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2 殷殷切切总劳苦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52 殷殷切切总劳苦

转眼已经是2001年的春节。 言大少痊愈后,阿衡催着他向美国那边报平安。 言希笑嘻嘻的:“报什么,老子这点破事儿,惦记的人海了去了。” 阿衡想想,点头,这倒也是。虽然言希不受自家爷爷待见,可却是言爷爷的心头肉,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爷爷整天担心言希把思莞拐到外太空,言爷爷心底还不定怎么腹诽思莞总是缠着言希不放呢。正所谓,一个萝卜一个坑,咳咳,谁家的娃娃谁家疼。 阿衡笑:“言希,其实你还是很幸福的。” 言希泪汪汪,呱嗒着不知从哪儿扯来的快板:“小姐你且听小人说,我本山中旮旯人。年方四岁那一年,家中有游戏又有钱,生活乐无边。谁知那大姨妈,他蛮横起来不要脸,勾结大人目无天,占我游戏抢我零花钱。我把此状告上幼儿园,爷爷跟我来翻脸,说我不团结,一家人搞分裂,我惨被一棍来打扁。李妈骂我欺骗善民,把我零食全给他,电视后面枕头下,藏了大半年,糖果渣渣不留下,最后我英勇不屈,绝食三天眼饿花!还有那,温家小人温思莞,学习虽好脑子傻,一年三百六十天,步步缠在我身边。他麦芽糖来我小棍,上个茅厕也跟呀。幼儿园中发红花,有他没有我,次次都被爷爷打,爷爷打!小姐为何说,小人很幸福,小人忍辱负重,打落牙齿和血吞哪,和——血——吞!” 阿衡正在喝茶,扑哧一口热水喷了出来,指着言希,“你你你”半天说不出话,本来感冒没好一直鼻塞,结果笑得差点背过去。 言希帮她拍背,顺气,翻白眼:“真没有同情心。” 阿衡笑得眼中泪光乍现,脸色绯红,像极桃花,带着鼻音:“抱歉抱歉,我本来也以为自己会比你想象的有同情心。” 言希大眼睛弯了,睫毛长长密密的,有些无奈,递了感冒药:“女儿,床头故事讲完了,该吃药了。” 阿衡含笑,几片看起来苦苦的褐色药片倒进口中,仰脖吞下,就着言希的手喝水,一气呵成。 言希咋舌:“不苦吗?” 阿衡微笑,低头看着他握着玻璃杯的手,纤长而白皙,甲色是浅淡的粉,看着看着,眸色温柔起来:“不苦。谁会像你,吃药跟上刑一样。” 他得癔症那会儿,吃药时,也是他在前头跑,她在后头追。她拿着一把药片,天天偌大个院子能跑上几圈,就为了逮这厮吃药。 言希盯着阿衡,十分之仰慕。 阿衡笑,有些倦了,靠着床闭上了双眼。模糊中,言希轻轻地帮她盖被,她想起什么,抓住少年的手,强忍着困意,睁开了眼睛:“言希,把你的物理课本拿过来,今天你还没有补习功课。” 言希凶巴巴,瞪大双眼:“呀!补习什么,等你醒了再说。生着病还操这么多心!小小年纪,小心长白头发。丑了,就没人要你了,你就当不成贤妻良母了,知道吗?” 言希自是知道阿衡人生的终极目标——贤妻良母,唯此四字而已。 阿衡忍笑,一本正经:“谁说没人要,昨天隔壁班还有人跟我告白来着。” 隔壁班有一个男生,成绩总是年级第四,总是差阿衡几分。昨天考完试她去领期末成绩单,那人却红着脸塞给她一封信,喷了香水,字迹干净。那人说觉得她长得好看、人温柔、学习好、心仪她许久等,约她明天去电影院看电影。 言希皮笑肉不笑:“你不用等了,明天在家乖乖休息,他不会去电影院的。” 阿衡愣:“嗯?” 虽然当时就婉言拒绝,明天也没打算去,但是言希怎么知道电影院的事的,她可不记得自己说过。 事实上,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某男含羞带怯语无伦次地告白着,阿衡耐心含笑不时瞟一下腕表地听着,缩在不远处墙角鬼鬼祟祟叠罗汉的,还有两只。 一只辛氏姨妈,一只陈氏肉丝,某一人复述,某一人打电话。 “嗯,美人儿我跟你说哈,现在离老子不远处有一个不明生物,威胁你家爱女后天和他一起看电影,不然就要找黑社会做了你。您家姑娘现在吓坏了,正在哭,对对,美人儿,你看着办吧。是你让我监视的,别忘了之前说的全聚德哈。毛?你正打的过来,还拿着菜刀?啊?没这么严重吧,咳咳,那啥,我挂了……” 然后,某两只抱头鼠窜。 阿衡拒绝小男生后离校。小男生遥望着阿衡远去早已看不到的身影,在寒风中垂泪。 再然后,不远处,一把菜刀抡了过来,某美人倾城一笑,斜眼睨之:“这位万年第四公子,看电影还是活着,您选一个吧……” 话说,美人气息不稳,头上还冒着汗,但那容颜,依旧晃花了小男生的眼睛。 好耀眼…… “呃,我可不可以选择和你一起看电影?” “哦,原来这位公子,您不想活了。” 言家每年过年都是不缺烟花的,思莞、阿衡一向是稳重早熟的,在家长面前做做样子,凑个趣。言希、辛达夷却不一样了,自小就淘,玩炮仗玩到大,拈炮、点炮、摆烟花,一腔热情。 思尔依旧冷笑扇凉风:“都多大的人了……” 阿衡严肃补正:“人老心不老。”然后感叹,转眼自己就要过十八岁的生日了,时光果然飞逝,可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爱装嫩? 辛达夷装作没听见,弄了一脸的炮灰,笑容却益发灿烂。 思莞想起什么,皱眉,啃指甲:“我们要不要请陈倦到家里过年,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 思莞一想事,就爱啃手,实在是个幼稚的习惯。不过,颠覆了平时早熟绅士的形象,倒也算可爱。 辛达夷从炮灰中扬起脸,猛咳:“温思莞你他妈是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老子好不容易不用上学、不用面对那死人妖!” 阿衡笑得温柔和善:“前几天你们两个不是还在一起和和睦睦地吃全聚德?” 辛达夷心虚,阿衡八成知道他和人妖跟踪的事了,不过,转念一想,又气愤了:“谁跟他和睦来着,一只烤鸭,我就去了一趟厕所,回来连鸭毛都不剩了。言希个铁公鸡,一毛不拔的,吃他一顿容易吗?” 言希很不屑,辛达夷你他妈可以再无耻一点的。 他拿袖子蹭了脸上的灰,开口:“我有事,先走了。” 思莞皱眉:“这两天就没见你正经在家待过,你去哪儿?” 言希转身扬扬手,懒得回答,潇洒离去。 大家的目光唰唰地移到阿衡身上,阿衡微笑:“不要看我,我跟他不怎么熟的。” 所以,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 众人:“滚!” 阿衡笑,她是没有撒谎的。 言希一到下午,就跑得没影,晚上七八点才回来,一身乱七八糟的香味,瞪着狼的眼睛,用鹰的速度扑向饭桌,不吃得盆干碗净一般不抬头。 她倒是没问他去了哪里,毕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民主的国家,我们是讲民权讲的,咳。 只是,晚上补习功课时,言希一直嘟着嘴抱怨学习的内容怎么比之前多了一倍。 阿衡淡哂,装作没听见。这是小小的惩罚,是他把她归入旁人防备的代价。 终于学完了功课,言希没了骨头,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少年想起什么,眸色有些冰冷厌恶,用手托了下巴,懒散地开口:“阿衡,你帮我掏掏耳朵吧,今天一直痒痒。” 阿衡找着了挖耳勺,踢他起来,他却一副蝉蛹的姿态拱到阿衡身旁,把头枕到她的腿上,露出右耳,闭眼撒娇装死。 阿衡无语,正要帮他掏耳朵,却望着白玉一般透明的耳朵上不明显的一小块嫣红,眯了眼。手蹭了蹭,黏黏的,带着甜香,竟然是唇彩。 阿衡抽动嘴唇,心中起伏,喜忧参半。 喜的是,言希幸好不好男色;忧的是,思莞失恋了还不定怎么折腾呢。 阿衡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思很是复杂,手上的力道没掌握好,言希的耳朵被她捏出一片红印。 言希一痛,睁开眼,看着阿衡的脸色呆呆的,也不知熨帖了心中的哪个角落,不由自主地弯了唇。 阿衡反应过来,不好意思,也呵呵笑了起来:“言希,过几天,就是一月十号了,你准备礼物了吗?” 思尔的生日。 言希看着她,表情有些微妙,摇了摇头:“噢,我这几天正在打工,等领了钱就准备。” 阿衡诧异:“你这几天打工了?家里不是有钱吗?” 言希坐起身,嘟嘴:“家里的钱是家里的,一辈子就过一次十八岁,是大人了。” 阿衡低头不作声。半晌,她笑了笑:“尔尔知道了,一定很高兴的。” 快要过年了,陈倦虽年纪不大,但是独来独往惯了,并没有答应思莞的邀请,只是拉了阿衡陪他一同办年货。 街上熙熙攘攘,难得这一年瑞雪吉祥,是个太平年,家中人人皆好无病无灾。 阿衡心情很好,看着人群,小声问陈倦:“mary,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过年?” 陈倦笑:“除夕时我还要等电话。” 阿衡点头。毕竟陈倦的家人在维也纳,想也知道会打电话。 陈倦眸光潋滟,笑容异常的明媚妖艳:“你别想歪了。我老爸和我老妈在我十岁的时候就离婚了,现在个个家庭美满,娶妻嫁人孩子生了好几个,都能打酱油了,除夕怎么会给我打电话,又不是吃饱撑的。” 阿衡诧异,低了头踢着积雪,并不说话。 那少年却抚了眼角撩起的凤尾,有些难过:“是……那个人。他每年除夕会打电话来问候。” 阿衡微微抬眼,看到少年精致的眉眼中的沮丧和无奈,微笑着拍拍他的肩:“今年,尝试一下不接电话?或许没有他,忘记了,也就过去了呢。” 陈倦笑,瞥她:“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对不对?” 阿衡脚步滞了滞,微微颔首:“嗯。” 陈倦嘀咕“就知道你丫会装”,想起了什么,严肃道:“我以前在维也纳的时候找私家侦探调查过言希。” 阿衡黑线,果然够卑鄙,够坦白。 “孩子,你别是‘85后’吧?” 陈倦不明所以:“昂,我是。” 阿衡腹诽:很好,很好很强大。 “你知道调查报告中,言希他最重视的人是谁吗?” “那个人?”阿衡不假思索。 陈倦幸灾乐祸:“错了错了,温思尔才对。” 阿衡若有所思:“这话也不是没有根据。” 陈倦见她一脸镇定,傻眼:“你不难过?你不郁闷?你不是喜欢……” 阿衡似笑非笑,陈倦乖觉,住了口。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莫毁小僧清誉,善哉善哉。据小僧观察,言施主近日犯桃花,好事将近,你且慎言。” “哈?他看上了别的男人?” 阿衡抽搐:“女人,女人,女人好吧?” 陈倦望着远处,目光有些怪:“嗯,好像是个女人。” 阿衡转身,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不远处,一个少年,穿着亚麻色的蝙蝠衫,系颈的围巾,修长的蓝白色牛仔裤,亚麻色的银扣靴子,黑发大眼,十分俊俏,十分地扎眼。 他的身旁是一个同样穿着欧式风格衣裙的漂亮女生,身材极好,个子很高,几乎和少年持平,笑容十分甜美。 少年微微低了头听那个女生说些什么,目光柔和,不时点点头。他的手中握着一个纸杯,不远处是自动咖啡售卖机。 是言希。 阿衡抬手看了腕表,下午三点钟。不是打工而是约会吗?这么冷的天,穿这么薄,是做的什么幺蛾子? 言希并未发现阿衡和陈倦,三两口喝完了咖啡,转身走向对街。那个女孩跟在身后,面色绯红,看着言希,目光温存闪烁。 陈倦偷看阿衡的脸色,看不出喜怒,只是一直面无表情,眉眼淡去许多。 “咳,我们跟过去看看吧。”陈倦并不拆穿阿衡的心思,只是拉着她,向言希和那女孩的方向走去。 阿衡跟在他的身后,步伐有些不自在,却没有吭声,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走到对街,却不见了两人踪影。 前方,围了许多人看热闹,有大的摄影架,像是拍平面取景的。 前两日刚下过雪,积雪还很厚,想是取雪景的。 陈倦拉着阿衡凑上前,看热闹的有许多,只是隐约地能听到其中一些人的声音。 “三号镜头,准备好,拍侧面。ready?action!” “卡,卡!” “女模走位,亲男模侧脸。” “化妆师过来,男模头发上的冰不够,再加一些。” 乱成一团。 前面一个大妈唏嘘不已:“这不净是折腾人吗,光我在这儿看的这会儿,这孩子就被泼了好几瓶水,长这么好看,大冷天儿的,冻坏了,谁家孩子谁不心疼啊?” 其他人附和:“就是,这帮人也太缺德了,瞅瞅,男孩子冻得嘴唇都发紫了。” 也有人嘲笑:“有什么好心疼的,人挣钱了,乐意!” 前面的声音很杂,阿衡听得直皱眉。 陈倦个子高看得清楚,半晌,讪讪地回头:“阿衡,别是我眼花了吧,怎么瞅着那个满身冰碴子、快没气儿的像是咱家美人儿啊?” 阿衡的头嗡嗡的,挤了进去,却看到冰天雪地的背景中站着一个人,肌肤苍白透明到了极点,连青色的血管几乎都一清二楚。头发、眼睛、衣服、手指全结着冰,淡得没了颜色,像一座冰雕。 黑发明眸,在冰雪中,益发清晰触目。 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他转眼,望见了她,目光定格。 他微微笑了,唇角翘起,带着小娃娃望见阳光的暖意,无声地张开嘴:“阿衡,走,不要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