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0 何人何时在何方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60 何人何时在何方

z大医学院女生宿舍208寝室如同往常一样热闹。 “然后,凤凰出了国,乌鸦被嫌弃,踹下了枝头。” “然后呢?”五双眼睛,在黑暗中齐刷刷地看着下铺。 “然后,没了。”软软的声音。 “嘁。”五个人又同时缩回脑袋。 “不愧是小六讲的故事,很好很没意思。”某一人打哈欠。 “我还以为乌鸦会彻底抱住梧桐树,死也不被其他凤凰踹下去。三流剧本三流导演三流演员,除了美少年一坨尚可观,其他演员pass。”某一人点评。 “介个好感伤好感伤,乌鸦跟凤凰,好感伤的爱情哟。”某一人捧心。 “楼上的注意,下次别用方言,尤其是天津话装林黛玉。”某一人淡定。 “嘛!天津银儿,不让用天津话,介还让不让银活!”捧心的立刻捶床板,落了楼下淡定的某人一脸的灰。 然后,楼下的开始爬楼,一阵打闹,胳肢胳肢,憋笑,床板快被震塌。 对床上铺,打哈欠的幽幽开口:“我数一二三,你们两个再闹,连床带人一起扔出208。” 对床下铺,点评的嘿嘿坏笑了:“我热烈拥护大姐。” 捧心的僵硬了,淡定的则轻咳:“六儿讲的故事还是不错滴,起码教育我们,跨越种族的爱没有好下场。完毕,小五补充。” 靠近门口的那张床上铺,被称作小五的某人看了看床头的电子表,眼睛亮了:“别吵了,你们讨厌!dj yan的sometime开始了,你们要不要听?” 被称作大姐的那人往毛巾被里缩了缩,懒懒地开口:“你姐一把年纪老胳膊老腿的,早过了追星的年纪,不比你们小孩儿有时间有精力。” 其他人也都打着哈欠翻了身,毫无兴趣。 小五郁卒地戴上耳机,却听到下铺轻轻叩床板的声音,转身,小六双手扒着床板,歪着脑袋,笑呵呵地看着她:“五姐,我也想听。” 小五眉开眼笑:“哎哎,还是我们阿衡知道好歹,还是我们小六可爱,来来,快到五姐的怀抱中来。” 我们一起sometime。 有时候。 b市。 他到cutting diamond的时候,刚好是夜晚十一点。 b市最有名的夜店——切割钻石,准确定位一下,就是只要花得起,就能获得一切快感的地方。金碧辉煌,璀璨靡丽。 他随手把车钥匙扔给了侍应生——像是新来的,面目很清秀,以前没见过。 “先生,您是要停车吗?” 这人不认识他,显然的。 他点了头,大步向前走,右手提着的篮子晃动得很厉害。 “先生,您等等,现在地下车库没有车位了。” 小侍应有些为难。 迎面过来一人,是常见的侍应小周,拿过小侍应手上的红钥匙,挥挥手,喝退了他。 “言少,新来的,不懂事儿,您别见怪。”小周赔礼,躬身,“还放老车位,跟陆少、辛少挨着?” 言希有些不耐烦:“随便。” 小周笑,讨好:“您总算到了,刚刚几位公子都等急了。陆少让我下来接您。” 他点头,把右手中的篮子递给小周,小周接过,篮子中却忽然伸出一个小脑袋,毛茸茸的,像条毛巾。 “哟,好漂亮的狗。言少养的?”小周笑道。 他漫不经心,边走边叮嘱:“它这两天便秘,别喂肉。” 小狗哀怨,呜呜地用小爪子扒篮子,泪眼巴巴的。 他转身,细长的食指轻轻挠了小狗的下颌,似笑非笑:“我不是你娘,这招对我没用。” 小周奉承:“这狗真有灵性,真聪明。买时要花不少钱吧?” “菜市场捡的,不要钱。” 小周的脸僵了一下,随即笑开:“言少真爱开玩笑,这狗一看就名贵得很。” 言希平淡地开口:“小周,你预备转mb了,是不是?” 小周脸上的笑挂不住了:“言少,小的长得丑,干不得那个。” cutting diamond会定期选一批money boy,一般都是一些被生活所迫,加之长相优质的年轻男孩,经过训练,以满足那些想要尝鲜的有钱男人的猎奇心理。 言希淡讽:“这么巧舌玲珑会哄客人开心,用不用我跟你们老板推荐一下?” 小周噤声。 言希坐电梯到了七楼vip区,刚推开门,就见偌大的房间里,四个人坐四边,呼啦啦摸牌扔牌,于是黑线,扭头就走。 辛达夷探头:“哎哎,美人儿你去哪儿?” 孙鹏笑了,拾牌:“回来回来,没想让你打麻将。” 陈倦摸牌,扔出去一张:“言大少,丫学学打麻将,能死不能?” 陆流抬眼,也笑:“他认牌都认不全,怎么学?” 言希走过去,瞪着大眼睛:“我怎么不认牌了?” 陆流也随和,修长的指捏着雀形的方牌,敲了敲桌子:“这是什么?” 言希愣了愣,大骂:“靠,这不是……小鸟吗?陆流你他妈侮辱老子iq!” 一桌四个笑喷了仨。 咳,孩子,虽然它长得像小鸟,也确实是只小鸟,但它真的不叫小鸟叫一条。 孙鹏:“哈哈,言美人儿,快到哥哥这儿来,你真是忒可爱了,我教你。” 言希黑线:“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抬脚,转身就要走。 陆流拽住了他,摁到一旁椅子上,眉眼流转了星光:“至于嘛,兄弟间开个小玩笑。” 言希挥手:“行了行了,就你们几个,有话快说。我做节目快累死了,这会儿只想睡觉。” 辛达夷纳闷:“言希,你这么缺钱吗?哥几个,陆流都没你忙,一会儿电台dj,一会儿t台走秀。” 言希挑眉:“钱多不烧手吧?” mary勾了勾唇:“倒不是这个道理,关键是你言大少,不是最烦人多的地儿吗?” 孙鹏双手摆成塔尖状,一张清俊的脸,笑起来带了三分邪气,暧昧地看着他:“对了言希,前两天,从楚云家里走出的陌生俊俏男人是你吧?报纸上可是写着,身形疑似dj yan。” 言希不咸不淡地开口:“你们都太闲了,吃饱了撑得是不是?” 辛达夷挠头:“楚云,谁啊?” 陈倦拿葡萄扔他:“笨死你算了,连楚云都不知道。就那个王牌美女主播,网络普查,b市男人最想要得到的女人。” 辛达夷恍然:“哦,36d的那个,想起来了。” 陈倦直接拿麻将砸。 辛达夷愤愤:“靠,人妖你他妈疯了是不是?” 陆流抬眼,问言希:“没动真感情吧?” 言希冷笑:“老子就算动真感情也没什么吧?” 陆流淡笑:“本也没什么,只是记者再纠缠下去,怕是连你的身家都抖出来了。楚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比我清楚。” 言希心烦,还没开口,手机就响了,铃声是sunmin的the rose,很是动听,倒是和说话的气氛有些风马牛不相及,显得滑稽。 言希走了出去,接电话。 返回时,他脸色不怎么好看,大眼睛瞥了陆流一眼,皮笑肉不笑:“你什么意思?” 陆流拿起桌上的红酒,晃了晃,淡淡地问他:“什么?” “陆氏秋季的发布会,模特怎么找到我身上了?”言希不耐烦了。 陆流淡笑,面上没有波澜:“我昨天圈了八个人,形象都不怎么符合,董事会有人递上一个建议,说是dj yan不错,让我好好考虑。” 孙鹏凑上去看了眼企划案,若有所思:“优雅、棱角、高傲、魅惑,企划案的四个主题都占了,是不错。” 随即,桃花目含了笑,低头啜了啜红酒,又抬头:“言希,不妨一试。” 陆流醒了新酒,倒入高脚杯,分给众人,又执起酒杯一一轻碰,唇角无笑,目光却含了三分笑意,到言希时,淡淡开口:“我干杯,你随意。” 言希挑眉,仰头咕咚,红色的液体顺着微红的唇流入喉,颈间白皙,映着鲜红,有些刺目。 陆流望着他,目光深邃了,古井微波,瞬间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