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9 绿毛怪也很重要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39 绿毛怪也很重要

那一日,是深秋的周末,即使有淡淡的阳光,依旧是秋风吹了个梧桐零落。 言希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接了电话,又挂了电话,便匆匆穿了米色的风衣开始往外冲。 “这么急着走干什么,连饭都不吃?”思莞有些傻。他和言希打了一上午的游戏,晕头转向的,刚刚张嫂催了几次,让他们下去吃午饭,奈何手上战况紧迫抽不出身。 “吃饭!”言希吼。 思莞被少年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然后,那孩子砰砰地就下了楼,边跑还边抱怨:“这么烦人的丫头,我的绿毛怪刚过十八关就被她一通电话打挂了。温思莞,把你家姑娘领走,老子要退货,退货!” 歪歪扭扭地穿鞋,一溜烟,比兔子还快,不见了踪影。 那通电话,大概是阿衡打来让他回家吃饭的。思莞抚眉,无奈地喃喃:“退货?你舍得吗?” 那两个人的日子依旧如往昔,不好不坏。虽说阿衡暖暖的微笑是故事的主旋律,但是言希打游戏打到饭菜都凉了肯定是要挨骂的。 “今天是周末,我下午要给小虾补习功课。”阿衡热好饭菜,就拿着书包往玄关走。 “什么时候回来?”言希嘴塞得满满的,“还是四点吗?” 阿衡看看腕表,皱眉:“不一定。今天想帮何爷爷看会儿摊儿。不过,晚饭前一定回来。”未等他回答,就匆匆出了家门。 言希是亲眼看着阿衡完完整整、干干净净地离开家里的。 后来,言希一直后悔着,要是,我不是一直在家捣鼓着怎样让绿毛怪通过第十八关就好了。要是,我能早些赶到何爷爷的摊位就好了。 他虽知道自己脾气乖戾,但事实上,真正生气的时候,并不是很多。可是,那一日,却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暴力全部投诸在那些人身上。 午后,尚未到四点钟时,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有些严肃的声音:“你是温衡的家人吧,她出事故了……” 他当时正在通关打游戏,心不在焉的:“什么什么,你说什么?”等到反应过来,脑袋已经是一阵轰鸣,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他朝着那人吼,觉得自己的心肺都在颤动:“他妈的,你丫再说一遍!” 那人被吓了一跳:“呃……她摆摊时,三轮车刹车坏了,撞上了一奔驰。” 言希从没发觉自己的想象力这样丰富,他甚至想到了阿衡骑着何爷爷的三轮车和四轮的高速怪物撞到一起的场景:one car e one car go,two car peng peng,撞阿衡。 脑中跟放电影似的,倒带了许多次。 “哪个医院?” “啊?”那人莫名其妙。 “我他妈的问你阿衡在哪个医院!”他拿着话筒,指尖贴着的地方,是濡湿的汗。 “请您现在到xx派出所一趟,她在这儿。”那人直觉招惹了瘟神,言简意赅,挂了电话,抹冷汗。 言希冲到派出所时,他的姑娘正蹲在墙角,白净的脸上蹭得都是灰,看到他过来,几乎一瞬间就委屈了,然后微笑着内疚地看着他。 走过来一个大檐帽,是个年轻的小民警。“你就是言希吧,这姑娘让我通知你来的。她的三轮儿把一位男士停的车给撞了。”听声音是打电话到家里的那位。 阿衡有些窘迫,觉得着实麻烦了少年:“言希,对不起,对不起呀……” “起来。”他漠视那民警,直接瞪着阿衡,大眼睛几乎占了半张脸。 阿衡有些犹豫,站了起来。 “哪里受伤了?”他看着她,语气平淡,并没有生气。 阿衡笑得山明水净,边摇头边把手臂往身后藏。 “把手伸出来。”言希开口,心头拱着什么,需要细致周到的引导。 她微笑:“只是小伤口,没有关系。” 然后言希看着她,漂亮的大眼睛一直看着她,执拗的、顽固的。 阿衡无奈,叹了气,伸出手。手背上是两道清晰的红肿血痕,而手腕蹭破了皮,瘀肿很明显。 然后,他抬起头,她却对他笑,温和若水。 身后,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走了过来,气势凌人:“你就是这小丫头的家里人?她的破三轮撞了我才买的奔驰,你说怎么办吧!” 阿衡歉疚,一直鞠躬:“叔叔,对不起,刹车坏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那男人怒气冲冲:“说对不起有用吗?刹车坏了算什么理由?刹车坏了就不要出来摆摊!” 阿衡轻轻拉了拉那男人的衣服,小心翼翼开口:“叔叔,您不要生气,我会赔给您的。” 他却甩了阿衡的手,用看到什么恶心肮脏东西的眼神看着阿衡,语气咄咄逼人:“你一个穷摆摊儿的,赔得起吗?我那是百来万买的奔驰,不是你家的破三轮儿!不是我说你们这帮人,穷就算了,普通话都说不好,一点素质都没有,整个b市迟早让你们这帮人搞脏、搞臭!” 阿衡垂了头,不作声。 小民警轻轻咳了几声,心中觉得这话过了。 言希却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吼声震天,白皙的指骨间暴着青筋:“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大奔吗,跟老子在这儿摆什么阔、装什么款!别说是奔驰,我家姑娘就是撞了宝马、劳斯莱斯、宾利、布加迪威龙,就是四辆一块儿撞,看老子赔不赔得起!” 那人被吓住了,说话有些不利索,指着小民警:“警察同志,你看这人这素质,你们管不管……管不管!” 言希脸吼得通红,呼哧呼哧喘粗气:“老子就是这素质,怎么着吧!老子,老子的爹,老子的爷爷都是b市人,我家祖宗八代都是b市人,b市人就这素质,怎么着了吧!你他妈在这儿充什么b市人,老子太爷爷打仗解放b市时,丫的指不定在哪儿啃泥巴呢!” 那人瞠目结舌,没见过人嘴皮子这么厉害。 小民警也吓了一跳,觉得闹大了,走到两人中间,对着言希开口:“哥们儿,你放手,过了哈!” 言希冷笑,手上却攥得更紧:“好好的一个姑娘,就出去摆了个摊儿,转眼受了一身伤,还被你们这么欺负,哪个骂老子过了?老子哪点儿过了!” 眼见那人被言希卡领带卡得喘不过气,小民警急了,拿着警棍指着言希:“你丫放手,快点儿!” 言希拽了小民警的警棍扔到地上,轻蔑地看着他,嗓门高了八度:“今天丫的不跟我姑娘赔礼道歉,老子还就不放了!” 小民警也恼了:“你想袭警不是?” “老子还就袭警了,你爱咋咋地!”言希扭头,扫了阿衡一眼,就扫一眼灰色大衣,眼眶却莫名其妙地红了,“我家姑娘不受这窝囊气,受不起这委屈!” 阿衡急了:“言希,你放手呀,放手!” 言希沉默了几秒钟,认真凝视着他的姑娘,温柔而别扭。 “言希,我不委屈,一点儿也不委屈。”阿衡看着言希的眼睛,小声地,怔忡着,鼻子难受得不得了。 啪,啪。饱满的泪水一瞬间不听使唤地掉了下来。 言希愣了,松了手,他走到阿衡的面前,一把把她揽进怀里。然后,阿衡头埋在少年怀中,像个孩子一般边哭边抽噎,放肆了,放纵了。 少年却只是手指笨拙地蹭去她的泪,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轻轻取笑她:“既然不委屈,你又哭什么?” 阿衡继续啪啪地掉泪珠子,吸鼻子,囔囔的鼻音:“不知道,本来不委屈的呀,看了你,就委屈了。” 谁知道呢,本来不委屈的呀,偏偏看到了你。 “我还委屈呢。我的绿毛怪为了你又挂了!”言希笑,容颜好看得翻天覆地,眼眶却红得更加厉害。 多么大不了的事,多么坚强的你我,却轻易地被彼此打败。 在闲暇时,他总是不断地思考着。 这十年,磕磕碰碰的不在少数,他和她,即使不在一起,彼此也依旧会按着自己理解的真意积极地活着。甚至偶尔庆幸着,因为不在一起,所以天大的委屈,也不会被打败。 于是,一直鲜活地活在自己生命中的那个爱穿灰衣的黑发黑眸的姑娘,是一根温柔的刺,在眼底,拔不出来。偶尔因为她的委屈,触动了那根刺,自己会同样地红了眼眶。上天知道,有些东西明明不是触动得了他的,可是,因为是她的委屈,才会那样无条件、简单地变成了他的委屈。 就像流感的传染,由她传染给他,她隐忍微笑着,他却因为眼中的刺痛,无法不把这委屈搅个天翻地覆。只有加倍地向别人讨回来,静止了,停息了,让她慌着哄他忘却了所有的不快乐,仿似才是终止的真正模样。 而后,那刺像触角,悄无声息地缩回去,晴明了他的眼睛,方才罢休。 雨过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