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7 谁爱大戏八点档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27 谁爱大戏八点档

下午的练习赛,不知道是不是免费龙虾的功效,辛达夷异常彪悍,自己进了三分之一的球,看得思莞目瞪口呆。 “说吧,去哪儿吃?seine还是avone?”思莞无奈,被好友挤对了依旧微笑不止。 “seine.” “avone.” 言希和辛达夷一同笑脸盈盈地喊,但一听意见不一致,四目对视,噼里啪啦,火花四射。 “那是,什么?”阿衡问,软软的语调。 思莞笑着对妹妹解释:“都是专门烹调龙虾的西餐厅。seine主厨做的虾是一绝,而avone的虾味道虽不如seine绝妙,但是老板私藏的啤酒却是别处喝不到的。” 哦。阿衡点头。 “思莞哥,你能不能不说虾,感觉像是我被吃掉了。”戴帽子的小孩儿鼓腮,十分的不乐意。 思莞酒窝深深,揉揉小孩的帽子:“抱歉抱歉。” 阿衡笑,那要叫什么? 这厢,言希、达夷掐上了。 “avone的啤酒!” “seine的龙虾!” “avone!” “seine!” “啤酒!” “龙虾!” “啤酒!” “龙虾!” “龙虾!” “啤酒!” “好,啤酒!”言希拍案,双颊泛着桃花红,笑颜得意。 “言希!!!”辛达夷知道自己被哄了,小龙虾要飞,飙泪。 “好了好了,吵什么!”思莞挺胸,拿出了魄力和风度,“外带avone的啤酒,到seine吃龙虾!” 言希耸肩,桃花散开。 阿衡面上一抖,她为什么觉得言希倒并非有他说的那么想喝啤酒,反而是恶趣味,想要逗达夷呢? 一行人到了avone,离餐点儿还差了些时间,客人不算很多。 avone的设计和一般的西餐厅并没有什么区别,明亮的落地窗,挂着浮彩夸张的油画的墙壁,优雅的餐台,银质的餐具,深色的折叠成天鹅状的餐巾以及每个餐桌上新鲜的带露玫瑰。 可阿衡看了,总觉得整个餐厅有一些不协调之处。噢,是了,未置餐桌的吧台对侧的墙壁上没有挂油画。 “啊,是言少,温少,辛少。”穿着燕尾服的栗发褐眸中年外国男子走了过来,一口流利的中文,但音调还是有些僵硬。 “李斯特。”思莞彬彬回礼。 言希只淡淡点了头,达夷憋得脸通红,来了一句:“hello,how are you?” 李斯特笑:“辛少,我是德国人。” 阿衡偷笑。 小虾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李斯特。他对陌生的事物或人,总有着浓厚的兴趣。 “几位这次光临……”李斯特询问的语气。 “挑几瓶啤酒。”言希拿起吧台上的塑胶手套,轻轻贴附在纤长的指上,平淡微笑。 李斯特殷勤上前,走到未挂油画的墙侧,用脚勾了墙侧的卡口,缓缓推转,反面,一格格瓶装精致、颜人的啤酒映入了眼中。 阿衡觉得眼前一亮。 这些瓶子,不做酒瓶,当作工艺品也是值得收藏的。流畅的曲线,恰到温暖的光泽。 言希走到酒墙中央,沉思片刻,伸出戴了手套的手,取出靠右侧的一格啤酒,轻轻摇了摇,原本清水的色泽,瞬间沉成流金,耀目而明媚。 “fleeting time,李斯特,你藏了这么久,还是被我发现了。”言希语速加快,挑眉,带着兴奋和惊喜。 李斯特诧异,迟疑,半晌,才开口:“言少,这酒,有人定了。” “谁?”言希挑眉。 “我们小老板。”李斯特为难。 “不行,是本少先发现的。”少年抱着酒瓶子的手收紧,孩子气地瞪着李斯特。 “李斯特,我们可以付双倍的价钱。”思莞适时上前,温和有礼地开了口。 “之前言少也问我要过几次,我一直很为难,实在不是故弄玄虚,只是这酒是我们小老板珍藏的,仅有一瓶。”李斯特解释。 “你们小老板在哪儿?”思莞皱眉。 “他目前,在国外留学。” “那能否打电话同他说明呢?”思莞不甘心,再问。 “这……”李斯特犹豫片刻,有些勉强地开口,“我试试。” 看着李斯特走到了一旁打电话,辛达夷骂开:“我靠!什么小老板,比老子面子都大!思莞你跟这老外磨什么,家里老头儿们一个电话打过来,什么酒喝不到嘴里,还在这儿,让老子看那什么狗屁小老板的脸色!他奶奶的!” 思莞苦笑。 要不是言希想喝,他才…… 抱着酒的少年不作声,只是轻轻用指摩挲了酒瓶,眯眼看着金色的液体又一点点恢复澄清。 待李斯特回来,一通道歉:“抱歉,我们小老板说,fleeting time是他的心头好,要送给最珍爱的人的,所以,言少的要求,我们恐怕……” 言希怔怔看着酒瓶,随即,抬了头,递给李斯特,淡笑开:“本少忽然不想喝了,还给你。” 李斯特终觉不妥,得罪不起眼前的三人,便挑了几瓶上好的啤酒,作为赔礼送给言希。 可,言希,却淡了心思,回绝了。 辛达夷勾了言希的下巴,嘿嘿笑道:“美人,没关系,只要你跟着大爷,没有那啥啥‘福利太’,咱还有青岛呢,支持国货,哦耶!” 言希笑若桃花,反手抓住了达夷的手,轻舔了舌尖,眸光四溢,不怀好意地掐着嗓子:“死相!” 阿衡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辛达夷却轰地红了脸庞,说话不利索了:“言希你你你……” 言希笑,瞬时抛了一个媚眼,无辜而狡黠。在戏弄别人的事上,他断然不会落了下风。 思莞淡笑,挤了进去,不动声色地分开了两人。 “别闹了,小虾都饿了。对不对,小虾?” 好像是。小孩儿摸了摸肚子,懵懂地点了点头。 阿衡淡哂。 她势必把自己放在超然的位置,才能掩盖自己的迷惑。思莞总是以言希的保姆自居,总是小心翼翼地隔开别人与言希过多的接触。而言希,虽然厌烦,却没有反抗。 到了seine,老板极是热情,像是许久之前便熟识的人,看样子,三人经常光顾。 “陈老板,新鲜的龙虾看着挑几只,最大的冻了切薄,添几碟芥云红酒酱,小一些的用荷兰奶油焗了。”辛达夷熟练地点了菜。 “是是。”对方殷切开口,“辛老最近身体可好了些,陈年的痼疾,春天最易发作。” 辛达夷凝睇,笑说:“老爷子身体好得能上山打虎,只是一帮护理警卫员小心得很,倒显得我很不孝顺。”此言,不可谓不得体,语句拿捏得刚刚好,派头做得恰到甘味,却不是阿衡熟识的辛达夷。 阿衡抬眼,思莞和言希是习以为常的面容。 “这位小姐是?”陈老板看阿衡是生面孔,微笑询问。 “家妹。”思莞微微一笑。 “哦,是温小姐呀,怪不得模样生得这么好,像极温老夫人。”对方笑着称赞,心中却有了计较,这姑娘就是才寻回温家的正牌小姐。 思莞眼睛黯了黯,勉强点头。 言希却笑,眸中温水凝了冰意:“陈老板好记性,以前温奶奶带着思尔来的时候,您也是这么说的。” 那中年男子瞬间脸红,被噎得哑口无言,寻了理由匆匆离开。 气氛有些冷,半晌,阿衡温和一笑,山水流转:“奶奶,在地下,会骂他的。” “为什么?”达夷抓头。 “奶奶说‘嘴笨嘴笨,不像不像’。”阿衡故意说话结巴逗众人笑,这便有了台阶,大家就坡下驴转了话题,气氛慢慢调浓,是一副亲密无碍的样子。 阿衡在南方长大,龙虾也是吃过许多的,但最大的也不过是两掌罢了。可眼前的,远和自己从小见惯的不是一个品种、一个吨位的。长长的须,硕大的身子,已剥开的硬壳,洁白柔软的虾肉,冰块撑底,加上几碟子散发着奇怪香味的调料,实在是稀奇诱人。 小虾欢了,扑向同类,塞了一嘴,顾不得说话。 思莞笑,夹了一片虾肉,蘸了酱汁,放入阿衡碟中,他一向有着好兄长好男人的风度,这一点无可指摘。辛达夷像是饿得厉害,风卷残云。阿衡本就觉得虾味鲜美,看到大家吃得高兴,吃到嘴里,好像又好吃了几分。 可是,无酒不成宴,思莞自幼接受的教育便是如此,于是要了几瓶嘉士伯啤酒佐菜。 吃到半饱的时候,有人打了电话过来,思莞接了手机。 接电话时,思莞是满面温柔和笑意;挂电话时,脸却已经变得铁青,抓起桌上的啤酒,整瓶地往下灌。 大家面面相觑,连小虾都乖觉地放了筷子,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思莞。 “思莞,怎么了?”辛达夷沉不住气,皱眉问他。 少年不答,又开了瓶啤酒,未等辛达夷夺下,瞬间灌了下去。要说起嘉士伯,度数撑死了也就是啤酒的水平,但喝酒最忌讳的就是没有章法地猛灌,这不,思莞的脸颊已经烧了起来。 少年明亮的眸子带着隐忍的怒气,不加掩饰地瞪着阿衡。他再去摸索第三瓶酒时,言希眼疾手快抢了过去,沉了怒气:“你丫到底怎么了?” 他笑了,直直地望着阿衡,滚烫的泪水瞬间滑落,让人措手不及:“阿衡,你就这么恨尔尔,就这么容不下她吗?她到底碍着你什么了,又干过什么,值得让你这么对她?” 阿衡张嘴,嚅动了,却发不出音节,于是,努力又努力,对着他微笑,悲伤而不安。 “你为什么要骗尔尔在帽儿胡同等着你?你说一定会带她回家,然后安稳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尔尔……”思莞的声音已经哽咽,“在帽儿胡同等了你一天一夜,你知道她对我说什么吗?” 什么,说了什么? 阿衡冷却了全身的温度,却依旧带着虚弱的善意微笑着,只是喉中干涩得难受。 “她说,‘哥,阿衡什么时候接我回家?我好想回家…… ’”思莞几乎破嗓吼了出来,完全撕裂了的痛楚,“我从来没有期待你对尔尔抱有什么样的善意。甚至,我希望你能够恨她,这样,我会更加良心愧疚,会加倍地对你好,补偿你从小未得到过的亲情……” 思莞顿了嗓音,凝滞了许久,轻轻却残忍地开了口:“可是,温衡,这辈子,我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加希望,你他妈的不姓温!” 阿衡本来握紧的拳松开了,她觉得,指尖全是汗,全身的皮肉都在滚烫叫嚣着,很奇怪的,心跳却可笑地平稳坚强着。 缓缓地,她蹲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连面庞都皱缩了埋到深处。喉头颤抖着,眼睛酸得可怕,泪水却怎么也掉不下来。 原来,她不像自己想象的这么在乎温家、在乎温思莞。 谁又稀罕姓温!谁又稀罕…… 想了想,于是,她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可是刚要笑,眼泪却掉了出来。 “温思莞,你他妈的以为自己在演八点档的狗血肥皂剧吗?”未及她说话,言希冷笑,走上前,握紧拳,飞起白色衬衣的袖角,打在了思莞脸颊上。 思莞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辛达夷和小虾在一旁傻了眼。 “达夷,你陪着温少爷耍酒疯,老子不奉陪了!”言希撸了袖口,喘着粗气,拉起阿衡,大步流星,伶仃孤傲着脊背,离去。 走了出去,阿衡却甩了少年的手:“你,不信思莞吗?我害尔尔……” 她赤红了双目,像是杀了人的绝望姿态,话语乱得毫无章法。 言希摇摇头,沉默着,甚至并没有微笑,漂亮的眼睛却慢慢注入了谅解的温柔。 她恐慌地看着他,十分地厌恶他用近似怜悯的眼睛望着自己。这让她无地自容,存在得自卑且毫无傲骨。 他伸出手,干净纤细的手指,轻轻包住她的手,一根根缚住她的指,略带冰凉的指腹,在行走中,暗生温暖。 她由他牵引,攀附着他手臂的方向,毫无目的。终究,眼泪汹涌了,失态了。 “我讨厌思莞,太讨厌了……”她不断地大声重复着,只在泪光中望到了言希的黑发。 言希顿了脚步,叹了口气,转身,把女孩揽入了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声:“我知道,我知道……” 她那日的情绪,是一辈子难得的失控,因此,又怎会注意到,这少年此生难得的温柔迁就。这女孩在少年怀中,哭得近乎抽噎。 他抱着她,像哄着新生的无助的婴孩,用哥哥甚至父亲的耐心,对她说了许多许多的话。 她听了许多,却又忘了许多,因为,本就不知,哪句是真诚的,哪句又该存着几分的保留去相信。 可是,只一句,她未尝刻意,这一生至死方休,却再也未曾忘记。 那么清晰,那么动听。 “阿衡,谢谢你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