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6 忽远忽近的洒脱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66 忽远忽近的洒脱

z大。 寝室,小四问了:“阿衡,你男朋友要是外遇了,你准备怎么办?” 阿衡说:“飞白是好孩子,不会外遇。” 小四笑:“拜托,你别搞笑成不成,就顾学长那张脸,倒贴的多着呢。前天校花还打听他分没分,你这点姿色,可真自信。” 阿衡:“那好吧,我装作不知道然后捉奸在床,抓住他们咬两口,学景涛大叔咆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天哪,有没有人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大姐无影翻白眼:“就你这点儿出息,看见顾飞白那小媳妇样,还捉奸在床,不好心帮人把门带上就不错了。” 阿衡:“大姐你别诅咒我,好恐怖的呀。” 这厢寝室小五哀号:“阿衡,我不活了,咱们家男人和楚云真谈了!她娘的,36d真这么好吗?我多爱你啊,自从你代言月月舒我就没用过别的牌子,你怎么说跑就跟别的女人跑了?” 阿衡扭脸:“你怎么知道的,不是说绯闻吗?” 小五跳床,抱着阿衡软软的小身板使劲儿晃:“毛呀!我刚刚从坛子高层那里套到的消息,说俩人已经谈了小半个月了,被跟拍了好几次,次次都拉小手索热吻,墨镜鸭舌帽,酒红法拉利满b市地兜风。呜呜呜,我不活了,那个女人有我爱你吗?” 阿衡说:“你冷静,他们说不定是朋友。” 小五掰孩子小脸:“靠,你拉倒吧,你冷静,你哭什么?” 阿衡拿袖子蹭脸,一看没眼泪,才吼:“谁哭了?我没哭!” 小五继续号:“行行,你有出息,你没哭,我哭了成不成?我的男人哟,你就这么缺母爱吗?找个36d的……” 阿衡说:“你应该祝福他,楚云挺好的,真的,长得漂亮,你看人嘴多小鼻子多挺眼多大啊。好吧,你别瞪我,虽然没他眼大,可是楚云有的他也没有啊。” 小五吧嗒掉眼泪,哀怨:“是,他没36d。” 杜清套上呢子大衣,低头,蹬高跟鞋,问阿衡:“六儿,你们那饼屋叫什么来着?” 阿衡从小五熊抱中挣扎出来,喊广告词:“欣欣西饼屋,一流蛋糕师,给您品质的保证。二姐,你多光顾啊。” 杜清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转身,关了门。 顾飞白有一整天的实验,所以晚饭是阿衡一个人吃的。已经到了十二月份,饶是暖和的南方,气温还是大幅度降了。 听说,b市落雪了;听说,b市很冷很冷;听说,b市人天天躲在家里涮羊肉都没人出门,傻子才大半夜开跑车兜风呢。 于是,那个法拉利敞篷的跑车带着楚云时到底有没有合上顶盖,冻感冒了有人管没? 他说,我答应你,永远不生病。 阿衡扑哧笑,呼出的都是寒冷的气息。吸吸鼻子,小脸埋在毛衣中,走在十字街头。 好吧,我终究还是把话题转向你。 可是,你谁呀你,我都快……记不得了。 所以,滚开。 终于,她还是选择了粗暴狼藉的方式,对待一大段模糊的记忆。 走了一路的寒冬,咒骂怨恨,一段段,全部化作凉风灌进肚子,到了蛋糕店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方好。 蛋糕店前是一个长梯,旧的招牌摇摇欲坠,新的招牌靠在远处的玻璃窗下。她想起阿姨对她说过,以前的招牌太旧了,要换个新的。 她对阿姨说:“阿姨,怎么不换完?旧招牌这么悬着,掉下来能砸死人。” 阿姨说:“我也不想,刚刚施工那几个吃晚饭去了,说等会儿就回来换。” 阿衡笑:“等会儿,我搭把手帮忙递工具。” 阿姨小声:“不成,你得招待客人。半个钟头前来了一对小年轻,哎哟,你不知道,长得可真是标致,点了两杯咖啡,看着特养眼。” 阿衡探了脑袋,看见一个白毛衣的挺拔背影,错开的另一侧,是个鬈发秀眉的姑娘。 那样的熟悉,朝夕相见。 “那姑娘挺爱吃甜的,我给你留的布丁蛋糕她也点走了。” 阿姨笑,走到远处,擦拭新招牌。 阿衡不说话,静静地站在透明的玻璃后。 那姑娘似乎看到了她,微笑着扬扬眉,漂亮的眼波中,莫名的挑衅。她冲着背对着阿衡的那个男子,嘟着唇撒娇:“你喂我,你不喂我我不吃。” 阿衡双手在玻璃上压下了指印,指腹和冰凉的玻璃贴合,变得苍白。 那男子伸出手,指纹削薄,小小透明的勺子,黑色流沙的巧克力,慢慢送到那人的唇角。 那人却站起身,轻轻低头凑在他的唇边,轻轻一吻,笑得越发顽皮。眼角蔓延的东西,像一把剑。 他不防备,后仰,喊了一声:“卿卿!”微微带着宠溺的冷淡语气,高了三度熟稔不自知的温柔。 卿卿,杜卿卿。 开学时,杜清说:“大家好,我叫杜清,小名卿卿,敢负天下为卿狂的卿。” 七律中没这句啊,哪来的敢负天下为卿狂? 她笑靥如花,说:“别说这句,卿卿本来也是没的,只是有个笨蛋,小时候学说话时,只会念叠字,便有了卿卿。有了卿卿,方有为卿狂。” 阿衡恍惚,脑中忽而想起,许久之前,也有人伸出那双手,指纹很淡很淡,他说:“温衡,这两个字,从姓到名,都是我的。” 可是,卿卿呢,卿卿……呢? 卿卿是谁的? 忽而转了身,开了口,受伤的表情:“阿姨,你说你要给我留布丁蛋糕的,阿姨,你昨天说过的。” 那样子,真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可是,顾飞白,爱穿白衣的,有洁癖的,每天背脊都挺得很直,她连他的背影都怜惜感动到想要时刻拥抱的顾飞白,在不懂事的时候,也曾经说过:“温衡,你不必爱我,就是从下一秒开始,二十二时八分三秒,你也晚了整三年。” 那是去年秋天的晚上,他喝了一些酒,莫名其妙,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这一句,最清楚。 他耿耿于怀的一些东西,是她费心思索绞尽脑汁却茫然一片的东西。 她看着那两个人,突然,渺小,痛苦。 阿姨忽然凝滞了手上的动作,表情变得惊恐:“小心!” 阿衡看着她:“什么?小心什么?” 抬眼,旧招牌从天而降,砸下,直直的。 然后,无法逃离的距离,铺天盖地的灰尘和锈迹的味道。 她用手去挡,却只闻到鲜血的味道,只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倒在血泊中,阿衡头脑中一片模糊震荡。心跳,呼吸,那么大的声音,似乎终止比继续还容易。 睁眼,却没了天空。 她想:我真是乌鸦嘴。 她想:我是不是要被压死了,被一个画着大蛋糕的招牌? 忽然,她很想哭,记不得顾飞白,记不得二姐了,大声,疯了一般:“阿姨,阿姨,把你的电话给我,我要打电话!” 撕破了喉的声音。 不过短短几秒钟,她觉得大把的灵魂从身体穿过,透过乌黑的金属牌子,挣脱了个彻底。 当所有的重负移开,只剩下顾飞白的眼睛。他的面孔僵硬,白色的外套垫在她后脑勺的伤口上,双手固定。 她从他眼中看到自己面庞上的鲜血沾在黑发上,还有那双几乎涣散的眼睛。 多可怕。 顾飞白面无表情,他说:“你给我撑住,远不到死亡的程度。” 死没有这么容易。 顾飞白掏出手机,120三个数字却像一个世纪那么遥远。 他在颤抖。 阿衡看着他手中的东西,眼角,忽然颤落了,泪水。 好想,再说些什么。 什么话。 高中时英语老师说,phone是远处的声音。那时,上着课,她缩着身,把电话放在耳边,为难地开口:“你乖,乖,听话,我马上回家,拿着七连环,不要抱小灰,痒痒,知道吗?” 那边,是沉默,沉默,无休止的沉默。 可是,她知道,他一直在乖乖地点头,乖乖地笑开。 于是,远处的声音,多远多远。 思念忽而从心脏榨出了血液,却一直流不出,她痛哭,抓住了顾飞白的白色毛衣。 她说:“能不能把电话给我,然后,飞白,我不敢伤心了,行吗?” 他吸入了冷风,剧烈地咳了起来,满身的冰冷。他说:“为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看着他流泪,那目光是无力,直至绝望。 他眯眼看着远处驶来的救护车,没了表情。他说:“你终于,成了我的眼中钉。” 多深,多痛。 轻轻地把手机放在她的手心,是凉是暖,是春暖花开,是寒风千里。 只剩下十一位数字在她脑中盘旋,像个空白的世界,却扭曲了空间、时间。 是不是拨打了,就触到时光的逆鳞,回转,重新开始? 然后,独角上演,一场黑色喜剧。 多可笑。 时光只是一层纸,浸湿模糊了的字迹,揉烂了,塞进心中的防空洞。 抬眼,看着顾飞白,她轻轻松了手,什么,坠落在地上。 她说:“算了。” 算了。 蜷缩在地上,婴儿的姿势。 终于,失去了意识。 b市。 圣诞节。 窗外好雪到夜。 电台每到特殊节日都会做一些新鲜的节目,展现出不同往日的元素,类似年底的台庆,只不过,那个大联欢,这个小联欢。 于是dj yan的sometime也跟着改版,从一个人的知心变成两个人随意的聊天,观众想问什么,可以通过编辑短信发过来。 言希看着楚云,很是无奈。 “怎么又是你?老子到哪儿做节目都能看到你这张脸,肿眼泡厚嘴唇贵宾头,我能不能申请换人?” 楚云咬牙:“言希,你还真拿自己当盘菜,要不是台长说今年节目收视要创新高,你别以为我就乐意看见你。” 言希看着演播室里华丽的圣诞树和颜色缤纷的气球,仰头,细长的手挡眼:“妈的,这还是老子的地盘吗?rubbish!” 楚云笑:“你真是偏执的怪物,活这么大,简直是造物的奇迹。” 言希也笑:“节目做完,出去喝一杯吧,我请你。” 楚云歪头:“你不怕狗仔乱拍?” 言希大笑:“不自由,毋宁死。” 楚云摇一根手指,放在粉唇边:“言先生,恕我直言,你的自由,过了头。我们是公众人物,神秘是基本职业操守。” 导播远处晃镜头:“我说两位腕儿,该开始了。” ready?action! 言希一个人做节目习惯了,身旁忽然多出一个,还时不时抢你话把儿,揭你短,真真拱了一肚子火。偏偏那人惹恼了他却一脸无辜:“朋友,你生气了吗?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他无奈地揉眉,终究还是保持了绅士的风度,一笑而过。 有小观众发短信说:“哥哥姐姐,感情真好真好。”末了,电子屏幕上,大大的坏笑。 言希嗤笑,对着耳麦点评短信:“喂,小丫头,想多了。” 然后又来了短信,说:“dj yan,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你怎么就跟36d暧昧了呢?我们寝室一妞,说她在世界上最爱你,就因为你和36d在一起,结果经受不住打击牺牲在蛋糕招牌下,骨折了好几处,好惨的!” 楚云尴尬,小声嘀咕:“36d,不是说我吧?” 言希淡哂:“这个世界最爱我的人,绝对不是她。尾号4770的朋友,让你的室友好好养伤吧。” 楚云笑:“你怎么这么笃定?” 言希低头,调整耳麦,淡然道:“那应该是一个自卑到懦弱的人,永远不敢说,这个世界上最爱我。” 楚云愣了,许久,干笑:“你的语气,好像真有这么一个人。” 言希说:“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很高很高的巨人,身躯足以覆盖一整个城市,无意间,却爱上了一个美丽绝伦的公主。” 楚云不屑:“是不是,那个巨人其实是被巫婆下了咒语的英俊王子,等待公主的解救,然后dj yan只是用巨人自喻?” 他低了声:“抱歉,不是,巨人是天生的。你不可否认,这个世界就有这样的例外。事实上,他爱公主,爱得无法自拔,却没办法拥有,只有把公主吞入肚子。” 楚云勾起了兴趣:“然后呢?” 言希的语气变得嘲弄:“然后公主说‘这里好黑’,巨人把太阳月亮吞进了肚子;公主说‘这里好冷’,巨人把一整座城堡吞进了肚子;公主说‘我很寂寞’,巨人把鲜花、湖泊、小兔子、软缎带都吞进了肚子。公主每一天要求不同的东西,巨人永远满足她。 “可是那个公主啊,是个永远不知足的公主,她说:‘你这个丑陋的人,要把我囚禁一辈子吗?’ “巨人是个傻孩子啊,他说:‘你待在我的肚子里,暖暖的,我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好吗?’ “公主大骂:‘你真自私,这个世界,不只有你喜欢我。’ “巨人很伤心,他觉得自己做错了,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把公主放了出来。” 楚云:“啊,那巨人呢?” 言希冷笑:“其实,这只是寂寞的公主,一厢情愿做的一个美丽的梦。事实上,一觉醒来,这个世界,既没有那样的巨人,也没有那么深沉干净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