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6 一切前因皆是果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56 一切前因皆是果

阿衡知道言希清醒了,又想起依他平时的小孩性格,肯定要纠结个没完,眼神一黯,攥住他惊惶后退时的衬衣袖口,踮脚,又将唇覆上。 言希全身都僵硬了,腰抵在洗手台上,睁大漂亮的眸子看着她想要开口,阿衡却横了心,双手攀附在他的颈上,微凉的唇温,吻得更深。 她没有了退路,在彼此唇舌中,推杯换盏,酒意更深。 少年的瞳孔紧缩,眼中是她的影。 阿衡的眸光山明水净,微微掩了眉眼,迅雷不及掩耳地把他使劲推开。在黑暗中,她踉踉跄跄跑到洗手池前,装出极明显的呕声,用手快速抠喉咙,反胃了,一阵呕吐,把刚刚喝的酒吐了出来。 那少年打开了灯,看到阿衡已经吐得昏天暗地,脸色红得发烫,洗手间的酒味,一瞬间变得很重。他上前拍阿衡的背,阿衡却被口中残液呛住,猛烈地咳了起来。 言希把她扶起来,阿衡却软软地瘫在他的怀中,双眼半睁,脸色绯红,醉得什么都不知晓了的样子。 少年拧开水龙头,用手接了水,微微叹气:“阿衡,张张嘴。” 阿衡迷迷糊糊呓语了一声,乖乖张了口,就着他的手吸了水。 “你乖哈,漱完,吐出来。”言希轻轻拍着她,哄着她把水吐了出来,拿干净的纸巾帮她擦了嘴。 阿衡眸中精光乍泄,又垂了头,喃喃嘟囔着醉话。 言希心中五味杂陈,他知道阿衡确实是醉了,否则平时那么冷静的一个人是不会主动亲他的。可是,又觉得自己对阿衡做出这样的事,即使是醉了,也无法原谅。 这是阿衡,不是别人,不是用“酒后乱性”四个字就可以全然概括,不是用一场恋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亲吻。 如果阿衡当时没有醉,知道是他强吻了她,依她的性格,这辈子都会和他有隔阂。 说不定,逮住哪个可以冷淡的机会,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于是,他心中似乎庆幸她是醉了的。 他惴惴不安,只想着自己占了阿衡的便宜,绕了一大圈,却没想到自己也是被阿衡占了便宜的。 “言希,你没事吧,吐酒了吗?”洗手间外,是思莞清晰的嗓音。 “我没事,阿衡喝醉了。”言希把阿衡扶了出来,思莞睁大了眼睛,有些吃惊。 “怎么醉成这个样子?阿衡不是挺能喝的吗?” 言希摇头:“不知道,应该是喝得太多了。我带阿衡先回家,你跟阿姨、爷爷说一声。” 思莞望着窗外:“下雪了,她这样醉着很容易感冒。先把阿衡扶回去休息一会儿,等她醒了再走。呃,她刚刚不是吐了酒吗,散了酒气,很快就能醒。” 窗外,鹅毛般的雪花已经扑天袭来。不过才些许的时间,有什么东西,似乎改变了。 言希心中烦躁却面无表情,平淡点了头,扶阿衡回去。 思莞想要帮忙,言希却不着痕迹地皱了眉,揽着阿衡,走得更快。 思莞微笑,他的眉眼又是平时的温煦绅士模样,似乎不久之前和言希针锋相对的那个人,并不存在。 阿衡闭着眼,有些伤脑筋,到底什么时候醒来时机比较恰当。言希这么瘦,她担心自己的地心引力过大,一不小心把他压回地表。 她又重新回到嘈杂的人群中,筵席的气氛依旧热闹融洽,不睁开眼,依旧清楚。 言希把她交给了妈妈,妈妈握着她的手,手心很暖很暖。她絮叨着:“阿衡怎么醉成这个样子,早知道这孩子逞能就不让她喝了。不过思莞你也是,只顾着和孟老喝酒连妹妹都不知道帮衬着。” 思莞哭笑不得:“妈,不是你吩咐让我好好陪孟老的,妹妹醉了怎么全怪我?” 温母也恼:“我怎么就生了你们这两个死心眼的,让你去陪酒你还真从头陪到尾啊!阿衡也是,一杯接着一杯,谁让喝都傻着脸去喝。” 阿衡听着听着,笑了,撒娇似的揽住了母亲的脖子,把头抵在她的颈间:“妈妈妈妈妈妈……” 温母心疼了:“看把孩子喝的。阿衡,是不是胃里难受,跟妈妈说,妈妈帮你揉揉。” 阿衡笑,眼角几乎泛了泪:“妈妈,我可难受可难受了,你抱抱我,我就不难受了。” 温母愣了,胸口疼得厉害,像是有人把她的心剜走了,又还了回来,伤痕却永远无法痊愈。 她笑了,那笑容真温柔、真好看:“好,妈妈抱,妈妈抱抱我的小阿衡。”一瞬间,女儿似乎变得很小很小,没有她的呵护就无法生存的羸弱。 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这么残忍。 同一席的孙家伯母却羡慕了:“蕴宜,你真是好福气,家里有个姑娘就是贴心。” 温母却红了眼眶,声音有些难过:“我的阿衡很好,可我待她却不够好。” 孙家伯母愣了,半晌,才笑:“这是哪里的话,一家人又有谁待谁好不好的说法,你当母亲的,主意拿正了,对孩子们不偏不倚就够了。” 温母想了想,心中越发惭愧,看着女儿,目光又怜惜了几分。 侍应生端了一杯醒酒茶,温母喂女儿喝了,阿衡就坡下驴,发挥了醒酒茶的神效,“醒了酒”。 孙家伯母爱笑,望着不远处和自家儿子打闹、整个筵席分寸都拿捏得极好的言希,表情暧昧地看着阿衡:“蕴宜,你还愁什么,儿子这么好,女婿又这么优秀,就等着享福了。” 阿衡红了脸,想起了言希刚才的荒唐,嘴唇发麻。 同桌的还有一个是跟孟家交好的夫人,摇摇头,得意地开口:“蕴宜,我看你还是让阿衡少和言希来往,孟家的姑娘看上他了。孟老爷子一向对孙女百依百顺,肯定答应,你们家别到时候面子上弄得不好看。” 温母连同孙母脸色都不豫了,听听这话,好像别人都怕了他老孟家似的。 温家孙家是一个院子里的邻居,本来关系就好,孙母又有些看不惯这些人巴结孟家的嘴脸,淡哂道:“这话就不中听了。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之分不是,小希和阿衡从小就定了亲,那孟姑娘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再说了,言老和温老是什么关系,和孟老又是什么关系,谁亲谁远还指不定呢!” 言老和温老是一辈子铁铮铮换帖的亲兄弟,孟老是文职出身,平时一股子酸气,俩将军都看不上眼。 那位夫人知道孙母说的是实话,讪讪地岔了话题。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n个女人电视剧。尤其,当这一群女人都是有学识、有见识的,这个戏,就更有深度以及广度了。 阿衡听得津津有味,想起父亲带她下茶馆子的时候,一些说快板相声的隔壁城先生。 本来大家明讽暗骂各家丈夫政敌家眷杀人完全不见血,语言高雅情节跌宕起伏相当和谐的宴会,却突然冒出了一个不和谐的因素。 孟黎瑁孟姑娘是也。 阿衡纳闷,这姑娘,怎么跟背后灵似的,说飘就飘出来了。 她指着阿衡,情绪激动,生气地说:“温衡,你和言希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大家都说你们俩有奸情?” 阿衡一口水喷了出去,姑娘,“奸情”是这么用的吗? 当然,所谓大家,就是指唯恐天下不乱的以孙鹏为首的无数曾经遭受言希摧残的小少爷们。 孙鹏笑眯眯地拉了纠结在“老子竟然亲了自己的女儿,这个算不算,算不算算不算”这种艰深伦理问题中的言少:“言希,你小老婆正在挑战你大老婆的权威,你是预备维护正室的尊严,还是坚定地抛弃旧爱只爱新欢?” 言希望向远方,立刻吐血,飞踹一脚:“孙大鸟,你他妈就没事儿找事儿吧,老子早晚灭了你。” 孙鹏无奈:“我也不知道为毛,一看到你丫笑,我就浑身难受。” 言希郁闷:“本少什么时候笑了?” 孙鹏双手拧他的脸颊,继续笑眯眯的:“你刚才红着脸,傻笑半天了,当我瞎啊?” 言希吐口水,打掉他的手:“妈的,你丫手怎么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贱!小时候就爱捏老子的脸,丫的有病呀有病呀!” 翻白眼,转身,大步走向阿衡所在的那一桌。 话说,孟家姑娘一脸痛心疾首:“小姑娘,你醒醒吧,你是配不上言希的。虽然思莞和言希是好朋友,但你也不能靠这个去勾引言希呀。你听我说,勾引来的幸福不是真正的幸福。” 阿衡却抿唇微笑着,对孟姑娘开了口:“孟小姐,你渴不渴,说半天了。”慢悠悠地递了杯水。 孟姑娘抱着水咕咚咕咚,抹嘴继续:“你到底听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啊?我说这么半天了,你榆木脑袋啊!” 阿衡笑了:“孟小姐,你很可爱,和言希很像,也很般配。” 阿衡忽然觉得有些冷,身后飘来哀怨的声音:“阿衡,她哪里跟我像……” 转身,歪头,是言希。 阿衡左手掐右手,把脸上瞬间的热烫给掐了下去,呵呵笑了:“喝水时都能发出声音,这个,很像。” 言希做贼心虚,不敢看阿衡,却有些怯意地在桌下握住阿衡的手:“你酒醒了?” 阿衡觉得指间冰凉,是言希偏凉的体温,微微皱了眉,轻轻回握:“刚刚又喝酒了?” 那样温暖、柔软的手。 言希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恋手的癖好,从很久以前,他对阿衡的手就无法抗拒。不会非常漂亮,但手指很长很细,牵手的时候,有些细细的茧子磨砺他的手心,但是,温暖得难以抵御。 众家伯母看到了,似笑非笑的,一脸八卦。阿衡轻咳,拉了长裙袖角的白绢,遮住两人的手。 孟姑娘不淡定了:“温衡,你你你,怎么能非礼言希的手!” 阿衡无语凝噎,火速收手。 众伯母翻白眼:人小夫妻那叫情趣,这孩子到底哪来的二百五! 言希抽搐,对着孟姑娘,皮笑肉不笑:“孟爷爷好像喝高了,狸猫你要不要去看看?” 孟姑娘昂头:“不要,我爷爷让我来找温衡问清楚你和温衡什么关系的,不问清楚我是不会回去的。” 然后,她又想了想,羞答答地说:“你让我走也行,不过,你也要和我牵手。” 言希脸彻底绿了。 阿衡抱头。温妈妈问:“阿衡你干什么?” 阿衡想说妈妈你要对言希的唾沫做好预防措施,话音未起,言少爷已经爆发:“孟狸猫,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呀,要老子牵你的手?你丫还真拿自己当回事,给你三分颜色,准备开染坊了不是!你他妈再这么多废话,信不信老子一脚把你踹到地球对岸让你和非洲土著牵手牵牵牵牵,一次牵个够!” 狸猫怒:“那你为什么牵温衡的手?” 然后,言希吼了一句话,让众家长辈当饭后笑料嘲笑了一辈子:“靠!老子牵自己媳妇儿的手,还要跟你丫商量啊!” 阿衡狂扁某人。 言希泪流满面:“媳妇儿,啊不,女儿,我不是故意的呀,你原谅我,大家都说你是我媳妇儿,然后我听得多了,一时条件反射就说漏嘴了……” 阿衡继续狂扁。 言希号:“阿衡,我真的没有想过,你相信我!” 阿衡停顿三秒,继续狂扁。 很久以后,那人笑得狡黠天真:“阿衡,你不知道,那一天,我喝醉酒,亲了你。” 阿衡,那是我的初吻呀,不是第一次的初吻,而是,为未来的夫人而珍藏的初吻。 所以,如果你找了别的王子,他没有我好,你该怎么办? 他比我好,那,我……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