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4 须何当作迟伤痛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44 须何当作迟伤痛

阿衡知道辛达夷秉性纯良,肯定瞒不过思莞,也就在家静静等待思莞的质问。 今天,在找到言希之前,这事没个终了,肯定是不行了。 陆家是温、言、辛三家的世交,陆爷爷也是个军功显赫的人。但八十年代初,他便急流勇退,自己敛了锋芒,让儿子转战商场。后来二十年生意做大,一小半功在商才,一大半却是陆老的面子。各方照拂,一路绿灯,生意自然有了做大的资本,甚至引起温家眼热。这几年,在温家参股之后,陆氏隐隐有在一些产业独专的势头。 陆老是个精明人,家族的生意从不出面,明面上也是与儿子儿媳分得清清楚楚的。但中国人自古如此,面子做好,便不愁里子。这些年,儿子病逝,陆老便愈加深居简出。可是统共就这一个儿媳,无论如何,是要保下的。 阿衡虽然刚刚压下了林若梅的嚣张气势,但正如林若梅所言,陆家未必就怕了言家。更何况,现在她所能依靠的只有温家。 可是,连她也保不准,依爷爷平素不喜欢言希的样子,又会在言爷爷不在国内的时候,怜惜言希几分…… 阿衡闭了眼,苦笑,再睁开时,已咬了牙。 不要怪她心机深沉,只是,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拉思莞下马了。 她人微言轻说不上话,思莞却不一样,他是家中的独子,又是爷爷的心尖肉……正思忖着,思莞已经铁青着脸,推门进来。 “阿衡,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隐忍着,眸中却带了寒光,“言希现在在哪,报警了吗?” 阿衡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声音有些疲惫,却强打起精神,淡道:“我已经让虎霸哥去找了,听达夷说他手中并没有拿多少钱,所以人应该还在b市。” 思莞却一瞬间怒了,胸口不断起伏:“阿衡,言希平时待你不薄啊!人失踪了整整两天,你却让一些不靠谱的人去找他,你到底想些什么?” 阿衡不语,只是看着他。 思莞看了四周,桌上还泡着一壶茶,见阿衡也是不慌不忙安安静静的样子,便冷哼一声,不怒反笑:“是爷爷给你出的主意?反正言希的死活,都跟你们没有关系。” 阿衡垂头微笑:“言希和你的关系,言希的爷爷和爷爷的关系摆在这儿。这话说得过了。” 她一口一个“言希”,听到思莞耳中却极是讽刺,心下有些替言希悲凉。好歹是捧在手心疼了一年的,平时是凭谁说她一句重话,言希都要撸袖子和人拼命的,现在…… “算了,我知道了,阿希我自己会去找,这件事不麻烦你了……”思莞黯了神色,语气冷漠。 阿衡笑眯眯:“依我看,还是别找了,回来了也是被人残害的命。” 思莞愣了,半晌,苦笑:“温衡呀温衡,以前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的心原来不是肉长的。” 阿衡却站起身,厉了颜色:“我有一句说错吗?温少爷心心念念地要去找兄弟,却只字不提你的兄弟是被谁逼到今天的这步田地!把他找回来,再便宜那些凶手,害他一次吗?” 思莞握紧了拳:“你都知道?” 阿衡冷冷看着他:“你是说哪一件?是林若梅派人侮辱言希,还是把他逼疯?是你明知道主使者是谁却依旧装作不知道,还是按着爷爷的意思和陆家交好?” 思莞的脸色瞬间苍白,半晌才开口,喉中有了隐隐的血意:“我并不确定,林阿姨是害言希的人……她待人一向很好……不会这么对阿希……阿希对我说,他是被人下了药,才被别人……” 阿衡凝眉,知道言希撒了谎,心里却更是隐隐作痛。只是,她神色依旧,未露出分毫不妥,语气平静:“思莞,那你现在知道了,又怎么打算?” 她看着他,温柔的眸色毫不相让。 思莞回望向她,想了想,有些颓然:“温衡,你既然和我姓的是同一个温,你有的苦处我一样也不少。” 阿衡却笑,有些悲怆:“哥哥是别人的哥哥,母亲是别人的母亲,明明在自己家中却如同寄人篱下,想要保护一些人却还要千般算计。这个,思莞也有吗?” 思莞不敢置信,沉默了,有些伤心地喃喃:“我不知道,你会这样想……你姓温,同我们一个姓……” “你说得是,是我失控了,哥哥不要跟我一般见识。”阿衡微笑了,生生压住胸口的疼痛,颔首,“只是,现在,我手中捏着林若梅的把柄,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现在请你帮个忙,他日温衡做了什么,还希望由你从中斡旋,让爷爷睁只眼闭只眼。” 思莞恍惚:“你是要同她……” 阿衡温和地开口:“爷爷如果肯帮忙,就是她死我生;如果不肯,鱼死网破。” 阿衡见到言希的时候,他正坐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看夕阳,戴着那条灰色的向日葵围巾,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样子。 虎霸望着这少年,心中有了疑惑:“阿衡,刚刚寻到他的时候,我同他说话,他却没有任何反应。这是怎么了,和家里生气了,离家出走?” 阿衡却对着虎霸鞠了一躬:“我电话里说的话,依旧算数。虎霸哥以后有什么差遣,阿衡一定办到。” 虎霸诧异,却笑:“你个孩子,乱七八糟地想这么多!老子以后请你帮忙一定不客气。你快去看看言希。” 周围的晖色正是明媚,那个少年坐在阶下,手中握着什么,眼睛望着远处,有些茫然。 “言希。”她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喊他的名字,眼中终究带了笑意。这是这几日,她最像温衡的时候。 他却了无反应,几乎是静止的姿态。 她蹲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他穿的衣服,皱了眉,微笑:“外套不穿就往外跑,冷不冷?”语气像极对着跑出家贪玩的孩子。 她伸手握他的手,言希的指尖冰凉。 他缓缓移了目光,空洞的大眼睛在她脸上停滞了几秒钟,又缓缓移开,短暂的注意力。 阿衡僵了眉眼,微微提高了音量:“言希!” 他的指动了动,左手握着的东西似乎又紧了些。 思莞、达夷赶到了。一帮人七手八脚地把言希抬上车。 阿衡凝望他,他的眼睛却茫然地望着天空。 那颜色,蓝得很好看。 达夷坐在车里,眼圈都红了,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话:“两年前,他就是这个样子。” 思莞的脸很是阴郁,握住言希的右手,默不作声。 这个样子…… 言希坐在那里,皮肤白皙,眼睛黝黑清澈,却没了平时的尖锐。只是很安静,像极高档商店里放在橱窗中的大娃娃。 阿衡看着车的走向,问思莞:“去哪里?” 思莞回答得简洁:“医院。” 阿衡低了头,目光正好停留在言希的左手上。纤细修长的指节,弯曲的姿势,紧紧握着什么,隐约,是铁质发亮的东西。 阿衡想起什么,撞在心口上,疼得半天缓不过气。 b市天武综合医院,以治愈精神方面的疾病而闻名遐迩的医院。 阿衡、辛达夷被思莞堵在了医院外,他说:“不要进来,这里……你们不习惯。”他却是已经习惯了的,轻轻牵了言希的手,一步一步,离他们远去。 辛达夷怅然,收回目光,看到阿衡眼中的骇人血丝,玩笑:“阿衡,你是不是半夜做坏事了,眼睛这么红?” 阿衡揉揉眼睛,微笑:“是呀,做坏事了,想了两天一夜终于想出了办法,怎么折腾你。” 达夷揉了乱发,笑得不似平日明快:“你说。” 阿衡温和地开口:“你明天赶个早市,帮言希买排骨,怎么样?” 达夷粗哑着嗓子:“就这样?” “还要怎么样?对你这种爱睡懒觉的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惩罚了。” 这少年眼眶却又红了,右手有些粗鲁地抹了眼睛,开口:“温衡你他妈不必如此安慰我。做兄弟的做到我这个份儿上,什么忙都帮不上,算是言希倒了八辈子血霉!” 阿衡叹气:“达夷,你又没什么错。” 辛达夷哑声:“阿衡,你装什么少年老成?心里比谁都难受,却还要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实在让人讨厌!” 阿衡微笑,垂了眼睛,小声道:“达夷,我有些困,借你的肩膀趴一会儿,成吗?” 达夷无奈,口中说着“你呀你”,却把阿衡的脑袋按到了自己肩上,拍了拍她的头,动作虽然粗鲁,却带了怜惜:“温衡,老子长这么大,还没待见过哪个女人,你是第一个。” 思莞带着言希走出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惨白。 “思莞,言希怎么样?”阿衡问他。 言希站在一旁,眸子只专注在远处一个固定的角落,无声无息。 思莞面无血色,苦笑:“阿衡,我不瞒你,反正……也瞒不住了。两年前,言希第一次发病,用的是心理暗示的疗法,病情反反复复,治了大半年才治好。当时郑医师,就是言希的主治医师,他说言希的病如果犯第二次,要是心理暗示治不好,就极难有治愈的希望了。” “言希到底是什么病?”辛达夷攥住了思莞的衣领,眉眼间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思莞面无表情道:“癔症。” 阿衡想起了以前乌水镇的邻居黄爷爷,因为儿子孙子出了车祸,受不了打击,得的就是癔症。每日里不是哭闹,就是坐在门前,不停念叨着儿子的名字。到最后,上吊自杀,几日后才被邻里发现。 幼时放学经过黄爷爷家,他坐在门前,那目光也是呆滞空洞的。 了无希望。 阿衡沉浸在往事中,心绞得疼痛,一阵难受从胃中翻过。她许久没吃饭,扶着电线杆,吐的都是酸水。 “阿衡!”思莞要去扶她,阿衡却推开他的手。她弯着脊背,因为生理反应眼中积聚了大量的泪水。 思莞皱着眉:“为什么不好好吃饭?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 许久了,她才能站直身。蒙眬的泪眼中,她只看到,言希站在那里,不动不笑。 “这件事,我无可奈何。心中难过惶恐时自然吃不下饭,等到终于振奋了精神,神采充沛时,又觉得吃饭实在是多余。” 她拿袖子蹭了蹭嘴角,微笑着走到言希身旁,手指轻轻掖了围巾,拢到他的下颌,温柔开口:“言希,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言希却歪头看着她,半晌,摊开了手,方方正正的牌子,隐约的痕迹:09-68。 他带了认真,干燥的唇轻轻嚅动,捂住了胸口,单音节,含混的语音。 “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