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0 假面下面的假面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40 假面下面的假面

“早知道就让思莞来了。”阿衡笑着对言希说。 莽撞如斯,两个人在派出所哭了个昏天暗地、飞沙走石,这会儿回到家想起来,实在丢脸。 言希翻白眼:“你怎么不给那小民警温思莞的电话?那样本少的绿毛怪也不会死无全尸了!” 阿衡尴尬:“一不小心忘了。” 那会儿,大奔咄咄逼人,小民警绿衣晃眼,问电话号码,她也不曾想,张嘴就是言希的手机号码。 于是,阿衡想了想,认真找了个理由,叹气:“唉,言希,我只是觉得当时自己需要被认领……” 即使打电话给思莞,他依旧会把自己转交给言希。这样太麻烦,所以,何必兜一个大圈。 言希则是眯眼:“这个理由,好,好得很!”随即,咣咣,上了楼,摔门。 啪! 阿衡无奈,这家伙脾气越来越坏了。 未过两秒钟,毛巾小灰同志被扔了出来,阿衡吓了一跳,飞扑,接住。 毛巾小狗已经鼻涕眼泪齐飞。不就在美人房间里睡了会儿傍晚觉吗,这又怎么了…… 言美人声音远远传来:“管好你的狗!” 阿衡微笑,温和地拍了拍小狗毛茸茸的小脑袋:“我怎么管你才好?” 笨蛋,他明明不喜欢你…… 思尔如思莞所愿,考进了西林。 思莞升了三年级,学生会的工作顺理成章停了,为了七月的独木桥努力。 mary不以为然:“思莞的话,不用担心吧?”年级前五,再加上全国优秀三好学生的加分,上什么学校还不是由着他挑? 辛达夷昂头:“你丫懂什么,我兄弟准备给温家捧个高考状元!” mary琢磨着什么,不咸不淡地调侃:“我不见得懂什么,可是,你兄弟温思莞在想什么,你也不见得比我清楚多少。” 辛达夷扫了眼前面清秀削薄的背影:“他能想什么,还不是发愁怎么和言美人儿上一个学校。” mary看辛达夷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怪:“你……知道什么?” 辛达夷理所当然:“他们俩一直在一个学校,上大学,又怎么会例外?” mary黑线:“这是什么逻辑!” “我们仨再加上陆流,哦,你不认识陆流,反正就是一神仙,对,我们四个虽然从小一块儿长大,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思莞对言希更亲。上初中那会儿,我和言希考上的是七中,他和陆流考上了一中,结果小丫一声不吭,背着书包就转到了七中,那叫一个牛气。后来好像还被温伯伯狠狠揍了一顿,嘿嘿……”少年啰啰唆唆。 mary笑得妖邪横生:“狒狒,你别是吃醋了吧?这话说得酸的,童年可悲呀,没人气的……” 辛达夷呸:“死人妖,我犯得着醋吗?要醋也是温思莞醋!” “这话怎么说?”mary眼中精光乍泄,下意识地指尖点了凤眼。 “陆流没去维也纳之前,和言希就差连体了。虽然都是做人兄弟发小的,但别说我不算什么,话难听些,思莞当时在那俩人面前,也就一小透明!”辛达夷嘀咕。 mary同情地瞅着辛达夷。 辛达夷直哆嗦:“我靠,人妖,你丫管管自己成不,别满脸母性光芒地看着老子!” mary笑得无辜:“没办法,一出故事讲下来,你最可怜嘛!” “倒!老子哪里可怜了?哪里可怜了?你丫说说说说说!” “辛达夷,你又张牙舞爪地干什么,站起来说说,第三题选什么!”人称地中海的英语老师怒了。 咳咳,孩子们,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辛达夷傻眼了。什么定语主语宾语表语,有that没which有which没逗号的,晃了傻孩子一脑门子汗。 肉丝坐得风情万种,嘴角弯得幸灾乐祸。 阿衡轻咳,手弯成c的形状,放在耳上。 “c!”辛达夷挺胸脯,有底气了。 “whythe third choice?”地中海教书教了半辈子,也是个刁钻的角儿。 辛达夷吞吞吐吐:“because……嗯because,里面说,啥啥flying啥啥when啥啥嗯my嗯……” 地中海咬牙切齿:“repeat!why?” 辛达夷泪奔。阿衡没说…… 秋色越来越深了,也不过几日的工夫,树叶已经凋零了个彻底。 阿衡闲暇的时候一直在跟着电视学织东西。 她扭头问那个少年:“思莞和mary想要围巾,达夷要一副手套。言希你呢,你想要什么?” 言希掰手指,一二三……四,有些沮丧:“老子什么都不要。” “这样啊。”阿衡垂头笑着,声音软软的。 傍晚的时候,天色有些阴沉,未及夜间,风已经把树影摇曳成了支离破碎的模样。少时,倾泻起暴雨。一场秋雨一场寒。 阿衡、言希楼上楼下地关窗户,阿衡刚走到洗手间,忽然一片黑暗,停电了。她望向窗口,除了阴森的树影,四周没有一丝亮光,应该是电缆被风刮断了。这个点儿,天气这么差,就是抢修,也麻烦得很。 “阿衡。”言希摸索着下了楼。 阿衡揉揉眼,渐渐习惯了黑暗,楼梯口,赫然是道瘦削的身影。 “阿衡,你过来。”他的嗓音微滞。 阿衡走过去,轻轻触碰,是外套略带粗糙的亚麻的质感。 他反手把她的手握在手心,本来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指隙也像填了和风,柔软安定下来。少年笑,在黑暗中扮了个鬼脸。 阿衡无奈,小声说:“言希,我不害怕的呀。” 所以,不用费心吓我。 “我害怕行不行?”言希翻白眼,脑袋探向窗外,“女儿,如此良辰美景,咱们出去觅食吧。” 阿衡瞥了一眼厨房:“我的小米粥,刚煮好……” 言希流口水,装作没听到:“女儿,我知道西小街新开了一家火锅店,据说很好吃。” 阿衡继续:“咳,我刚刚炒好的青菜……” 言希抖抖耳朵:“还有东寺门门前,鲁老头的牛肉面馆开了分店。” 阿衡佯怒:“呀,知道了,总是这么任性。” 言希摊手,笑得狡黠。 俩孩子翻箱倒柜摸索出了雨衣,马虎地披上了就往外冲。 “你们这是去哪儿?”远处,有些刺眼的车灯。 那车缓行,停靠在离他们最近的树旁。定睛看来,黑暗中那轮廓竟是思莞。 “停电了,吃点儿饭。”言希瞅了两眼车,“哟,温少,又把你爷爷的公车拿来私用了?” 阿衡看了车,果真是李秘书常用的那辆,笑了笑。 思莞抬头,双手轻轻搭在方向盘上,语气温醇听不出情绪:“到哪儿?我开车送你们去吧。” 言希摇头笑骂:“你丫无照驾驶,老子还想多活几年。” 思莞也不强求,淡笑,温和地望了二人一眼,踩了油门。 阿衡撩了撩雨衣的帽子目送车离去,这才发现副驾上竟还坐着一个人,身影像个女孩子,却又不似思尔。微微的自来卷发,俨然是……许久之前见过的林弯弯。 她心念一动,想起什么,看了言希一眼,他的神色却并无变化。 他们想着要找辆出租车,但雨太大,路上车辆极少。寻觅了一路,眼见着快到东寺门,也就作罢,只当饭前散步。 “阿衡,东寺门门前有一个小店,做的面具很精致,一会儿吃完饭,咱们买几个带回家玩。”言希兴致勃勃,指着不远处。 东寺起先只是小佛堂,始建于清康熙时期,据传是当时还是四皇子的雍正帝主持修建的,用作家中内眷供佛上香。始建成时,四皇子题名“四凉斋”。众人问哪四凉,皇子云:“痴、愚、惰、散,此四者,败坏心术,理应凉之。” 言希闹着要来,是为了家传了百年秘方的鲁家牛肉面店。尽管是雨天,鲁家老店的生意依旧是爆满,而且不少是外乡口音,大抵是来京旅游的,凑巧听了面店的盛名,来尝尝鲜。 阿衡他们身旁的这桌便是如此,一帮年轻人,热热闹闹,普通话说得轻且快,多半来自江南一带。 牛肉面算是非常好吃了,阿衡咬了晶莹的面,又细细品了汤,微微皱眉:“言希,这个面,中药放得太多了。” “所以,叫滋补牛肉面来着,你看招牌。”言希呼哧呼哧,不以为然。 阿衡摇头:“中药入味滋补是极好的,但是,量忌多忌杂。如果是做面,勾汤头,少量参叶、杏仁、丁香、陈皮炒香,配着菌菇山药调味就行了,药性温和,虽然不见得有什么高明的药效,但至少不伤脾胃。这牛肉汤为了吊鲜,加了红豆蔻和春砂仁,红豆蔻散寒,春砂仁暖胃,二者都属热性,放在一起入味本来就应该谨慎,这汤里却过了量……” 言希小白,瞪大水灵灵的眼睛:“红豆蔻,春砂仁,毛?” 邻桌的一行人却不知何时停了喧闹,安静起来。不多时,一个人笑了,捣捣身旁穿着白毛衣的少年:“飞白,这可把你比下去了。看见没,人外有人,下次别在师妹们面前这么傲了,要把她们吓坏了,回头顾院长又骂你人小不长进。” 一帮女孩子挤眉弄眼起来。 被唤作飞白的那个少年倒也奇怪,穿着针织的白毛衣,纤尘不染,像是有洁癖。他的嗓音极是冷清低沉,语句虽是南音的轻飘,却字字带着傲气,像极雪山上的坚冰,锐气逼人:“普通人都懂几分的医理,还要拿来跟我比个高低吗?” 言希小声:“阿衡,他们说什么?”言希学过一阵子江南方言,但是语速过快的就应付不了了。 阿衡淡哂:“没什么。”下意识又喝了一口汤,舌尖隐约品到一丝酸甘,笑了,“言希,这汤又没事了。” 言希泪奔:“衡衡啊,你到底在说什么?为毛老子一个字也听不懂!” 阿衡微笑着解释:“汤里同时煮的还有山楂,凉性,刚巧和了红豆蔻、春砂仁的热毒,对人无害。” 那穿着白毛衣的少年脸色却缓了些,嘴角勾了勾,微微抬了眼皮瞟了阿衡一眼。 言希嘁:“本来,面店大招牌写的就是‘山楂子大碗牛肉面’!” 嗯?阿衡扭头,果真如此,烫金的八个大字。呵呵,脸红,笑眯眯地转移话题:“言希,唉唉,你又吃得满嘴都是油……” 言希扑哧一笑,有了纵容,伸出晶莹的食指轻轻蹭了蹭阿衡的嘴角,微凉的指温:“笨孩子,你又好到哪里去?” 阿衡赧然,一顿饭吃下来,她倒成了不省心的那个。 东寺门前有个惯例,到了夜晚九点钟,街道两旁要掌红灯笼,听说是民国以前就一直沿袭着的,算是特色。如果不是雨夜,倒有几分江南灯会的感觉。 言希拉着阿衡,轻车熟路,走向对街。卖工艺品的小铺子也有些年头,别出心裁地,未用人工雕琢的地板,而是铺了满地的青砖。 走了进去,果然如言希所说,挂在四壁的都是些做工极其精致的假面。一副副,在红绸包裹的灯笼下,闪着漂亮神气的光泽。 阿衡刚刚取下一个丑陋的但做工极其精致的刀疤脸海盗,言希已经饶有兴致地朝众多画着美人的假面奔去。 刚巧,两层墙壁之间隔着许多层白色貂皮,上面挂着的大多是满族饰品,小匕首、耳环、手镯,满满当当,把人影隔了个绰约。 阿衡戴上了海盗脸面具,又一层肌肤,柔软而真实。想起什么,微笑着望向言希的方向。 模糊的身影,好像咫尺因着那几重相隔遥远起来。 浅咖啡色外套,浅色的笔直的灰色裤子,少有的低调的颜色,可惜到了脚上,却变成了红色的帆布鞋。鞋的四周,是慢慢洇深的一摊水渍,缓缓地渗入了泥土。让人有着错觉和矛盾的搭配,却奇异地带了美感。 她凝视着那个背影,那样专注、温柔的眼光,安静死寂至无害。左手轻轻放在胸口,却发现,它的跳动已经接近疯狂绝望。 阿衡微微叹气。 如果不是戴着假面,这样的目光,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困扰。只有她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有多么的……见不得人。 “杜卿卿,你玩够了没?别闹了!”略带恼怒的清冷嗓音,有人摘掉了她的面具。 对面那人,穿着白色毛衣,看到阿衡,愣了。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阿衡微微一笑,拿过他手中的面具,轻轻重新戴上。 她微笑颔首,转身离去,却不知道,一场命运又悄悄开始。 她从未曾在意过这个意外,只是走到了言希面前,好笑地猜想着言希会不会也会像其他人一样猜错。 他却笑了,指抚着海盗面具上的长疤:“阿衡,这个,做得很逼真。” 隔着面具,那样的指温,却温暖得让人窒息。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最后的十秒钟。 她看着他,微笑,山水徐徐涂抹。 最后一眼,眼中的什么被打落,连天的雾霭拨散得平静无波。 他轻轻拿掉她的面具,依旧的黑发明眸,这样……真好看。 然后,她还是他熟悉的阿衡。 不会失控的阿衡。 万能的阿衡。 温和的阿衡。 永远……只会是他心中想的那个模样的阿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