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3 红颜一怒只为君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43 红颜一怒只为君

阿衡回到b市时,已经过了初八。 温父让她先回家住几天,她想了想,摇头,像极了孩童手中的拨浪鼓。他揉揉她的头发,笑了:“终归还是小孩子。” 阿衡吸吸鼻子:“爸爸,你看,家里还是比南方冷。”这样呵呵笑着装傻,不想追问父亲的言下之意。 到家两三日,阿衡一直忙着做家务。一个假期都在外面,家中的灰尘早已积了一层。 给爷爷拜了晚年,正经地磕了几个头,把老人逗乐了,口袋丰裕不少。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噢,是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尤其你家的宝还是聚宝盆的等级。 阿衡揣着压岁钱同爷爷说了这话,老人笑骂:“蕴宜,看看,这孩子皮的,你是管还是不管!” 母亲也是笑,佯怒要打她,结果手招呼到了脸上,却只轻轻落下,不痛不痒,小小的宠溺,让阿衡莫名高兴了许久。 等了几日,言希并没有打电话回来,归期不定。 正月十二,她记得再清楚不过,平生没有不喜过什么,心境亦不偏激,可自那一日起,这辈子,却是独独对十二这个数字,深恶痛绝到了极点。 她接到一封快递,地址是b市09-68号,电子字迹,端端正正。 依旧来自维也纳。 封皮上,发件人是“言希”。 阿衡笑,想着这大爷估计又有了什么新的发现。打开了,却是一个粉色的硬皮相册,是言希最喜爱的颜色,淡到极端,明艳温柔。虽与以往的单张相片不同,倒也还算是他的风格。 她曾经以为,自己只要细心照顾了言希走过的每一段情节,留意了那些生命中因着一些罪恶而残留在他生命中的蛛丝马迹,就算结局无法预测,也是足以抵御那些让他寒心的本源的。 所以,她不断地告诉他,言希呀,这个世界没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知道吗? 这个世界,她生活了这么久,经历过自认为的一些困难重重的挫折,有时候虽然很想哭,但是,从未放弃过对人性本善的执着坚持。于是,每每在伤心难过之后,遇到一些美好的人,就在心中洗却对另一些人的敌意,自然会认为,这个世界是可以平凡生活、心存温暖的世界。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言希? 所以,在害怕痛苦时,总是觉得事情还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总是想着,言希如果再理智一些,再成熟一些该有多好。 一直地,抱着这样的念想…… 可是,当她翻开相册时,每一张,每一幕,却是让她恨不得,将这个世界粉碎个彻底。 被一群男人压在身下的言希;下身满是鲜血的言希;空洞地睁大眼睛的言希;嘴角还残留着笑的言希;连眼泪都流不出的言希;面容还很稚气的言希;只有十五岁的言希…… 真相,这就是真相! 她赤红了双眼,全身冰寒到了极点,第一次知道,绝望是这样的感觉。 痛得无可救药,却没有一丝伤口。 言希,言希…… 她念着他的名字,眼睛痛得火烧一般,捂了眼,手指抠着相册,殷红的,要渗了血,却终究,伏在地板上,痛哭起来。 言希…… 在之后,言希意识不清的时候,阿衡常常拉着他的手,对他笑:“言希,你怎么这么笨,就真的把自己弄丢了呢?” 维也纳,有那么遥远吗? 一切像是被人精心算计好的,收到相册之后,紧接着,就接到电话。海外长途,近乎失控的思莞的声音:“阿衡,快去机场,快去机场看看!” 她手中攥着那刺眼的粉红相册,嗓音喑哑到了极端:“发生什么事了?” 思莞一阵沉默,对面却传来了辛达夷的声音:“我靠!温思莞,你他妈抖什么……”窸窸窣窣的抢话筒的声音,而后,话筒中传来了辛达夷清晰的声音,“阿衡,你好好听着。言希之前收到快递公司的回单,突然发了疯一样,跑了。我们在维也纳找了将近一天,却不见人,现在怀疑他可能回国了,你现在赶紧立刻去机场!” 阿衡的眼睛又痛了,听见电流缓缓划过的声音,啪啪,小小的火花,盛大的凄凉熄灭。 挂电话时,辛达夷骂骂咧咧的,像是愤恨到了极点,但却声音遥远,已经听不清楚。 那一句,只有那一句。 “他妈的老,别让老子抓住把柄!” 紧接着,便是一阵忙音。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是那个女人吗? 阿衡深吸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不能难过,不能哭,不能软弱,温衡,你他妈的现在统统都不许! 她在等待。站在机场,整整八个小时,一步未动。 人来人往,每一个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再远。 她睁大了眼睛,微笑着,微笑着才好,如若看到言希,要说一句:欢迎回家。再小心翼翼地把他珍藏起来,放在家中,有多少坏人,她来帮他打走。如果想要退缩,不愿意面对,那么,在他还愿意允许她的存在的时候,这个世界,可以只有他们两个。 言希,这样,可以吗?不因为你没日没夜打游戏而骂你不好好吃饭;不因为你只吃排骨只喝巧克力牛奶而埋怨你挑食;不因为你总教我说脏话而拿枕头砸你…… 言希,这样,可以吗? 终于,零点的钟声还是响起。所有的维也纳航班全部归来,却没有带回她的男孩。 四周一片死寂。 低了头,光滑的淡青色大理石,连零落在地的白色的登机牌也清楚的寂寞。 回到家,已经凌晨。 打开门的瞬间,屋内依旧干净整洁,可是,似乎什么改变了。原本散落在地上的相册被放回了桌面。 干净、温柔的粉色,世间最恶毒的诅咒,却被放回了桌面,安静地合上了。 “言希!”她神情动了动,心跳得厉害,大喊起来。声音早已哑得不像样子,在浮动的空气中,异常的残破。 一室的寂静。 言希回来过…… 她知晓了他存在的痕迹,触到了他曾呼吸的空气,却更加悲伤。 这样的离去,这样的再一次失去,远比在机场的期待破灭更加难以忍受。 因为,她知道,如果是言希,再一次离去,不会,再归来。 他说他很快回来,他说要她在家里等着他,他说阿衡呀,回到家,第一眼,想看到你…… 她冲出客厅走到门口,冬日的冷风寒气刺骨。风中,被她每天擦拭了好几遍的门牌,那个可以带他回家的门牌,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从砾石中狠命抠出后残存的斑斑血迹。 红得骇人。 他……把家带走了,却留下了她。 电话再一次响起。 “阿衡,言希回去了吗?” 阿衡想了想,眼神变得冷漠:“嗯,回来了,已经睡着了。” “他……没事吧?”思莞有些犹豫。 阿衡眼中泛了血丝,轻问:“他能出什么事?” 思莞嘘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林阿姨已经订了明天的飞机票。” “哦,这样呀。辛达夷在你身边吗?”阿衡微笑,素日温柔的眸子却没有一丝笑意。 “在。”他把话筒递了出去。 “阿衡。美人儿没事吧?”对方,是爽朗憨直的嗓音。 “达夷,你听我说,现在挂了这个电话,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最好是电话亭,把电话重新打过来。”阿衡吸了一口气,压低嗓音,“一定,要没有旁人,任何人都不可以,知道吗?” 他回得简单防备:“嗯。” 阿衡怔怔地望着时钟,已经接近凌晨三点。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来电显示,陌生的号码。 “阿衡,你说实话,到底言希回去了吗?”对方,是辛达夷。 阿衡缓缓开口,不答反问:“达夷,现在我只相信你一个人。告诉我,两年前,发生了什么。” 她再冷静不过,连钟表秒针走动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辛达夷沉默,过了许久,才开口:“言希两年前,在陆流离开的第二天,被言爷爷关在了家里,整整半年,未见天日。” “言爷爷不许任何人探望他,对外面只说是生了场大病。”达夷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可是,哪有那么巧?言希从小到大,除了感冒,根本没生过其他的病。在送陆流离开的前一天,他还答应和我一起参加运动会接力赛。” 忽而,少年有些落寞:“我缠了他很久,连哥都喊了,他才答应的。” 阿衡咬了唇,问得艰难:“达夷,你的意思是,言希生病,跟陆流有关?” 他的声音几乎哽咽:“阿衡,言希不是生病啊,他当时根本疯了,谁也不认得了!我偷偷跑去看过他,他却把自己埋在被单中,眼神呆滞,怎么喊,都不理我。当时,我几乎以为他再也回不来…… “阿衡,他疯了,你明白疯了是什么意思吗?就是无论你是他的谁,你曾经和他一起玩耍多久,是他多么亲的人,都不再有任何意义。” 清晨,她打通了一个人的电话,许久未联系,却算得上朋友。 “阿衡,稀罕呀,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对方笑了。 阿衡微笑,问他:“虎霸哥,如果叫齐你手下的弟兄逛遍b市,需要多久?” 对方,正是和言希他们不打不相识的虎霸。大家空闲时经常一起喝酒,彼此惺惺相惜,算是君子之交。 “大概要三四天吧。”虎霸粗略计算了下。 阿衡再问:“如果情况紧急呢?” 虎霸皱眉:“至少两天。” 阿衡又问:“再快一些呢?” 虎霸沉默,揣测阿衡的意图。 阿衡淡笑,语气温和:“虎霸哥,如果我请你和手下的兄弟帮一个忙,一日之内走遍b城。他日,只要有用得到温衡的地方,就算是犯法判刑,做妹妹的也帮你办成。不知道这事成不成?” 虎霸吓了一跳,他极少见阿衡如此说话:“阿衡,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就是了,兄弟能帮的一定帮。” 阿衡指节泛白,嘴唇干裂,几乎渗了血,却依旧微笑:“言希失踪了。” 阿衡一直等待着,安静地等待着。 门铃响起的时候,是傍晚六点钟。阿衡和达夷通过电话,他们是五点钟的时候,到达的b市。 这么着急吗?阿衡握紧拳头,恨意一瞬间涌上心头。 她打开门,暗花涌动,梅香甘和。 果然是……她。 “林阿姨,您怎么来了?”阿衡微笑,眉眼山明水净。 “哦,来看看小希。当时这孩子说跑就跑了,没事吧?”林若梅笑容温柔,声音却有一丝急切,探向客厅,“小希,言希!” 阿衡不动声色:“您这么急做什么?”她泡好了顶尖的碧螺春,笑若春风,递过紫瓷杯,满室生香。 林若梅接过茶,眯眼,也笑:“小希没回来,是不是?” 阿衡低头望着清水中茶叶沉沉浮浮:“这不,正合您的意吗?” 林若梅挑眉:“你这孩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衡摇摇头,叹气:“不对,我说错了。您的本意是言希在看到那些照片之后,立刻疯了才好,是不是?” “你说什么照片?什么疯了?你这孩子,怎么净说些阿姨听不懂的话?”林若梅笑。 “您记性这么差吗?就是您假借言希的名字寄给我的那本相册,粉色的、硬皮的。”阿衡描述,笑眯眯的。 林若梅盯着阿衡看了半天,眼神慢慢地由柔和变得森冷:“是我小看你了吗,温衡?看到那么恶心的东西你还能这么冷静,可真不容易。对言希,我只是说了那些照片的存在,他就受不了了呢。” 阿衡敛了笑,垂首:“两年前,你指使了四个男人,在陆流出国的当天,强奸了只有十五岁的言希,是不是?” 四个男人,她亲眼,从照片中一一分辨出来。 林若梅冷笑:“那个小妖精,不是最喜欢勾引男人吗,被男人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阿衡左手抓住右臂,毛衣之下,皮肤痛得彻底:“当天晚上,你让陈秘书拍了照片。威胁言希,如果把这件事说出去,就把这些照片寄给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比如说,陆流。” 所以,每次言希看到陈秘书,才那么痛苦。 她把照片寄到家中,只是为了确保言希能够看到。如果在不惹怒陆流的情况下,让言希心理防线自动崩溃,自然是最好。 林若梅的表情变得深恶痛绝:“这个狐狸精,想毁了我儿子,没那么容易。在他害我儿子之前,我要先毁了他!只是没想到,当年他疯了之后,还能清醒过来。” 阿衡抬头,眸色漆黑无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实,应该是陆流一直喜欢着言希吧,林阿姨?” 林若梅猛地站起身,眼神阴毒:“你胡说什么,我儿子才不会喜欢那种连爹娘都不要的小贱种!” 阿衡也起身,整壶紫砂壶的热水从林若梅的头上浇下,淡淡开口:“林若梅,你说,强奸罪主犯会坐几年牢?你说,如果言希的爷爷知道了,你会坐几年牢?” 林若梅尖叫,落汤鸡一般,不复之前的优雅高贵:“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单凭那些照片吗?” 阿衡从口袋中拿出录音笔,慢条斯理地开口:“有物证当然不够,加上口供呢,够不够?” 林若梅的面容彻底狰狞:“你这个小贱人!和言希一样的贱种!” 阿衡伸手,狠狠地扇了眼前的女人一巴掌:“林若梅,我敬你三分是因为你年纪大,不要以为别人都怕了你!如果你再骂言希一个字,在送你上法院之前,我不介意因为‘一时激愤,在你抢夺证据并实施暴力的情况下,正当防卫’,捅你一刀!” 她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看着林若梅,目光愈加冰冷。 林若梅神色有些惊恐:“你……你怎么敢!” 阿衡笑,眸中血丝更重:“我怎么不敢?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要说是一个林若梅,就是一百个、一千个,能换我言希平安喜乐,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你似乎不怎么清楚,站在我和言希背后的是谁,而你口口声声骂着的贱种,又是谁的孙子孙女!” 林若梅却忽然平复了情绪,笑得和蔼至极:“如果我说,我还没把言家放在眼里呢?” “拜你所赐,言希失踪了。如果他少一根头发,我就拔光你所有的头发;如果他受冻挨饿了,我就让你十倍百倍地受冻挨饿;如果他疯了,我便照之前你的手段,让你也疯一次,怎么样?” “那我们不妨试试。”茶水从林若梅的发上滴落,那张脸孔上的笑容也慢慢变得更诡异,“看来,事情变得更加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