们惯出来的,阿衡心想。 只是当时,这孩子死活都不曾想到,之后,她会宠言希宠到骨髓里,比起思莞之流,又何止胜了百倍。 不过此刻,言希不在,对联儿倒很快贴好了。 思莞蹭了一手的金粉,便回洗手间洗手,留下阿衡收拾糨糊之类的杂物。 她低着头,却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时,心中不知怎的,温暖起来。 那是一个男子,一身板正的海军军装,风尘仆仆,两鬓染白了几丝。他望着她的眼睛,是疼爱温柔的。 “你是……阿衡吧?”男子古铜的肤色像是经历了长久的海风烈日,但那目光是深邃正直的。 阿衡点了点头,心中几乎确定了什么,激动起来。 “我是温安国。”男子笑了,眼角有着细纹,有着同思莞一般的纯粹温厚,和她每每望入镜中时的那一抹神韵。 阿衡笑了,跟着那男子一同笑。 他对她的存在并不诧异,甚至用大手揉乱了她的发,问她:“怎么不喊爸爸?” 阿衡顿了顿,眼泪几乎出来。她望着那男子,小声却有了沉甸甸的归属感:“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她不停喊着,望着他,眼泪被挥霍,目光却没有退缩。 这喊声,几乎让她填了天与地的落差。 第一次,毫无原因的,她相信了,这个世界有一种信仰,叫作血缘亲情,可以击溃所有合理的逻辑。 她的父亲,是第一个,真正接纳她的亲人。其他的温家人,仅仅为她留了一条缝,戴着合适的面具,遥远地观望着她。而这男子,却对她毫无保留地敞开了心门。 “吃午饭了,阿衡快进来!”张嫂在厨房遥遥喊着。 “正巧,回来得及时,没被门对子贴到门外。”男子笑了,温和地看着刚贴好的对联儿,随即,他伸出了手,温厚粗糙的生着厚茧的大手,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温暖得浸了心灵,“跟爸爸回家,吃团圆饭。” 阿衡轻轻回握了父亲的手,像是新生的婴儿第一次明亮了视线,抓住了这陌生世界的第一缕光。 她的父亲,自然地拉着她的手,再一次走进了家门,让她有了足够的勇气,再不是以仰望的姿态,面对爷爷、妈妈和思莞。 于她,只有这样的对待,才是公正尊重的。 父亲的归来,在大家预料之中。他每年只有一次长假,便是过年的时候。 年夜饭前,放炮的时候,思莞点的捻儿,言希跑得老远。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阿衡离得近,发呆地望着那红艳艳喜庆的色泽,还没反应过来,炮已经响了。 她吓了一大跳,原地转了转圈,没处躲,那两个少年早已跑了个没影。跺了跺脚,跑进了屋子,却发现,思莞和言希躲在门后偷笑,她不好意思地脸红了,笑了。 “这丫头,傻得没了边儿。”思莞拱拱手,淘气的样子。 你才傻!一样的爹妈生的,凭啥说我傻! 阿衡不乐意了,小小地翻了翻眼睛,看着思莞,略带了小狐狸一般的狡黠。 吃完饭,阿衡眼瞅着言希吃得肚皮圆滚滚,却毫不含糊地扑通跪在了言爷爷面前:“老头老头,压岁钱!” “能少你的?就这点儿出息!”言老笑骂,手上的动作却不慢,抽出三个红包,一个孩子一个。 阿衡抱着红包,脸激动得跟红包一个色儿。她从十岁开始,过年时就没拿过红包了。 “温爷爷,恭喜发财!”言希含着笑,又扑通跪到了温老面前。 “好好!”温老自从儿子回来后心情一直很好,笑着包了个红包递给少年,阿衡和思莞自然也有一份。 言希又转向温母,温母一向疼爱言希,这红包掏得大方豪气。 “温叔叔,一年不见,你又变帅了!”言希转向温父,嘴上抹蜜。 “小东西,不给我磕个头,想挣我的钱,可没这么容易。”温父调侃。 砰!言希磕得实在,笑得天真,唇边的笑似要飞扬到天上去,大人们都被逗乐了。 可惜,言希乐极生悲,跪的时间太长,站起身时,眼前一黑,重心不稳,匍匐在了地上,指向的方向刚好是阿衡站着的位置。 阿衡抱着刚暖热的红包护得死紧:“不要拜我,我没钱……” 哄堂大笑。 言希脸都黑了,不复刚才面对大人的故作可爱:“少爷我还没钱呢,不照样给你买了排骨面和生日蛋糕!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良心呀!” 阿衡委屈:“你,还吃了,我的白糖糕呀……” “是你让我吃的,你不让我吃我还不稀罕吃呢!” “明明……是你……想吃的……” “你哪只眼看见我想吃了?” “我……两眼……2.0……” 思莞在一旁,笑得直捶沙发。 “言希,你不能让让妹妹!”言老大嗓门地吼起少年,实则笑得嘴都快歪了。 言希大眼睛乌亮乌亮的,瞪了阿衡很长时间。 四目相对。 最终,撑不住,他扑哧笑了出来,黑发随着喉中的笑意轻轻颤动。 阿衡也呵呵笑了起来,眉眼流转,山水写意。 这一年,谁和谁吵架拌了嘴,谈着天,笑着风,还会留到明天…… 这一晚,谁把谁记到了心里,守了岁,过了年,还会放到明年…… 小小少女、小小少年,你们哪,忘性太大,这一陌又一陌,又该借着谁的笔触,把流年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