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怒火一腔为谁生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18 怒火一腔为谁生

傅警官一顿训斥,照常做了记录,问了几个孩子的家庭住址、电话、姓名,才放他们回去。 “阿希,你回去怎么交代?”思莞看着言希的胳膊,皱了皱眉。 “撞熊身上了!”言希怕疼,上了药以后更是低气压。 “兄弟,今儿对不住了!”虎霸缩了缩脖子,有些愧疚。他本性并不坏,本来一股气都结在美美身上,但见言希对美美并无意,再加上在派出所共同患难了一番,益发觉得这些男孩子对自己脾气,兴了惺惺相惜的心。 “算了算了,以后别让少爷我看到你了……”言希有气无力地摆摆手,自认倒霉。 “兄弟,这是啥话,只要你不抢美美,今后我罩着你们,咱们兄弟情谊长着呢!”虎霸拍拍少年的肩,豪气干云。恰巧拍到了伤口,言希立刻号了起来。 思莞有些不悦,轻轻揽了言希的肩,把他带到自己身旁。 “瞧我这记性!”虎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憨憨的样子。 辛达夷望天吹口哨,不屑的模样。 阿衡觉得虎霸是好人,冲他笑了笑,温和谅解的姿态。虎霸也笑,本是满脸的横肉倒有了几分可爱憨态。 阿衡持续笑,呵呵笑,笑呀笑。 “腮帮子疼不疼?”言希睨了阿衡一眼。 “有点。”阿衡戳戳腮帮,笑得有些疼。 “面霸呀,想和我当兄弟也成,但是要加入我的排骨教。”言希斜倚在思莞身上,眼波横流,懒懒散散。 “排骨教?”虎霸嘴不利索了,“啥玩意儿?邪教?” 思莞偷笑。 “笑什么,右护法?”言希装得天真烂漫。 右护法,思莞吗? 阿衡想起思莞站在风中振臂疾呼“言希教主大人一统江湖,千秋万代东方不败”的样子,立刻打了个寒战。 “言希,你丫要建什么教,我和思莞由你。但是,你能不能起个好听点儿的名字?排骨教,我靠,能听吗?叫出去我辛达夷不用要脸了!”一头乱发的少年哀怨地望着言希。 “左护法,你想叛教吗?”言希幽幽开口,用凄婉的眼神望着辛达夷。 “噢噢,达夷哥,你叛教吧叛教吧,你要是叛教了我就升官了!”小虾眼睛亮了。 “你是……什么?”虎霸哆嗦地看着小虾。 小孩子笑了,指着自己:“你问我呀,我是四王。” “你一个人,四王?” “对呀对呀。” “怎么样,要不要加入?”言希揉了揉小虾的帽子,大眼睛望向虎霸,笑靥如花。 虎霸望着言希的面容,晃傻了眼,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好,今后你就是八大金刚了!”言希很满意,领导似的点点头。 思莞、辛达夷看着言希很是无奈,由着他疯。 “为什么,是,排骨教?”阿衡问。 “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他喜欢吃排骨嘛。”思莞眯了眼,看着言希单薄的背影,轻轻开口。 阿衡歪着头呵呵笑。 总算,雨过天晴。 开学了。 按照西林的惯例,新学期排座位,一般是按成绩。阿衡他们班是成绩最好的班,自然要把“成绩第一”贯彻到底。 班主任郭老师说:“大家抱着书包都出去,按成绩单,我喊一个进来一个,自个儿挑座位。” “歧视,绝对的人身歧视!”辛达夷在教室外很是愤慨,他的成绩一向不错,只可惜去年期末考前玩游戏上了瘾,理科有平时基础垫底儿不愁,文科却门门亮红灯,总体成绩,班级二十多名。 辛达夷考上西林时,可是顶着数学奥赛第一的名头金灿灿地进来的。如今,年级榜里找不到人了。本来他神经大条没什么,但是班主任郭老师三天两头找他喝茶谈心,谁受得了?!于是,这厮为数不多的自尊心露了头,眼下按成绩排座位的政策严重刺痛了他稚嫩的心灵。 “温衡。”郭女士抱着花名册慢悠悠地点名,第二个便念到了年级黑马。 人群中发出一片嘘声。 “有。”阿衡走了进去,她坐在了老位子上,倒数第二排,靠窗。 念一个进一个,大家都装作没看到阿衡,离她十足远。这番模样,像是对待什么传染性病毒,从开头到结尾,都没有人坐在她的旁边。 同桌、前桌、后桌,统统是空位。 真是遭人厌了…… 阿衡郁闷,她又不是瘟疫。 2003年“”到来时,她们整座宿舍楼都被隔离了,后来被放出来时,也是这般情景,学校里的人只要看到她们宿舍里的人出来溜达,谈恋爱看星星牵小手喂蚊子的,立刻格式化,所到之处百里无人,那阵势,可比班级小范围隔离伤人多了。 可惜,当年的当年,年纪小,傻了吧唧的看不开,缩在乌龟壳里舔伤,越舔越疼。 她记得自己当时望向辛达夷,可惜那厮,当时很不厚道地扭了头装作看不见。 比起其他生人,她虽口中未提,但心中还是厚颜地认为他们即使不算朋友,也算是熟人的。 但是,事实证明,是她多想了。 其实,阿衡并不清楚,自己的那一眼是不是代表了无助,毕竟,比起承认被拒绝,要容易得多。 事隔多年,辛达夷半开玩笑,对着阿衡说:“阿衡,你说你怎么会喜欢言希呢?明明我比他更早认识你的。” 阿衡想要开玩笑说言希长得有三分姿色,可是,那一瞬间,恍然涌上心头的,却并非他的容颜。少年时的容颜已经在时光中褪了色。她唯一还能记得的,就是少年生气时如同火焰一般生动美丽的姿态,在光影中,永恒。无论是哼着怎样的曲调,潇洒着哪般的潇洒,这一辈子,再难忘记。 她说:“达夷呀,你还记不记得言希生气的样子?” 怎么不记得? 辛达夷缩缩脖子。 她战战兢兢过她的日子,平平淡淡却充满了刺激。偶尔,会和储物柜中的癞蛤蟆大眼瞪小眼;偶尔,会在抽屉中看到被踩了脚印、撕破的课本;再偶尔,别人玩闹时黑板擦会好死不死地砸到她的身上;再再偶尔,轮到她值日时地上的垃圾会比平常多出几倍…… 但是,再刺激还是比不过言希的突然出现。 那一日,她正在做习题,教室中突然走进一个人,抬头之前,女同学们已经开始尖叫振奋。 她扬头,看到他蓝色校服,白色衬衣,黑发逆光,明眸淡然。 言希比辛达夷大一岁,比辛达夷、阿衡高一级。阿衡之前听思莞嘀咕着,言希去年旷课次数太多,一整年没学什么东西,言爷爷有心让他回高一重新改造。 可是,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辛达夷看着,像是知情的,直冲言希乐,跟旁边的男生说得特自豪:“看见没,咱学校校花,我兄弟言希!” 言希校花之称,由来已久。 刚上高中,就被只追每届校花的前学生会主席当成了女生,三天一封情书,五天一束玫瑰花,“爱老虎油”天天挂在嘴上。 言希对着他吼:“老子是男的!” 那人却笑得特实在:“美人儿,走,咱现在就出柜!” 于是,校花之名坐实,无可撼动。 这事儿,阿衡初听时,被唬得满脑门子冷汗。为什么摊到言希身上的事儿,就没一件正常的呢?…… 班主任郭女士刚说言希转到班上,声音就迅速被湮没。要知道这位女士讲课时,可是前后两座教学楼都能听到回音儿的彪悍主儿,这会儿,她的嗓门倒是被一群平常文文弱弱的小丫头们压住了。 果然,美人儿是这世界杀伤力最强的终极武器。 言希半边嘴角上扬,眼神平平淡淡的,没有表情。他拿起粉笔,“言希”二字,跃然于黑板上。 规规整整两个字,全然不是阿衡那日见到的才华横溢。 她猜他是怕麻烦,想要低调。可是在西林,只“言希”二字摆出来也是平凡不了的。于是,下面继续尖叫。 “言希,过来,坐这儿!”辛达夷指着身后的空位,嘚瑟得像个猴子似的蹿上蹿下。 少年扫了辛达夷一眼,本欲走过去,却发现那厮身旁坐的女生太多,立刻厌恶地扭了头,转身走向反方向。低头,看到扎着两个辫子的阿衡傻傻地望着他,她的四周,清静得跟辛达夷身旁形成鲜明的对比。 言希懒得想,一屁股坐在了阿衡身后的座位。 班上的空气有些凝滞,接着,便是翻书哗哗的声音和写字沙沙的声音,恢复了之前安静学习的气氛。 阿衡一直画着电路图,觉着脑子都快变成一堆乱线了。她放下笔,轻轻伏在桌子上望向窗外,身后传来细微的鼾声。 阿衡转头,却看到言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样子。 这样的言希,她从未见过,不设防的,剥掉了一层层盔甲,仅余下少年的纯真。 她望着少年弯着的手肘,怔怔地发了呆。 这校服,蓝色儿的,挺好看的。 呵呵。 下课铃响时,阿衡已经振奋了精神,继续串并联电路。而言希,依旧在睡梦中。 写了好一会儿,班里的一个女同学走到她的座位旁,拍了她的肩,笑了笑:“温衡,校门口有人找你!” 阿衡愣了,这会儿能有谁找她? 但那女孩表情诚恳,她不疑有他,就离了座位。 班上的同学望见她,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辛达夷看了她一眼,又迅速低了头。 阿衡纳闷,匆匆离了教室,向校门口走去。 从教学楼到校门口,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一路走来,阿衡发觉,大家表情都很怪异,望着她像是看到了神经病。有些人开始不客气地嘲笑起来,对着她指指点点。 “哎哎,你们说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呀?” “就是,太恶心了,神经病吧?” 阿衡看看自己的衣服,并无不妥之处,但那些话,益发不堪入耳。 她加快了脚步跑到校门口,那里却空无一人。阿衡知道自己又被耍了,有点小郁闷,走了回去。 回到教室时,一群女生瞅着她,笑得夸张得意。 “温衡,大家都看你了吧,夸你了没?”之前因为排球和阿衡结下梁子的那个女生笑着问她。 阿衡看着她,觉得她的眼睛很丑,要把自己吞噬的样子。她不说话,心中却了悟,手轻轻伸向肩部,果然摸到一张纸条,想必是刚才那女孩拍她时贴上的。 “我是贱人。”阿衡看着这纸条,轻轻念出来。 她看着那女生,把纸条递给她,抑制住手心的颤抖,温和地开口:“你的东西,还给你。” 那女生的脸瞬间涨红了:“温衡,你这个贱人,装什么清高!每天缠着温思莞,给脸不要脸!” 阿衡垂了头,再抬起头时,认真开口:“你喜欢温思莞,但又何苦,诋毁别人?既然是女孩子,又怎么可以……说那么难听的……脏话?” 那女生撕了纸条:“你以为自己是谁?教训我?也不看看自己,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土包子!” 土包子,呵,大抵还是个一百年学不会京话的土包子。阿衡笑。 对方却恼羞成怒,拽住了阿衡的衣服。 “今天,你要是敢动温衡一下,本少就把你的手废了。”身后,是平平淡淡毫无情绪的声音,讨论天气般的语气。 那女生惊呆了,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 阿衡轻轻回头,鼻翼扫到少年的衣领,淡淡的牛奶香味。 “言希。”她微笑,可是,复又,突然委屈了。 阿衡在心中叹气,这可真是糟糕的情绪,是什么的开始,又是什么的终结? 那少年,瘦削伶仃的样子,却把她护到了身后。他挑高了眉,大眼睛闪着冷冽的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对面的女生:“温思莞知道你这么欺负他的妹妹,碍着狗屁绅士风度,估计他不会打你。但是少爷我不介意打女人!” 那女生的脸瞬间变得苍白,看着阿衡,不可置信:“她是温思莞的妹妹?” 言希冷笑:“她不是你是?” 随后转身,走到了辛达夷面前,脚狠狠一踹,一声巨响,课桌翻倒在地。 书,散落了一地。 辛达夷站起身,有些心虚。 言希望着他,乌黑漂亮的眸,藏了火焰一般的流光,嗓音冰凉得有些刺骨:“辛达夷,你他妈的每天看着温衡这么受欺负,觉得很有意思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