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1 云想衣裳花想容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61 云想衣裳花想容

一班班长李小胖和颜悦色:“温衡同学这次考试又退步了,真是可喜可贺,同志们鼓掌。” 哗哗,如潮的掌声。 “这孩子真牛,只一年,硬生生从年级第一滑到年级七十,非我医学院一般人能及也。” “啧啧,这速度,这效率,快赶上‘神三’了。” “嘿嘿,有阿衡,我觉得我这次退步二十名还是可以忍受的嘛。” 众人扇凉风,手搭凉棚作壁上观看戏状。 温衡窘。 小胖站在讲台上,和颜悦色地狞笑:“孩子,还记得我们院怎么分的班吗?” 温衡答:“成绩。” 小胖再问:“咱们是几班?” 再答:“一班。” 小胖龇牙,俩小眼笑成一条缝:“今天出成绩,赵导办公室二、三、四、五、六班那帮兔崽子可都夸我了,说好好的年级第一都被我培养成了年级七十,多人品多功劳,一般人干不出这事儿。” 温衡点头:“是挺不容易的。” 小胖掩面:“靠,你太堕落太无耻太丑陋太残忍了,我都不忍心看了。” 温衡:“全靠班长教得好。” 小胖泪流满面:“我都是变着法儿地教你们怎么欺负细菌宝宝,从切割人肉纤维中获取快感,什么时候教你这个了?” 众人呸。 李小胖你不要脸。 李小胖你很不要脸。 李小胖你绝对不要脸。 李小胖掏耳朵,装作没听见:“好了好了,这次班会到此结束,没考好的抱头唱国歌,考好的下次考不好再说。重点研究观察温衡同学,必要时对其监督谴责,下次在街上卖场、kfc、mc等地看到此人卖笑,拖回来群抽之。” 阿衡泪:“小胖你不能这个样子,你是不知道没饭吃没衣服穿的辛苦,全亚洲有多少儿童挣扎在饥饿线上,我打工都是为了养活自己,班长!” 小胖揪孩子小辫儿:“把你老公卖了吧,顾学长值不少钱呢。” 阿衡淡定,摇头:“不要,麦兜说绝对不出卖自己的鸡,所以,我也不能出卖自己的人。” 门口有人笑着鼓掌。 阿衡扭头,一群白大褂,大五的一帮老孔雀。 所谓老孔雀,就是年过婚龄还小姑独处,跟低龄学妹相处时处处散发风骚气息的男人们。 “阿衡,这话我可得跟飞白好好学学,让他听听。”说话的是顾飞白的好友。 所谓顾飞白,则是她的未婚夫,她父亲连同顾家大家长钦定的。 高三暑假,父亲特地回家,把她带到h城相亲,然后,貌似顾飞白涵养很好,虽然对她很是不耐烦,虽然看见她高挑着眉装没看见,两人还是被父亲以及顾飞白的伯父敲定了婚事。 说起来,阿衡也很头疼,这个顾飞白,其实就是之前满面青春的小白同志,谁晓得两年不见,就长成了这副模样:打着z大天才校草的名号,左手奖杯,右手手术刀,嘴里念着演讲稿,脚下,还不忘漠然地踩过一封封粉红情书。 实在是让阿衡的脑容量cpu难以瞬间接受。 两个人感情一般,比起天天闹分手的好一些,比起天天在宿舍楼前抱着啃的差一些,算是老实本分的类型。但是,由于顾飞白无时无刻不是一张没表情的脸,所以,两人的相处模式,在外人看来,难免有女方过于主动的嫌疑。 “南极不是一天融化的,师妹节哀。”恰有一人坏笑。 “革命尚未成功,小嫂子继续努力。”又有一人附和。 阿衡抽搐:“多谢师哥教诲。” 最后一人拍脑门:“噢,对了,阿衡,飞白今天在实验室跟进张教授,大概晚上十点才能结束。他让我跟你说一声,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阿衡呵呵笑:“好,知道了。” 她晚上七点打工,其实也不怎么有时间见顾飞白,只是两个人习惯了一起吃晚饭,不见时总要和对方说一声,算是恋人间的一种默契。 晚上是在一家面包店打工,一个普通的小店,装潢普通,味道普通,偶尔厨房还会拿出做坏的蛋糕,所以,只有口福不错。 一个小时七块五。 也就是从夜间七点到十点,能挣二十二块五。大概,维持三天饿不死的程度。 爸爸说,阿衡,做个好医生吧。 然后,如果没有经济来源,第一年勉强靠着奖学金活,而今年又确凿没有奖学金还想当医生的情况下,咳,基本是个不容乐观的情况。 想得奖学金,就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就要有充裕的时间;但是害怕饿死,就要出卖时间;可是没了时间就代表学不好;学不好又想在人才比苍蝇还多的z大得奖学金,基本白日做梦。 于是,恶性循环导致了今天的挨批斗。 阿衡看着店里零星入座的客人,闲得想拿苍蝇拍拍蚊子。 店长是个中年阿姨,孩子考上了大学,在家闲着没事儿干,就开起了饼店。因为阿衡和她家孩子年纪相仿,所以多有照顾。 阿衡说:“阿姨我们改革吧,把店面扩充一倍,装上十个八个保温柜,然后请一级饼师,做很多好吃的面包挣很多钱。然后阿姨你每个小时多发我两块钱。” 阿姨羡慕:“年轻孩子,能做梦真好。” 阿衡窘。 快下班的时候有小情侣投诉,说慕斯蛋糕不新鲜,颜色看着不正。 其实呢,这个情况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的。饼屋只有一个孤单单的保温柜,但是最近又坏了,所以基本上每天做的慕斯蛋糕不超过二十块,卖完则罢,卖不完的都进阿衡肚里了。新鲜不新鲜,她最清楚。 阿衡奉命去勘察情况,盯着蛋糕看了半天,颜色是挺别扭,淡黄色的蛋糕上多出杯盖大小的猩红色。 看了小情侣一眼,她呵呵笑:“小姐,您看,是不是您口红的颜色?” 人小姐不乐意了,拍桌子:“我用的是欧莱雅的唇彩,名牌,绝对不掉色!” 那先生讽刺:“算了,跟她讲什么欧莱雅,穿成这样,知道欧莱雅是什么吗?” 阿衡低头,减价时买的白t恤、牛仔裤,还有饼屋阿姨专门做的工作围裙,她回头,笑:“阿姨,他说你做的衣服不好看。” 本来阿姨矜持优雅,不稀得和一般人一般见识,但她最恨别人说她女红厨艺不好,此二人占全两项,焉能不怒火大炙?一阵骂街荤话,把小情侣骂得抱头鼠窜。 然后,其他客人也顺道被吓跑了。 阿姨一甩鬈发,豪气万千:“小温,老娘今天骂得舒服,关门回家。” 阿衡看表,九点半,提前半个小时,欢天喜地。 她在学校门口的烧卖店买了一笼牛肉的和一笼油糖的,顾飞白每次看到这个烧卖店总要从店头盯到店尾,再冷冷地不屑地来一句:“不卫生。” 其实,阿衡想说,他如果不是想吃,完全不必这么麻烦的。 然后,送到实验室,顾飞白的工作大致上已经结束了,看到散着热气的烧卖,又是一句“不卫生”,执着地用高傲冷淡的眼睛盯着袋子看了半天。 阿衡笑。 “吃吧。我问过老板了,馅儿是今天下午才做好的,应该没问题。”阿衡把袋子递给他,然后看了一眼手表,微笑道,“宿舍快熄灯了,我先回去,你也早点回家。” 转身,却被顾飞白拉住了衣角。 “稍等。”顾飞白难得主动,从白大褂口袋中掏出一把糖果,“伸手。” 阿衡乖乖伸出手。 “今天张教授家得了一个小孙女,发的喜糖,我酒精过敏,你拿走吧。”顾飞白淡淡解释,把糖放进她的手心,唇角有了难得的笑意。 阿衡定睛,是酒心糖。她脸有些红,小声开了口:“我会吃完的。” 郑重的,温柔的。 言希戴着耳麦,淡粉色的t恤,手指轻轻指了指耳朵,玻璃门外监听室里心领神会,稍稍调高了声音。 “dj yan,你还在听吗?”耳机里传来怯懦悲伤的女声。 “李小姐,我在听。”言希平静开口,“你说你高考三次失败,父母对你失望透顶,而你本人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想要跳楼,是吗?” “对。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说,dj yan似乎一切都很顺心,在电视上曾经看过你的访谈,年轻、俊美、才思敏捷,恐怕不会了解我的痛苦。高考只是而已,更加让我不安的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透明,看着四周,总有一种错觉,全世界都看不到我,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活着已经悲伤到无法言喻,连勇气都荡然无存了吗?”言希轻轻问她。 “是。”那女子颤抖着开口。 “那就跳下去吧。”少年垂头,平淡开口。 旁边的导播急了,直跳脚,一直对着言希打手势。 言希抬头,把指放在唇间,微微笑了,示意他安静。 电话另一侧,那女子凄然开口:“连dj yan也认为我这样的人是孬种、渣滓、社会的负累,是吗?” “走或者留,活着或者死亡,都只是你选择的一种方式,我无权干涉。” 少年声调平缓,却在言语间带了冷漠:“或许,从高层跳下,你才能感觉到自己对全世界的恨意得到昭彰,才能使灵魂得到救赎。你的父亲母亲才应该是世界上最应当遭到谴责的人,他们生下了你,却不能在你高考失败之后一如既往无私地爱着你,只是想着怎样逼死你,然后年纪老迈、膝下凄凉心中才舒服,是不是?” 对方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你凭什么说他们爱我?!你凭什么说我死了他们会晚景凄凉?!他们看着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我根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宁愿自己从楼上摔下,活不得死不去,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言希笑了:“对,然后他们会继续养你一辈子。” 那女子愣了,许久,哽咽了:“你凭什么这么说,到底凭什么?” 言希平淡开口:“凭你觉得全世界看不到你。” “为什么?” “如果,不是曾经在他们那里得到巨大的爱,如果不曾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又怎么会在遭到挫折后如此伤心?” “可是,没有用的,他们不会再相信我,不会再爱我。”那女子手掌撑着面孔,低声哭泣。 “林小姐,你觉得,一直爱着你如此艰难吗?”言希轻轻揉着眉心,低笑,“为什么不能相信他们?或者,觉得这爱太过艰辛,实在无法忍受,那不如选择一个无懈可击的契机,去一个无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再来审视,这份爱究竟是弥足珍贵,还是画蛇添足?” 那女子终究号啕大哭,雨过天晴。她说:“dj yan,我想要好好继续爱我的爸爸妈妈,我想要继续。” 言希愣了,继而微笑,锐利的眼神温柔起来。 他说:“你很勇敢,很了不起。” 节目终于结束,言希抱着杯子狂喝水,抬眼,却看到窗外有人轻轻叩着他面前的玻璃。 是陆流。 他笑了:“言希,你真能忽悠人,爱不爱的,你又懂多少。” 言希摊手:“我倒是想劝着她体验一把跳楼的滋味,让她下辈子都不敢再提这两个字,关键电台不干,他扣我工资,这事儿就麻烦了。” 陆流穿着淡蓝色的休闲装,少了平常的练达早慧,面容倒是呈现出少年的清爽干净。 他说:“走,言希,我请你吃饭。昨天和客户谈生意,到一家法国餐厅,那家排骨味道不错。” 言希说:“你等我。” 然后他飞速窜到隔壁办公室,夸着幕后工作人员,唾沫乱飞:“哎,姐姐,姐姐你今天可漂亮了,今天气色真好,我们小灰没有烦你吧,它可坏了,要是欺负你了我帮你拍它哈。” 一帮ol被哄得眉开眼笑:“没有没有,小灰真的好乖,没有烦我们。”把狗篮子递给他,又附带了几包酱肉干。 陆流笑:“言希你真行,把办公室当成你家混,狗也专门找了美女保姆,放家里不行吗?我记得你对狗毛过敏,什么时候爱狗了?” 言希说:“我在塑造爱狗的新好男人形象,这狗只是个道具,你没看出来?” 小灰委屈,呜咽。 言希大眼睛瞪着它,小毛巾又缩回了篮子。 吃饭的时候,言希狼吞虎咽地沾了一嘴酱汁,看得陆流频笑:“言希,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个模样,我走了四年也没见你改。” 言希吐出骨头扔给小灰,皮笑肉不笑:“陆流,这个排骨实在不怎么样,你的品位真的下降不少。” 陆流垂头浅咬了一口,肉香在舌尖化开,于是笑了:“言希,并没有什么不妥。” 言希挑眉:“酱味太浓,肉太生,薄荷叶串了味,盘子太小。” 陆流淡淡扫他一眼:“是你平时吃的排骨太廉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