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3 素指结发不成约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53 素指结发不成约

阿衡愣了,她看到言希的口型,微微颔首,转身,对着陈倦微笑:“mary,咱们走吧。” 陈倦有些迟疑,看了言希一眼,转眼又看阿衡一向温恬的眉眼带了些倦意,也就压下满腹的疑虑,跟着阿衡离开。 “你不管他?”陈倦笑得意味不明,“我还以为,你要像以前一样拉他回去。” 温衡见不得言希受委屈的心思,一直以来,他都比别人清楚。 阿衡淡淡摇头:“不妥当。这是言希自己拿定的主意,别人插手,并不好。” 陈倦无言以对,小声嘟囔:“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阿衡笑:“怎么说?” 陈倦无语:“以前,你要是见言希糟蹋自己,早就上去骂他了。” 阿衡皱眉,思索了半晌。 陈倦笑得很有成就感,觉着言希指不定日后还得请他全聚德:“想明白了?” 阿衡摇头,淡淡开口:“嗯,想明白了。可见,是我以前对言希太失礼了。” 陈倦捏她的脸,哭笑不得:“哟,这哪位大仙儿,附到我们阿衡身上,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阿衡知他促狭,板着小脸,可惜白皙的脸上被陈倦捏出一块红痕,扮不出淡然,有些狼狈。 陈倦知道她为刚才的事赌气,叹声:“依我看,言希是不想让你看到他那副样子,怕你心中不好受,才让你离开的。” 阿衡并不搭话,指了前面的店,笑道:“看,桂发祥到了,你想了许久的十八街麻花。” 陈倦小孩脾气,也没有注意话题的转移,喜滋滋地拉着阿衡到店里挑选。大麻花极香,陈倦看着,都要流口水了。 “阿衡,听说你狗鼻子,闻闻麻花的馅料有什么?”陈倦吃东西有些挑剔,不大偏好咸的东西。 阿衡白了他一眼:“你才狗鼻子,你们全家狗鼻子!” 陈倦囧:“成成成,小的狗鼻子,小的还请温小姐您动下尊鼻。” 阿衡扑哧笑了,吸吸鼻子,用手扇了扇各式新鲜麻花,仔细地闻了闻香气,笑着开口:“什锦的,里面有青梅、姜糖和其他的一些坚果子,不咸不腻的,你应该能吃。” 店员点头:“这姑娘有见识,什锦馅料里,确实是这些。” 她鼻子灵是传开了的,大院里的邻居都知道。 陈倦星星眼,笑得凤眼煞是风情:“阿衡,偶像,噢噢,偶像,我本来以为言希、狒狒是吹的呢。” 旁边的鬈发少女听到“言希”二字,心念一动,不小心把纸食盒打落到了地上。 阿衡听到身旁有响声,转身,对面站着一个鬈发清秀的女孩。 是林弯弯。 “温衡。”那女孩见躲不过去,神色冷淡地打招呼。 阿衡微笑:“林小姐。” 林弯弯一听这称呼,心中羞恼,不知道如何排解,转眼望见陈倦,冷笑道:“怎么不打悲情牌了,言希不是病了吗,你不是床前孝女吗?” 陈倦见她语气不善,低声问阿衡这人是谁。阿衡嚅动嘴唇,低声说出“思莞”二字。 陈倦“哦”,明白了所谓林小姐是哪座大佛,笑得不怀好意。 听到林弯弯的话,阿衡并不恼,表情也没有大的波澜:“言希的病早就好了,怎么林小姐不知道吗?” 林弯弯表情很复杂,有失望,有懊恼,还有几分欣喜:“痊愈了吗,医生怎么说?”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急切,面上难看。 阿衡微笑:“已经痊愈了,林小姐不必担心。” 林弯弯缓了语气,小声地,有些落寞:“好了就好。” 陈倦越听越古怪,这位不是温思莞的前女友,喜欢温思莞喜欢得要死要活的吗?怎么听着好像和言希也有些旧情似的。 阿衡拉着陈倦挑了几盒甜香味道的就要离开,林弯弯却喊住了阿衡:“温衡,你能帮我带句话吗?” “什么?” 林弯弯开了口,声音很清晰,不大,却有些颤抖:“你能不能告诉他,我当年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以为他的病没有好。你不知道,他发病时候的样子……我和思莞在他的门外聊天,本来他还在熟睡,忽然打碎了花瓶……踩着……满脚都是血……看着我……那样子真的很恐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有些语无伦次。 阿衡听糊涂了,陈倦急思,抓住重点,冷笑着问她:“你和思莞说了什么让言希瞪你?你说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地干了什么?” 林弯弯有些慌,但思及她和思莞也没什么好结果,咬牙开口:“思莞问我如果言希喜欢我,我会怎么做。我当时很害怕,因为之前听别人说言希是被人强奸了才变成那个样子的,就问思莞是不是真的。 “后来,言希就走出来了,他看着我,脚上还都是血,然后他的表情很平静,一点也不像生病了。他的声音很清晰,说是真的,说他很喜欢我,一直一直很喜欢。从我以前考试时,把橡皮擦掰成两块,送给他一块的时候就很喜欢我,他问我可不可以试着和他在一起。 “当时我以为他在说疯话,然后他拉住我的衣服,他的手上有许多血,我当时还小,很害怕,就哭着求他放了我。他不说话,看着我,一直看着我,用那种很悲伤的眼神。 “你们没有见过那种眼神,不会明白,那双没有生机的绝望的眼睛有多可怕。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推开,却没有想到,言希从楼梯上跌了下来。当时,我很害怕,我也不知道……” 林弯弯用力地抓了长发,眼中含泪,表情十分痛苦:“我不想的,我只是,我喜欢言希,真的……” 阿衡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情节,言希以前只是轻描淡写,短短几句,甚至还有余力调侃思莞和林弯弯。 他不累吗? 他虽然不嫌自己累,可是阿衡却怀着很复杂的心情看着林弯弯。 这样正视她,不是因为她头发很卷,眼睛弯弯;不是因为她站直身子时脖颈白皙得像一截嫩藕;也不是因为她叫林弯弯。只是,这样的林弯弯是言希喜欢着的林弯弯。 因为喜欢言希,付出了全部力气的温衡,这时才清楚,怎么样的女孩子才是言希可能心动的样子。 竟与她,没有半点相似。 林弯弯蹲下身子,眼泪流了下来,语调有些苦涩:“又过了一个月,言希来上学了,所幸摔伤不严重。只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其实言希根本是清醒的,他当时病已经好了。 “再然后,思莞跟我告白,我知道覆水难收,又害怕言家报复,毕竟我把言希从楼梯上推了下来,害他养了一个月的伤,接下来就是你们知道的,我和思莞交往了。” 陈倦破口大骂:“这位大姐,亏你说得出让我们家美人儿原谅你这话。要是我,把你踢进十八层地狱都嫌轻,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别他妈做白日梦了。” 林弯弯脸唰地变白。 阿衡闭上眼:“林小姐,您的忙我帮不了。”转身,拽着没骂够的肉丝离开。 肉丝怒:“你怎么不让我说?我靠,怪不得言希怕女人,要我,我也怕!他娘的,这年头,女人没一个好东西!” 阿衡睁开眼,似笑非笑。 肉丝目不斜视,义正词严地补充:“除了我妈和温衡同学!” 言希晚上回家,衣服穿的是早上那一套厚行头,阿衡为他准备的,围巾、手套、大衣,一应俱全。 刚刚下了雪,他脱掉大衣,拍了拍上面的雪粒,走到书房才发现阿衡在练字。 坐得很直的这姑娘,眉眼端正,辫子垂到了灰色毛衣上。 他笑了,轻轻走到她面前,发现她一直在写唐诗中的几句话,字倒是大方干净,但是写的过程中似乎思考着什么,字迹有些滞涩。 言希低下身子,右手握住了阿衡的右手。 阿衡的身形震了一下,却没有抬头,只是抿着唇笑,让他带着自己写。 等那白皙的手完成诗中的最后一字,她才抬头,笑了起来:“手怎么这么凉?” 言希也笑,拿起纸,定睛看了一下诗句中的最后三字“倾城色”,轻轻开口:“这个,送给我吧。阿衡,今天的事不要问,再等几天,不用担心。” 她递给他热好的巧克力牛奶,微笑了:“好。” 言希看着牛奶,晃了晃,想起什么,低低笑了出来:“阿衡,我睁大眼睛是不是很吓人?” 那样清纯漂亮的大眼睛,故意瞪得更圆更大,阿衡看他:“嗯,是挺吓人的。”其实,应该是很有气势。别人看到了,会失了魂,不由自主想要一直看下去,所以才会用这样的眼睛多么吓人来掩饰自己的迷失。 言希轻笑,眼睛弯了,垂下头:“原来是真的啊,怪不得呢,以前有人说……嗯……我还不信,今天,很多人也这么说来着。” 阿衡心中一痛。以前,是指林弯弯吗? 言希双手背在后脑勺上,靠着沙发闭上眼,喃喃的,是少年清爽的语调:“嘁,难不成是本少眼睛长得太好看了,地球人都嫉妒我?” 阿衡呵呵笑着:“是啊是啊,我就嫉妒你。长得这么好看,让人很有压力知不知道?” 她垂下眸子,眉眼变得宁静无奈。 她没有骂“言希,你怎么这么自恋?你个自恋狂烦死了”,她第一次,认真地想着这个问题。似乎,想明白了,连他从头到尾都不属于她这个事实,也不至于变得很难接受。 因为,这本只是个,真相。 由天,由地,由那人,却不由她。 一月十号,温母说思尔要过十八岁的生日,因为是成年所以隆重一些,到饭店订了几桌酒席,请了许多朋友。 去年思莞生日时也是这个样子的,想是温家对待儿女的一个惯例。 温母说:“阿衡,你和思尔错开。过几日,才是你的十八岁生日,到时咱再摆几桌。” 阿衡望着她,母亲似乎忘了什么。可是,母亲看着她,表情有些怜惜,有些愧疚,阿衡便笑了,说好。 一月十号,早晨醒来时,阿衡一睁开眼,就看到言希的大眼睛,吓了一大跳,揉眼睛:“你什么时候来的?” 言希哀怨,托下巴,嘟嘴:“女儿,你怎么才醒啊醒啊醒啊,我都等了好长时间,眼都酸了,你看,眼睫毛都眨掉了好几根。” 他伸出食指,晶莹的指腹上果然安静地躺着几根眼睫毛。 阿衡抽搐:“你怎么这么无聊呀,大清早就开始闹腾,烦死了!”顺手把枕头砸在这厮的脸上。 言希眼泪汪汪,像被抛弃的小狗:“思尔早就起床做造型去了。” 阿衡打哈欠:“跟我有关系吗?” 言希嫌弃地看看阿衡还未梳理的黑发:“你至少要梳顺头发吧。” 阿衡刚睡醒,有些迷茫:“什么?” 言希无奈,轻轻拍了拍阿衡的发:“过来,过来,坐这里。”他在镜前拉了一把木椅。 阿衡纳闷,坐上去,问他:“做什么?” 少年拿出梳子,又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漂亮的水晶发卡,含笑:“可能不如美发店好看,但我跟着学了好几天,应该不会难看。” 他反掌,把发卡轻轻合在阿衡手心,软软凉凉的指温,轻轻划过她的手心。 阿衡低头,浅粉色的、亮白色的、淡紫色的,一手的晶莹剔透,她哭笑不得:“喂,言希,你不会是想让我戴这些吧?” 言希唾弃道:“你是女孩子知道吗?是女孩子都喜欢这些!我专门挑的!”然后左手托起阿衡的发,右手轻轻地梳下,浅浅的弧度,缓缓的动作,和他作画时如出一辙的认真。 他低了头,把她的发从中间分开,纤细的指灵活地穿梭着,映着黑发,益发的白皙。从左侧鬓角开始的一绺,细水长流一般,指尖绕了发香,缓缓地编了四股,绾结在发顶,用白水晶发卡固定。而后是另一侧,绾好,与左侧会合。又挑起一绺,重复之前的动作。 小小精致的水晶发卡在发中绰约,映着墨色的发,一个个晶莹饱满,远望,弧线流畅,似一只只漂亮的水晶蝶伏在发间。 阿衡望向镜中,只看到言希的手,指节微弯,在发中流转成好看的角度,一气呵成,像他画的每一幅画,那样倾注了灵魂,有了新的生命节奏。 然后,他容颜如雪,凝注成一方温暖,静立在她的身边。 她无法抑止,眼角潮湿了,心中有些抵御和不平。 他为她梳了发,想必是不忍看她邋遢。可是,他这样心血来潮,对她这样好,让她眷恋了,上瘾了,又该怎么是好? 他呼了一口气,像完成了一件作品,满意而带着审视。 少年笑了:“阿衡,你今天一定要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别让别人拐跑了。” 阿衡诧异,他却不知从哪里取来一个系着缎带的方盒,微笑了:“打开看看吧。” 阿衡解开缎带,微微皱了眉:“言希,你知道的,我并不习惯辛德瑞拉的戏码。” 那是一条白色的镶着水钻的长裙,华彩淡然,明媚不可方物。 言希扯开半边唇角,语带慵懒:“我也不习惯做神仙教母,充其量只是辛德瑞拉的后母,为了自己女儿奔波。” 阿衡眯眼看他,言希却望了挂钟:“到十一点三十五分还有一个小时。” 他嘱咐阿衡换衣服,自己却噔噔下了楼。 长裙的尺寸完全契合,摇曳到脚踝,远远望去,高贵的,带了不可亵渎的意味。阿衡微微笑了,依旧的山明水净。 她下了楼却未见言希,电话铃声刚巧响了,是思莞,问他们什么时候出发。 阿衡张口,身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抢了电话,放在耳畔,声音平淡:“你们先走吧,我和阿衡等会儿打的去。嗯,有别的要紧的事。” 而后,挂了电话。 阿衡抬头,问他:“什么要紧的事?” 少年仔细端详了她,并不回答,拍了阿衡的头,眼睛亮晶晶的:“就知道这裙子适合你,果然是本少的女儿,不错不错。” 阿衡脸色微赧,轻咳,软软糯糯的声音:“我们什么时候走?” 言希从厨房捧出一碗东西,微笑:“你先吃完这个,我们再走。”是一碗面,里面有荷包蛋,有酱色的排骨,晶莹的圆面,长长的。 阿衡问:“你做的?” 言希摇头,黑亮的眼睛乱转:“没有啊,是我刚刚出去买的。你知道,本少从不下厨的,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人见人爱、如花似玉看起来就是极品的面?”他夸着面,唾沫乱飞。 阿衡扑哧笑了,扫到言希的手,上面还有未消退的红痕,心中清楚了几分,含笑咬了一口面,嘴角却抽搐起来:“果然是……极品。” 果然不是常人能享受的极品。 言希眼睛水汪汪的,十分期待的小白的表情:“好吃吗?” 阿衡微笑:“好吃得超乎你我的想象。” 言希咳,为毛怎么听都觉得不是好话:“给我尝尝。” 阿衡摇头,毫无余地:“不行,这是我的面。”然后,埋首在氤氲的雾气中,大汗淋漓,流泪无声。 他笑意温柔,看着她吃面,好像是天大的幸福。 言希,这面真辣,你到底放了多少辣椒,你看你看,我的眼泪都出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抬眼。挂钟,刚刚是十一点三十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