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2 有女倾城名肉丝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22 有女倾城名肉丝

班里来了转学生,从维也纳归来的华侨。 阿衡看着讲台上的高挑少女几乎着了迷。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她描述不来这女孩的长相,只是望着她,极其无厘头地想起了吸铁石。 阿衡看了看大家的眼神,便知他们同她一般当了小铁钉,啾地被吸在这块石上。 可是,比起看到言希,她觉得似乎又少了点儿什么。 “我是陈倦,刚从维也纳回来,大家喊我rosemary吧。”这女孩启唇一笑,眉眼像极了玫瑰,娇媚而暗生高贵。 肉丝美丽…… 阿衡微汗,下意识转了眼睛。不出所料,后面的两个少年正两眼冒红心。 “美人啊美人,嗷嗷,美人……” “肉丝,嘿嘿,肉丝,嘿嘿……” 阿衡嘴角抽动,再抬眼,竟看到那少女站在眼前,颈上系着玫瑰色的丝巾,鲜明而炫目,打了蝴蝶结,微垂肩头。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微笑,唇的弧度调了艳色。 阿衡点头,愣愣地看着她,这女孩长得真高。阿衡目测,少女约有一米八的个头,两条腿又直又长,标准的模特身材。 mary秀秀气气地坐在座位上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低沉,但很是好听:“你的名字?” “温衡。”阿衡微微一笑。 “gentle and forever?”mary眼波流转,浓得化不开的风情。 温柔和恒远?阿衡愣。 “双人旁,不是竖心旁。”衡非恒。 mary皱眉,不好意思地开口:“抱歉,我的中文口语还好,但是写字就不行了。” 阿衡“哦”,点点头,认真地在课桌上用指写了一个“衡”字,一笔一画,清晰工整。 “很难。”mary摇摇头,蒙怔的眼神。 “没关系,慢慢学。”阿衡温和一笑,善意地望着这少女。 言希偷笑:“温衡,你的京片儿要慢慢爬到猴年马月才能学会?” “不是乌龟,不爬!”阿衡吸鼻子。 这厢,辛达夷顺顺毛,嘚瑟地凑了过来:“mary,你好,我是辛达夷,也有个英文名儿,叫eve。” 言希、阿衡齐刷刷汗:“你什么时候有英文名儿了?” “老子刚取的,不行啊?”辛达夷对着陈倦谄笑,“我是除夕出生的,所以叫eve。” 阿衡打了个寒战。 “你个不要脸的,忒不要脸了!”言希猛捶辛达夷,边笑边骂,“要是明儿来个日本姑娘,你是不是还预备取个日本名儿‘大姨妈子’?” 陈倦笑得玫瑰朵朵开:“eve,很有趣的名字。” “嘿嘿。”辛达夷唰地脸红了,含羞带怯地躲到言希身后,只露了一个黑黑硬硬的脑壳子。 “你是?”陈倦望向言希,神色有些捉摸不定。 “言希。” “言希?” “言希的言,言希的希。”言希挑眉,音色纯净而干脆。 他是言希,自是不会如温衡一般在桌上轻轻写下自己的名字好教别人记得。 人的缘分所至,当记得自然会记得,记不得也就罢了。 一个名字,而已。 “你是女的?”陈倦问,很是坦诚。 言希淡薄了脸色。 阿衡温和回了口:“言希,男孩子。”认真笃定的神情,她像是在说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真理。 而那花一般的少年本来冷了几分的颜色淡淡回了暖,不再理会mary,回眸,同辛达夷有一搭没一搭地岔了话。 mary的面色变得很微妙,眉眼有了细微的不易分辨的怒色,转眼,却是玫瑰带了露水的娇艳坦率。 阿衡皱眉,揉揉眼,以为自己眼花了。 放学时,她同言希、达夷一起回家,路上却遇到思莞和mary。 “思莞,你认识mary?”辛达夷叫唤。 “啊?……啊。”思莞却有些不对劲,敷衍地回答。 “真的真的?”辛达夷兴奋了。 “真的。”mary笑,“我和温思莞在网上认识的,一直聊得很对脾气。刚巧回国上学就同思莞见了面,没想到是一个学校的师兄,巧得很。” 辛达夷猛拍大腿笑得嘴要歪。真他妈的巧,巧得好! “思莞是我发小儿,我和他感情好着呢。”辛达夷驾着风火轮儿飞到思莞面前,勾肩搭背,一副你看你看我们有多如胶似漆的模样。 思莞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mary的指微微撩了眼角,凤羽一般的线条:“我起初把言希同学认成了女孩子,很过意不去。” 言希抬了头,不甚在意地开口:“不差你一个。” mary笑:“幸亏你不是女孩儿。” “言希要是成了女的,绝对嫁不出去!下半辈子摊到我和思莞身上,我们俩勒紧裤腰带也不够这小丫折腾的!”辛达夷觉得这种假设是个吓死人的噩梦。 思莞点头,深以为然。 言希冷笑:“我要是女人,你们也不瞅瞅自个儿歪瓜裂枣的配不配得上老子!” 思莞、达夷尚未有反应,阿衡倒是先脸红了。 思莞、达夷长得这般好看,还配不上言希,那她这种的,前景看来堪忧得很…… “言希你丫能不自恋吗?”辛达夷反应过来,受刺激了,“谁歪瓜裂枣了?老子的长相,正宗的偶像派!” “非洲的偶像派?”言希嗤笑。 “你种族歧视!”辛达夷怒。 “言希,主说,他的孩子,都是天使,不分肤色。”思莞一张俊俏的小脸儿特诚恳。 言希的眸子黑黑亮亮,水色明灿:“思莞,你的主有没有告诉你,他有一个天使孩子出生时,没有长翅膀?” “没听说。”思莞怔怔,“为什么?” 言希白皙的指轻佻地勾起辛达夷的下巴,坏笑:“长得太他妈的白了,分不清翅膀在哪儿了呗!” 辛达夷傻了,半天才哆哆嗦嗦地咬牙:“言希,你丫说话不带这么毒的!” 言希大大一笑,孩子气的天真:“我们大姨妈多白一孩子呀,哎哟哟,你瞅这张大脸白得跟拍了饺子面似的,怎么是非洲的?我刚才说错话了,不好意思哈兄弟。” “言希,我跟你拼了!”辛达夷涕泪横流,一张古铜色看不出一丝儿白的棱角分明英气的脸涨得红紫,撸了袖子,支棱着脑袋朝言希冲了过去。 “mary同学,让你看笑话了哈,我的发小儿不太懂事儿,真过意不去。”言希瞥了眼扎猛子过来的少年,凉凉开口,“发小”二子咬得极重。 辛达夷急刹车,抬头看到mary,扭曲地对着mary咧嘴:“是啊是啊,我们发小儿感情特好,从不掐架。” “哟,eve,怎么了孩子,这笑的跟哭的似的?”言希眨眨眼,拍着少年的肩,关切至极。 阿衡站在一旁,同情起达夷,心中暗道言希实在太坏了太坏了,不过脸上憋笑憋得辛苦。 mary笑得前仰后合,极是坦诚,倒是没有丝毫与不相熟的人交往的拘谨。 听到mary笑,辛达夷含着两泡泪,两眼睛跟皮卡丘的十万伏特灯泡子似的可劲儿瞪着言希。 言希好心情地背着书包向前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思莞有意识地靠近阿衡,轻声问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言希跟mary今天相处得怎么样?” 阿衡有些迷糊:“夸她美人,没说两句话。” 思莞这厢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阿衡好奇。 思莞犹疑,顿了顿:“你不知道,言希从小就有个毛病,见不得旁的人比他长得好看,我怕他为难陈倦。” 阿衡温和地看着思莞,抿抿薄唇,笑了笑,不作声。 mary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近,她父母未一同回国,只她一个人住一套公寓,地方空余得很,所以邀思莞他们到家中做客。但终究不算熟,一众人和她客套了几句也就分别了。 “言希,你下次能不能在陈倦面前给老子一个面子?”走了几步,辛达夷憋不住了,朝着言希的方向开了口。 言希止了步,回头,迷茫地看着辛达夷:“本少什么时候没给你面子了?” “你丫刚刚在mary面前把我说得一无是处,让老子怎么在她面前做人?”辛达夷有些难为情。 “这话我听不懂了,什么叫在她面前做人?怎么,以前没她的时候,你还不做人了?”言希平淡地开口。 “言希,你丫别跟我贫,你人又不傻,我说的什么意思你还能不懂吗?”辛达夷急了。 阿衡诧异,她倒少见辛达夷跟言希较真儿。这少年一向大大咧咧,言希的什么挖苦话都未曾放到心上,今天这般模样倒是少见。 言希扑哧笑了,叹口气,摆摆手:“成成成,我知道了,不就是想追人姑娘吗,瞅你那点儿出息!” 思莞来来往往听了半天才听出话头,脱口而出:“不行!” “什么不行?”言希歪头。 “达夷、mary这事儿不行!”思莞皱了眉。 辛达夷傻了:“凭什么你丫说不行呀,言希都同意了的!” “反正就是不行!”思莞咬着字,心中烦躁。 “你是不是也喜欢mary?”辛达夷揉了揉脑袋。 辛达夷对陈倦算得上一见钟情,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刚刚吃完两大碗米饭,有什么说不清的东西装了满怀。 打小儿,大院儿里就是男孩子居多,除了尔尔和班上的女同学,他从没接触过其他的异性。那些女同学他都是当兄弟看的,而思尔也是当着自家妹妹疼的。这样铁树开花,腊月萝卜动心的冲动,这辈子算起来是第一次。 可是,要是自个儿的兄弟喜欢上自己一见钟情的女人,这就是说不出的怪异了。 “当然不是!”显然事实不是这样,思莞回答得异常流畅,异常激动。 “那是为什么?”言希愣了,淡淡看着思莞。 思莞张了张口,半天,垮了俊脸,斟酌着措辞:“mary个头有一米八,比阿衡还高,而达夷才一米七九,你们不觉得不配吗?” 阿衡脸色又红了红,身为女孩子,她的个子一百七十三公分是高了些,这样高,她小时候便发愁自己嫁不出去。 后来想了想,要是真嫁不出去没人养,她就学古代的文人靠笔墨赚钱。但是,如此宏伟的生存计划,自打遇到言希的字画便再也不敢露头。 现下,陈倦长得比她还高,还真是挺愁人的。 辛达夷觉得伤了男子气概,瞪着思莞,吼了:“老子才十七,还长个子的好吧!” “陈倦今年才十五,人家就不长了?”思莞白了愣头青一眼。 “她才,十五?”阿衡惊讶。 “嗯,陈倦年纪不大,是个特招生,小提琴在国际上拿过大奖。”思莞一句话含混带过。 言希已经向前走了很远,夕阳的胡同下,这橘色的余光横冲直撞,在少年身上,却美丽温暖起来。 辛达夷听到思莞的话,眼睛亮了起来,拉住思莞问个不停。 阿衡只是点了点头,眼睛一直望着前方,不自觉地跨大了步子,慢慢走向言希。 “温衡,明天吃红烧排骨吧,我想吃红烧小排了。”少年不回头,却打着哈欠开了口。 “好。” 呵呵。 “温衡,你加入排骨教吧。” “十六罗刹?”四大金刚、八大罗汉都有了,轮到她身上,还剩什么? “做本教主的掌厨大勺吧。” “不是,掌勺大厨?” “到了我这里,就叫大勺。大勺?温大勺?嗯?嗯嗯?” 温衡:“……” 阿衡觉得,自己像是重新认识了辛达夷。 一向大嗓门,不吼不张嘴的辛达夷,开始学会压嗓门了…… 从来不整头发,任由野草疯长的辛达夷,开始打摩丝梳狼奔了…… 一向吃饭时连肉骨头都能啃没的辛达夷,开始小口吃饭,喝汤时拿着手帕擦油嘴了…… 从来不爱上音乐课,见了音乐老师会偷偷在门缝后吐口水的辛达夷,开始黄河大合唱了…… “大姨妈,你再号信不信老子灭了你!”言希拿着心爱的粉色猪仔饭盒狂砸辛达夷。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啊啊啊噢噢噢喔喔喔……哎哟哎哟,疼死了,言希你不要以为老子不敢回手……阿衡,别站那边儿傻笑,帮我挡挡……” “哦。” 阿衡点点头,从饭盒里夹出一块金灿灿的排骨,戳到言希面前。 少年松了手,咬了排骨,回过头,辛达夷已经溜到一边。 “兄弟,大恩不言谢!”辛达夷噙着泪朝阿衡拱手道谢。 “壮士,言重了!”阿衡肃穆回礼。 言希这厢刚吐了骨头,正欲开口,阿衡又伸过来一块排骨,话咽回肚子。 一饭盒炸排骨进了肚,言希腆着肚子,眯着眼,死盯着辛达夷。 “大姨妈,别说我不在那谁面前给你面子,下次你丫再敢毒老子的耳朵,试试看哈!” “你唱歌的时候老子也没嫌弃过你来着……”辛达夷昂头。 “本少唱歌这么动听你嫌弃毛!”言希瞪大眼,不可思议的表情。 阿衡流了冷汗,她想起了言希唱国歌,跑调跑得山路十八弯的壮观情形。 皇城人脸皮都这么厚吗?这教她这半个皇城人都好生脸红。 “言希同学唱歌很好听?”mary转头笑看两个人,“eve音质挺不错,只不过练得少。” 言希点头,表情自若。 “嘿嘿。”辛达夷害羞了,庞大健硕的身躯往言希的小身板后使劲缩。 言希一巴掌拍过去:“我靠,你脸红毛!是男人不是?” 辛达夷望着言希,暗示的表情,十分哀怨。 “那啥,我们eve音乐细胞可旺盛了,幼儿园我们几个组团时他还是主唱呢!肉丝美丽同学您不是学音乐的吗,可以和我们eve多交流交流,说不定能培养出来一个迈克尔大姨妈呢,您说是不?” 言希抖抖鸡皮疙瘩,看着mary,一串话下来不带打结的。 mary愣了愣,片刻,点点头,挟着玫瑰一般冶艳的笑,清晰晕开。 当真是,一笑倾城。 辛达夷忽闪着眼睛,悄悄偷看mary,脸更红。 mary望着辛达夷,觉得这虎背熊腰的少年学着小女儿姿态,倒是有着说不出的趣致,笑意更深,凤尾一般的眼角撩得媚人。 “言希同学,我听思莞说你钢琴弹得很好,有空可以同我的小提琴合合音,切磋切磋。”mary轻轻伸出拇指,撩了撩眼角。 阿衡发觉,mary一般在思考时都会有这个小动作。 “呵,有机会再说吧。”言希把黑乎乎的脑袋轻轻埋在环起的双臂中,可有可无地开口。 mary不介意地转了头。 仅一眼,阿衡却觉得自己从她眼中看到了轻蔑。她把目光重新投向言希,望见那少年细细软软的黑发,安了心,面容安定,温和笑开。 这是一抹明净山水的温暖,与之前若有似无的轻蔑,冰火两岸,天差地别。 言希便是言希,不差几分的冷待,更不差许多的周全。 他是此人,站在此处,不动不怒,就已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