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5 似醉非醉三分醒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55 似醉非醉三分醒

生日快乐呀,阿衡。 他的话语中,带了坚持,让她觉得,逃避是可笑肤浅的。 好似,生命中如果没有这一回火热,把别人和自己一同烧成灰,不淋漓尽致便绝不罢休。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日,即便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不知晓或是无从知晓,难道就会妨碍她把生命延续,悄无声息地给命运树一个丰碑吗? 她把笑容委婉,把生活所谓的大小格调放低。而他,却从容不迫,对待生活永远只剩下两种态度,击败或者击溃,是个尖利锋锐的战士,即使成了小木偶,鼻子长长了,也是对命运的悲壮化。 于是,她和他,常常,不在同一个音调,格格不入。 这样的感觉,忍受到了极点,便是彼此的磨砺和攻击。 当时光走到一个刻度,不是他把她燃成烬,便是,她把他,淡念成冰。 他把蜡烛插在鲜美软滑的奶油上,脱下有些束缚的西装外套,笑着开口:“阿衡,许愿吧。” 滋滋的火花,静默了温和地看着她的观众。 她,数着蜡烛,十八根,小小的焰火,想说些什么,恍惚中,妈妈和思莞来了。 他们那样温柔,是真正的一家人的姿态,他们微笑着说今天是温家女儿的生日,谢谢诸位捧场,就着她的手切开了生日蛋糕。那些人在宴席中唱着生日快乐,高高低低成了韵,皆大欢喜。 他们不愿驳言家的面子让言希不痛快,却未曾在乎,她是否许了愿。他们是不是早就知道,她是陈腔滥调,想要说希望爷爷、爸爸、妈妈、思莞、思尔、衡永远在一起,身体健康,无病无灾。 言希看着他们做戏,语气谦逊,进退得宜,把阿衡有意无意烘托成绝对的主角,谈笑间滴水不漏,是真正的大家教出的贵气风范。 思莞伸出指揉着眉心,一下一下,心中很是抵触:“言希,为什么我现在和你说话,会这么累?” 言希斜眼看他,笑得邪气:“可见你是真累了,在亲妹妹的生日里,不能让宾主尽欢,实在是失礼。更何况我说的那些话,你平时哪一天不听个千百遍?谁家奉承,谁家敌意,谁家婉转,谁家硬派,你不清楚?温思莞,别说笑了。” 思莞声音冷了几分,趁着温老和温母同孙家寒暄,攥住了言希的手腕:“言希,你现在是把我当成敌人了吗?” 言希却笑,握拳,甩开他的桎梏:“思莞,我容你容了多长时间,你不会不清楚吧?” 思莞挑起眉,握过他手腕的指尖,有些冰凉:“所以,你已经忍到极限,为了阿衡,不想再忍了吗?” 言希笑,随意把手插入西裤口袋:“这话错了,思莞,只要你不开口,不越雷池,我能容你一辈子。你是你,我是我,和阿衡没什么相干。” 思莞苦笑,神色淡淡,有些空洞:“言希,你他妈早晚把我逼疯!” 那少年笑容却益发灿烂勃发,像朵荼蘼的向日葵:“思莞,你糊涂的时候,我不糊涂。你爷爷要我背的罪名,我偏偏不背。你要是疯了,那又是我的一大罪。更何况,这么大好的温氏王国,权势名利,唾手可得,你舍得疯?可见,你是把我当成同阿衡一般傻了。” 思莞的指,掠过言希的唇角,讽刺道:“言希,无论何时,只要提起阿衡,你笑得可真是难看。” 言希皮笑肉不笑,微微露出雪白的牙齿:“本少就这么着了。不就是阿衡吗?有了林弯弯、陆流在前,再多一个阿衡,三个把柄是吗?本少容得起。别说今天为阿衡办一次生日宴,就是让老子动用言家的财势,把阿衡宠到天上,摘星星摘月亮,那也是我的事,我乐意!” 思莞咬牙:“你……” 这时,孙鹏、辛达夷却走了过来,俩少年也是西装,只不过一个斯文,一个野气,各有千秋。 辛达夷风风火火,语气有些着急:“你们两个,躲到角落里,说什么呢,找都找不着!” 孙鹏笑,幸灾乐祸:“孟老太爷传旨,命二位速速觐见。” 言希、思莞两人本来还带着对彼此的敌意和防备,一瞬间苦了脸,表情变得扭曲:“啊?!” 孟家是陆家的亲家,家长孟老爷子办事很合上面的心意,因此算是众家升官巴结的对象。当年,陆流的姑母就是嫁给了孟老爷子的独生子。 这个没什么麻烦,麻烦的是,孟老爷子的独苗孙女——孟黎瑁。 这位小姐,名字可谓诗意极了,可是人却不怎么诗意,是个标标准准、彻彻底底被娇惯过头的姑娘,看谁都不顺眼。不是嫌东家的姑娘穿的衣服没品:什么你穿的是某某大师设计的,那位大师不是被批判过时了吗;就是嫌西家的妆化得太浓,不是我想说你,你本来就长得难看,怎么越化越难看了。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典型的外貌主义者。 然后孟老爷子就发愁了,家里宝贝疙瘩这副样子,逮谁看谁都不顺眼,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 再然后,某年某月某日,某宴会,某姑娘眼睛就发亮了:“爷,爷,这个好!” 哪个哪个?老爷子眼睛瞪成了电灯泡,一看,嗬,是温家独孙,这个好,家中独子,以后不用分家产。 老爷子越看越满意,觉得这个当孙女婿确实不错,正想夸孙女好眼力,家里姑娘又冒红心号了起来:“爷,爷,这个更好!” 老爷子被孙女吓得差点心肌梗死,一转眼,却是一个看杀卫玠的绝美少年,哟,家里还不错,言家长孙。 哎,不对不对,他家还有一个小的,将来要分家产的。 于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和孙女讲了其中利弊,孟家姑娘羞答答道:“爷爷,我可不可以,温家食,言家宿,一女二夫?” 孟老抽搐。 自此之后,爷孙俩每次看见温、言二少就要抓在身旁,细问两人家中境况,是否有破产的痕迹,温家小姑是否败家,言家小弟是否懂事。 思莞郁闷,谁是你家小姑? 言希挑眉,我家小弟懂不懂事,干你屁事! 可是,这样的话是消退不了革命的烈火、爱情的热潮的。再加上孟老是长辈,思莞、言希虽然不耐烦,但又不好当面驳老人的面子,忍呀忍得差点内伤。 于是,这会儿听到孟老爷子传旨,两人都脸色大变。 言希哆嗦,问孙鹏:“狸猫来了没?” 狸猫者,黎瑁也。言少苦思冥想的外号。 孙鹏咧嘴,辛达夷点头。 言希抱头:“那啥,我刚刚喝了两杯酒,有点晕,先出去逛逛哈。哎哟哎哟,孙大鸟,你变重影了。” 大鸟者,鹏也。言小少未上学时纠结了三天想起的外号。 孙少冷笑:“好好,你尽管去。反正温衡正被那个大小姐批判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醉酒状的言少立刻振奋,撸袖子,飞奔:“娘的死狸猫,老子跟你拼了!” 辛达夷膜拜:“不愧是宿敌!果然知己知彼!” 思莞叹气,无奈,也跟了过去。 这厢,黎瑁姑娘正嫌弃地看着阿衡:“温衡,看在你是思莞妹妹咱们未来可能做一家人的分上,我本来不想说你,但是你看看你,连个淡妆都不化,相貌不够却不知道后天补,这么好看的洋装穿到你身上倒显得不值钱了。别人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温家教养不好!” 她看到了言希之前对阿衡的亲密,心中不痛快,故意找碴儿。 阿衡微笑不语,温母见她不停数落着女儿,气得脸发白。这又是哪家的教养,让一个女孩儿这样撒泼! 她虽然恼言希自作主张,但阿衡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想着自己也有过错,不忍心责备,便和公公商量了,思尔那边由他主持着,这边,她和思莞把场面圆过去,让言希和阿衡不致心寒。 这边她正拉着女儿陪着一些故交老友说话,却没想到突然蹦出个愣头青,虽然很陌生,但听着这姑娘说话不三不四,此时却是一点容忍的心都没了。 阿衡却一直不说话,慢悠悠的,微笑着,以退为进,只等着妈妈发怒。 这姑娘也够有本事了,连妈妈这么好脾气的,都被她惹恼了。 可惜,温母还没爆发,言希和思莞已经走了过来。 言希脸色有些发红,像是走急了,看了孟家姑娘一眼,平淡打断她的话:“孟黎瑁。” 孟黎瑁本来喋喋不休,转身,羞羞答答,声音瞬间小了几十分贝:“言希,思莞,我爷爷说,让你们陪他聊聊天,喝两杯酒。” 思莞看妈妈脸色不豫,偷笑起来。前些日子,孟爷爷还找爷爷聊过,含蓄地说了孟黎瑁的心意,爷爷本来不答应,但母亲却兴致勃勃,一直想看看孟家姑娘是个什么样。 思莞笑着介绍:“妈,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孟黎瑁,孟爷爷的孙女。” 温母的脸一瞬间变绿了,避重就轻,勉强开口:“你们孟爷爷不是让你们陪他喝酒吗,在a座,过去看看吧。小希酒量差,少喝点。” 言希含笑点头,说着好,和思莞、孟黎瑁一起离开,从头至尾,目光却未在阿衡身上停留一秒。 阿衡面上也没什么波澜,微笑着看他们离去。 温母脸色稍霁,带着阿衡,给各家敬酒。阿衡能喝几杯,虽然彼此并不熟识,说话却很得体,因此宴会的气氛一直很好。 温母却有些不赞同,低声吩咐女儿:“去把你哥喊过来,让他帮你喝点。你还要考大学,喝多了伤神。” 阿衡看了a座,思莞正给一位老人敬酒,言希伏在桌上,看情形似乎有些醉了。 阿衡正要说好,转眼,一杯酒外加生日祝词又来了。 等她喝完,说完客套话,回完礼,转眼,思莞、言希都不见了人影。 阿衡怕他们喝多了乱跑,就出去找人,看了楼梯、走廊,四周都没有见人。 侍应生忙着上菜,问了,都说没看到二人。 阿衡望向窗外,天色有些昏暗。天气预报,下午有一场大雪。 兴许是去了洗手间吐酒?阿衡想着,往七层里头走。 越走越远,越来越安静。 窗外,天色渐暗,大雪将至,远处的热闹喧哗,似乎被厚厚的黑色幕帘隔了两重天。 阿衡有些迟疑。她站在洗手间前,并未听到任何声响。 里面,应该没有人。 阿衡思索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走近一步,明灿灿的吊灯却啪地灭了。 有人摁了开关。 “言希,思莞?”阿衡低声询问,想着是两人在和她恶作剧。 转身,却被拥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黑暗中,站着一个人,身躯模糊,样子模糊,只有一双眼睛,迷迷糊糊的,带着氤氲的桃色和醉态。 他摸索着她的脸庞,一点点的,眉毛、眼睛、鼻子、脸颊,软软的指尖,带着酒气,却冰凉刺骨。 阿衡打了个寒战想要挣脱,却被他抱得更紧。她几乎不能呼吸,只能听到他的心跳声,一下下,缓缓的、有力的。 他开了口,平淡而尖锐的声音:“你是谁?” 阿衡不作声,知道这人喝醉了,没了理性。 他摸到她的长发,轻柔滑过指腹:“女的。” 阿衡哭笑不得。 而后,他埋在她的发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喃喃:“怎么和阿衡的气味一样?” 阿衡抽搐,想说一声:“言希你别闹了,喝醉了就做个乖宝宝,不要胡闹乖乖听话知道吗?” 话没出口,黑暗中,那人擒住她的后颈迫着她抬起了头,低头,急风暴雨,吻了上去。 她傻了,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却辗转着,舌头舔了她的唇,诱惑着,温软的带着香醇的酒气。 阿衡羞恼,不能成言,怕大声喊叫坏了言希的名声,只是死命地推他。 那人舌尖舔过却笑了,眯着眼,低头使劲吮吸起来。 阿衡急得满头大汗。那人的指在她腰间,却越攥越深,固执地骄傲着不放手。 他心中一团火热,有种滚烫的无法排解,渴求着,想要撬开她的齿。他的右手握住了她的黑发,柔软的,像绸缎一般的,却镶嵌着一只只怒放的……蝶。 冰冰凉凉的,水晶。 那是他为阿衡所绾。 他一瞬间松了手,脸色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