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4 这个地球上有你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54 这个地球上有你

言希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嘴上还一直抱怨着:“我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这少年,穿着白色的西装,线条利落,裁剪大方,本来是十分正规考究的衣服,结果套着耳暖,裹着围巾,抱着手套的模样完全破坏了优雅高贵的形象。 阿衡扫他一眼:“一会儿进去就有暖气,脱掉就好了。” 言希鬼鬼祟祟地朝饭店看了一眼,华丽漂亮的大厅中并未见到相熟的同龄人,也就放了心。 开玩笑,这样子要让大院里的那帮臭小子看到了,还不笑掉大牙。 阿衡平时相熟的虽然只有言希和辛达夷,但事实上,称得上认识并且见面会打招呼的并不在少数,有许多家世和温家相当的,但越过言家的不算多。 这帮人,大多是男孩子,言希同他们的关系虽然不如和思莞、辛达夷铁,但也是能说得上话的朋友。那会儿,言希生病的时候,来探望的就不少。 言希边放围巾边往厅中走,胳膊上挽着围巾却未见窘迫,和阿衡边走边说笑,气势隐隐显露出来。 开宴的第七层是这家酒楼最考究的vip区,分为南厅和北厅,平时订上一席都要提前三天。 温家预订的时候,语气慎之又慎,说是阳历一月十日和阴历二十八要开两次筵。酒店经理想起温家子弟成年的旧例,知道温家两位小姐都到了年龄,心领神会,从邀请函到拟定菜单,无一不用心。 侍应带着阿衡、言希上电梯,正好碰上拿着请柬的院子中的孙家,相请不如偶遇,乘了同一趟电梯。 孙伯母看着言希,笑了:“小希,带着你家小媳妇儿一起来了?” 阿衡大窘。她都不知道流言从何而来,反正大院子的人是认定她和言希是一对了。 平素,各家伯母老人高兴了,开个玩笑扯个闲,绕到言家温家,便绘声绘色地说到当年的婚约,说是温家女儿刚生下来,性别一定,这婚约也就定了。 后来出了那一茬子事,本是不知言家属意哪个姑娘的,但是后来阿衡住到言家,可见是选中温衡了。于是大家心领神会,调侃调侃俩孩子。 言小少脸皮厚且不说,小姑娘好玩儿,总要脸红的,一脸红长辈们就笑得更欢实。 阿衡伤脑筋,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家中也无人提及,为什么个个都像是明白人,就她一人糊涂一般。 言希却“嗯”了一声,老神在在。 孙家伯父担心言希生病时耽误学业,细细问了他学习的进度。言希见大人不逗他和阿衡,松了一口气,认真恭谨地回答。 孙家少爷孙鹏和言希同龄,自幼就聪颖,但是贪玩淘气一些,和思莞一样考上了一个相当好的大学。他和辛达夷关系很不错,但和言希不对盘。 说起来也早了,俩大少结梁子,还是因为思尔。 思尔那会儿,是院子里唯一的小姑娘,嘴甜,长得还好看,各家大妈大婶当成宝一样。孙小少连同一帮男孩子也稀罕,抓住软绵绵的小姑娘就揪人小辫子。一揪,不得了了,思尔哭得惊天动地的。 孙小少傻眼了,还没反应过来,言小少小脚丫子就踹了过来,骑在孙小少身上,捶了起来。 孙小少从小也是凤凰一只,哪里受得了委屈,两人打成一团。后来,各挨了家中一顿板子,悲伤逆流成海。 孙小少委屈呀,老子毛都没干,为什么要挨打;言小少也委屈呀,老子是看见思尔受欺负才打孙鹏的,爷爷你为毛打我的头! 再然后,俩人见面就没有不打架的时候。这两年年纪渐大,动手动脚不好看,转成暗战斗口水,一见面不互相吐槽挖苦几句彼此都睡不好觉。 孙鹏看着言希在自家老爹面前装乖,就冷笑了,转眼扫见阿衡,正抿着嘴对他笑,温柔得像股子水。心想这姑娘今天也不知怎的,收拾得这么好看,傻了眼,看着请帖,低声凑到言希耳边调侃:“我说言少,今天到底是你媳妇儿生日,还是你小姨子啊?” 言希对着孙伯父笑得恭敬,抬脚,却暗中使劲地踩了孙鹏,弯了半边嘴唇:“你说呢?” 语毕,电梯门打开,言希微笑颔首,牵着阿衡的手走出,留下有些迟疑的孙家。 “爸,咱们是去北厅,还是南厅?” 孙鹏手中握着两张请柬,两张都是酒店发出的。一张是酒店奢华考究的风格,不对人,席位印的是北厅。 但另一张要特别一些,像是专门设计的,淡紫色的,渐次晕深至金黄色,镶了雪色的缎带,线条简约大方带着灵气,但是席位却在南厅。 孙父也有些奇怪:“应该是发重了,去哪个不一样?” 孙母细心,指着淡紫色带缎带的请柬:“这张上面有签名。” 雪色缎带不起眼的角落,果然印着一排英文字母:m-y-h-e-n-g。 myheng。 孙鹏凑过去,琢磨着念了半天,反应过来,笑得意味不明:“爸,咱们去南厅吧。我还从没见那家伙花这么多心思过,总要卖他一个面子。” 思尔跟着母亲、思莞在北厅前迎客,穿着淡粉色的衣裙,裙摆是一朵粉绢漾起的花,绾了发,化了淡妆,额心别出心裁地点了粉色的花,映得眉眼极是高贵漂亮。客人来了,看到思尔赞不绝口,没有不夸一声貌美知礼的。 温母心中颇是高兴,但想起阿衡,又有些不自在:“思莞,给阿衡、小希打电话了吗,他们怎么还没到?” 思莞也张望着熙熙攘攘的客人:“应该快到了。” 这厢,招呼客人的大堂经理却突然有些慌张地跑了过来,小声对思莞耳语,说了些什么。 思莞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你说什么?什么叫南厅被别的人订了?” 大堂经理十分为难:“我本来以为您家和那位是一起的,所以把南厅的席位设计交给了他,却没想到那位说,他和温家关系虽好,这个宴,却不是同宴。” 思莞脸色铁青。 西装革履的经理觑了思莞一眼,急出了满脑门汗,赶紧解释:“我刚刚已经和那位说了是温家先订的席位,可那位却坚决不同意让出南厅。” 思莞吸了一口气,淡淡开口:“你说的那位,听着像是和我们家有交情的,到底是谁,这么大面子,连张经理您也不敢得罪?” 张经理心中哀号起来,他知道思莞语中敲打的意思,觉得他是不把温家放在眼里。他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得罪温家,只是,那位他也得罪不起呀。 张经理苦笑:“温少,不是我不尽心,只是这事儿……” 思莞有些不耐了:“到底是谁?” 他的话音刚落,言希带着阿衡走了过来。 两人都是正装礼服。阿衡一身打扮站在言希身旁,温柔淡然,墨发中藏着的水晶蝶若隐若现,面容干净白皙,比平日多了许多的娇美。 旁人注视着两人,竟隐约觉得移不开目光。 思莞勉强微笑,对着言希开口:“怎么才来?” 温母不知席位发生了问题,拉着阿衡的手,笑道:“就等你们两个了,南厅、北厅差不多都齐了。” 温母的话倒点醒了思莞,他笑了:“张经理,我倒是想把南厅让给你说的那位。可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的客人都齐了,你们酒店总没有把客人往外撵的习惯吧?” 张经理为难地看了言希一眼,言希似笑非笑:“不妨碍,请的客人都一样。” 思莞的脸僵了:“言希,你说什么?” 言希眯眼:“听不懂吗?我说不妨碍,温家请的客人和我请的客人是一样的。”他这么多天挨冻受气挣的钱,可不是白挣的。 阿衡看着两人,觉得气氛不对,有些纳闷。但是看了思莞的脸色,就没有开口。 思莞走到言希身侧,一指之距,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咬牙开口:“你想什么呢!” 言希却笑了:“我想,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阿衡都十八岁了。我第一次见她,她还那么小、那么傻,说着‘可巧,言希和言爷爷一个姓’。” 转身,看了阿衡一眼,笑得眼弯弯的,敲碎了尖锐,满是温柔怜惜。 阿衡不好意思,也对他笑,呆呆的。 思莞有些恼怒:“你就这么沉不住气吗,非要和尔尔争今天?本来已经准备了,过两天,阴历二十八,就给阿衡过生日的。” 言希的目光变冷了,看着他:“温思莞,你们家明明知道,一月十号才是阿衡的生日,而思尔的生日,恐怕连温伯母都不清楚!” 思莞皱眉,努力压制情绪:“正是因为尔尔过惯了一月十日,阿衡也过惯了阴历二十八,所以,妈妈才这么安排的。毕竟改变了,尔尔和阿衡都会不习惯的。” 言希冷笑:“温思莞,你明明知道一先一后,在外人眼中,意味着什么,非要老子点明白你妈和你的那点心思吗?” 温思尔过生日,是堂堂正正日子确凿的一月十日上午十一点三十五分;阿衡过生日,却是不确定阳历不确定时间的农历二十八。在温家,谁是正牌小姐,谁更受宠,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思莞有些难堪,沉默起来。 言希不怒反笑,淡淡逼问:“明明可以选择两个一起过,为什么只顾及思尔的感受,却忘了阿衡?” 思莞的眉头越皱越紧:“言希,你说话非要这么偏激吗?我们只是考虑到阿衡可能更习惯阴历二十八过生日。” 言希大笑,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习惯兴许是因为心灰了。但是,温思莞,如果我告诉你,阿衡一点也不喜欢在阴历二十八那一天过生日,一切只是你们在自以为是呢? “别忘了,十八年前的阴历十二月二十八,是阿衡被你们抛弃的日子!” 言希握着阿衡的手带她走到南厅,大厅的正中央摆着一个三层的极大的蛋糕。阿衡看着看着,笑了。 “言希,你看这个蛋糕,好漂亮呀。”她带着羡慕,小声地开了口,“我从来没有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吃过蛋糕。” 忽而想起什么,她吸了吸鼻子,戳言希:“喂,言希,过两天我过生日的时候你会送我礼物吧?你不送的话我会伤心的,真的。” 他刚刚给了思尔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看着价值不菲。 言希愣了,看着她,笑着点点头。 阿衡也笑:“别买别的了,给我一个蛋糕吧,我想在属于自己的生日里吃蛋糕。” 这个生日,虽然是她的生日,却不是可以由她支配的生日。 言希听出她的话外音,攥着阿衡的手加紧了力气,死死的。 忽而,他笑了,狡黠的眼神:“我给你买蛋糕,你吃不完怎么办?” 阿衡撇嘴:“吃不完我兜着走。” 言希看着快和一人等高的大蛋糕,心情很愉悦:“我估计,你要兜着走了。” 开胃菜上齐了要开席了,大家看着蛋糕都笑了,对着司仪起哄:“快把寿星请过来切蛋糕呀,大家等着唱歌等半天了。” 言希手背抵唇笑开了,拉着阿衡,走到了蛋糕旁。 阿衡吓了一跳:“言希,你干吗?” 言希拿着麦克风,浅笑着开口:“阿衡,生日快乐。” 那样干净的嗓音,清晰的吐字。 阿衡,生日快乐。 下面的宾客都笑了,本都是与言家温家相熟的,知道些两家的因缘,看到一对小儿女,笑闹开了,打趣两人。 阿衡眉眼却有些冷:“言希,我的生日不是今天。” 宾客听到阿衡的话有些尴尬,想了想温母刚才迎客时温思尔一身名贵的打扮,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可又想不出到底哪里奇怪。 知道温家旧情的不是没有,之前看到温母带着思尔出来迎客,而不是亲生女儿,就觉得温家做事有些不厚道了,此时言希上演这一出,为他小媳妇正名,乐得看戏。 言希不以为意,淡笑,耐心重复:“阿衡,生日快乐。” 阿衡有些恼怒,一字一句:“我的生日是阴历十二月二十八,不是今天。” “那一天,是我们阿衡不小心找不到回家的路的日子,不是我们阿衡出生的日子。”言希笑了,轻轻抱住阿衡,双臂却紧紧圈着她,温柔开口,“阿衡呀,生日快乐。” 他要她,堂堂正正在这个世界上生存,骄傲地生存着。 一月十日的十一时三十五分,才是她来到世上存在心跳的第一分钟。 他要她,不必在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屈辱地想象着自己在阴历十二月二十八日,是怎样在凌晨,被抛弃。 那不是一餐顶级的宴席,在这座酒楼同样的第七层,就可以弥补的遗憾。 不是和温思尔相同的待遇,就可以减缓的伤痛。 他只想告诉她,多么感谢,你出生在这个人世。 myheng。 my heng。 我的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