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7 我没有那种力量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67 我没有那种力量

阿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似乎,是陈旧得泛着黄色的从前。 她病了很久,其实只是一个小感冒,却就那样拖着、突兀着,丢却了生气。 搬回温家,只用了两个小时。杂物、书本、一直养着的仙人掌,那些东西移了位置。 似乎,又回到初到b市时的样子。 妈妈和思莞坐在她的床边,伴着她,说了很多话。 妈妈说:“你不知道啊,你哥小时候淘着呢,就爱爬树,戴着你爸给他定做的小盔帽,离老远都能看到树上多出一个西瓜头。” 阿衡轻咳,然后笑:“妈妈,我小时候长得很呆,常常被大人扔到戏台子上,然后跳那种小朋友都会的拍拍手、跺跺脚,吸引外来的游客。” 思莞揉她的头发,笑出小酒窝:“阿衡,等你病好了,我们全家一起去瑞士滑雪,苏黎世河畔这个时节最美。” 阿衡温和了眉眼:“好,等我病好了。”然后,昏昏沉沉没有了日夜的睡意却不见消止。 爷爷请了很多有名的大夫,气急败坏,不明白小小的感冒,为什么拖了整整一个月? 那些人众口不一,最后,只有一个老中医说了八个字:忧思过重,心病难医。 她很疲惫,不停地咳嗽,笑了:“心病不是病,我只是有些困。” z大的录取通知书被母亲放在她的书桌上,看着她,“喜”字藏了很久,说不得。 电子邮箱里堆积了许多信件,来自美国,delete,全部删除。 思尔半夜偷偷趴到她的床边,眼神那么倔强,冷笑着:“我不可怜你,我瞧不起你。” 她睡眼惺忪,揉眼睛:“尔尔,我很困,真的,让我再睡一会儿。” 隐约,有一双大手,温热的掌心,粗糙的指线,海水的味道:“阿衡,这么难过吗,很想哭吗?” 她想,爸爸,连你也回来了。 然后,又陷入死寂。 阿衡真正睁开眼睛的时候,恍如隔世,身旁坐着一直低头翻书的白衣飞白。 这人,本不应相识。 自嘲了,果然,时光不待人。 她笑:“飞白,我做了一个梦,转转眼,已经过了两年。” 顾飞白说:“你偷懒也偷了好几天,圣诞节都过了。” 她扶着床柱试图站起来,手臂和头却痛得厉害。 顾飞白皱眉:“你别乱动,医生说要静养,没有脑震荡都是万幸。院里已经帮你请了假,大伯父过会儿来看你。” 阿衡腿脚有些僵,坐回床沿,咋舌:“顾伯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住院的第二天,二百码的军车飙回来的。”顾飞白帮她揉腿,淡淡开口。 阿衡低头忏悔:“我有错,我是罪人。” 他的指僵了僵,瞥她:“你都看到了吧,那天。” 阿衡:“什么,我看到什么了?” “我以前跟你说过,我有一个从小长大的好朋友,就是杜卿卿。”他顿了顿语气,没有表情。 阿衡缩回腿,笑呵呵:“飞白,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个人。” 顾飞白绷着脸:“我只和你解释一次,过期不候。” 阿衡吸鼻子,拍床:“我今天还就不听了!” 顾飞白气得脸发白:“你……” 她板着小脸唬他:“顾飞白,你记不记得以前那个算命的怎么对我说的?” 顾飞白愣了,想了想,张口:“冰人月娘,一北二南,二南妙善前种姻,一北遇孤后生劫,是不是这个?” 阿衡把脸埋在手掌上,呵呵偷笑了:“这是上卦,还有下卦二十字:清和无心,明纵两念,明而福慧无双寿,纵则孤泊半生求。” 顾飞白见她没有生气,松了一口气。 她笑:“人通达了,才容易长寿,不是吗?你不知道,生命一点点从身体里流失有多可怕。所以,有些事不必现在说,我还能消化。”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生着星点白发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眼眶很深,身上有着浓重的烟草味。 “顾伯伯。” 男人看到阿衡,惊喜了眉眼:“丫头,你总算是醒了。飞白,喊医生了吗?让他们帮阿衡全面检查。” 顾飞白语气不咸不淡:“头皮虽然磕破了,但是脑子没变聪明;胳膊虽然骨折了,但是她睡觉时我睁眼看着,应该没什么事儿。” 男人笑骂:“格老子的,让你看顾着你媳妇儿还委屈你了,不就两天没睡吗?老子执行任务时几天几夜没睡的时候海了,什么时候跟你一样了?就不该让你爸带你,早些年跟着我,也不至于一肚子酸腐书生气了。” 顾飞白目不斜视,一本正经:“关键我没日没夜地熬,也不见得有人感激。” 阿衡歪头,笑,把枕头堵在他的脸上:“我感激你,我感激得不得了,我以身相许成不成?” 顾家大伯笑:“这个感谢不诚意,做我家的媳妇早就板上钉钉,丫头太狡猾。” 笑闹总归笑闹,顾伯父还是让那少年亲自去了医务室一趟,同医生商讨阿衡的病况和出院日期。 顾家大伯很久未从军中回来,和阿衡拉了很长时间的家常,无非是顾飞白有没有欺负你,钱还够用吗,在学校学习吃不吃力,要是吃力的话还是不要去打工了……话语含蓄,却说了个明白,顾氏未来媳妇如此寒酸拮据,看着不像话。这话,大抵是从顾飞白的父母口中传出的。 阿衡点头:“我知道。” 顾伯伯叹气:“其实你不必介意花我寄给你的钱,那些……” 欲言又止。 阿衡想起了什么,低头,有些话还是说了:“伯伯,您同我妈妈、爷爷他们联系过吗?” “联系过,你妈妈、爷爷身体都很好,你不必挂心。” 阿衡额上微微沁了薄汗,声音越来越小,语气却带了认真:“伯伯,我给我爷爷织了件毛衣,还有妈妈的一件披肩,能不能……” 男人拍拍她的肩,无奈,一声长叹:“好,凑到我给你爷爷元旦备的礼单中,一起寄过去吧。阿衡,不要怪温家做得绝,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能想到的,等到以后,你就清楚了。” 阿衡抬头,看着白色空洞的天花板,没了意味地微笑:“是我自己逃出来的,我怕整晚睡不香,我怕做不得理直气壮之人,我怕……偿命。” 与人无尤。 与温家无尤。 b市。 言希跺了跺脚,褐色的靴子在雪地上踩出深浅不一的鞋印。敲了敲保姆车的玻璃,哈气中有人推开了窗探出头,看到这少年,纳闷:“言希,你怎么不上车,不是最怕冷的吗?” 言希微微抬头,笑:“楚云,帮我个忙成吗?” 楚云惊吓:“你先说什么忙。” 言希说:“没什么,就是元旦那天跟我一起吃顿饭,别人要是问你跟我什么关系,我说什么你别否认就行了。” 楚云恍然:“哦,你让我扮你女朋友。” 言希弯了眼睛:“这姑娘,真聪明。” 楚云眼睛溢了水色潋滟,托腮:“凭什么呀,我一黄花大姑娘,落你身上,名节都没了。” 言希:“chanel的冬季套装、fendi的皮包,干不干?不干拉倒我找别人去。”转身,长腿迈了一大步。 楚云:“哎哎哎,言先生,你怎么这么不懂幽默,不就吃顿饭吗,做朋友的一定两肋插刀。” 言希叹笑,扭脸,围巾下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楚云,你真是见风转舵的极品,前些日子还有人跟我说让我注意你呢,说你精明得太狠。” 楚云拨拨黑发,眨眼:“我不精明吗?” 言希鄙视:“其实,我一直以为,你是靠脸和36d混的。” 楚云假笑:“dj yan过奖了,我哪有dj yan实力派,您从来不靠您那张脸混,和我们这些靠胸混的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言希:“最近这年头,女人嘴都这么毒吗?” 楚云抚额:“你了解女人吗?别拿你那双大眼睛瞪我,好吧,我换个说法,你从小到大接触过同龄的女孩,喜欢过接吻过守望过失恋过吗?” 言希从厚厚的口袋中掏出手机看时间,平淡地转移话题:“快录节目了,我先走,元旦那天我开车接你,十点钟,期待楚主播的美女风范。” 1月1日。 当言希的跑车开进大院儿,楚云开始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言希,我们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吃饭?这里不是……不是我上次采访军界要人们的地方吗?” 言希:“你上次采访的谁?” 楚云啃指甲:“辛云良、孙功、越洋电话的言勤,还有,呃,温慕新。” 言希:“哦,我们就是去温慕新家吃饭。” 楚云:“千万别告诉我你是温慕新的什么人。” 言希淡淡摇头:“我不是。” 楚云拍胸脯压惊。 言希:“我是言勤的孙子。” 楚云继续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些狗仔死哪儿去了,平常老娘有个风吹草动他们黏得比502还‘2’,为毛这么大的一个没本事排查出来——” 言希踩刹车,看着眼前的白楼,眯了眼:“到了。” 楚云很受打击:“不用你说,我上次采访来过。言希,我还是走吧,我上次得罪这家的丫头了,这次上门不是找打吗?” 言希笑:“你对温思尔干什么了?” 楚云泪:“我就说她长这么凶,和她妈妈一点也不像。” 言希关车门拔钥匙,低头,淡然道:“有什么可恼的,像了,才有鬼。” 他已经有近两年没来过这里,平常回家,宁可绕一大圈,也不从温家经过。 圣诞节那天,温思莞打电话他掐了,对方又打,继续掐,继续打,最后烦了,接通,问:“你他妈想干什么?” 温思莞说:“言希,我爷爷让你元旦去我家吃饭。” “我说过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姓温的。” 温思莞沉默了几秒,轻轻开口:“不止你,还有陆流、达夷、孙鹏。” “那又怎么样?大联欢?抱歉,你找错对象了。” 那人顿了顿,也冷漠了语气:“那就拿回你忘在温家的东西。如果有可能,带个女人,我不想看见我妈如坐针毡的样子。” 忘在……温家的东西?他怎么不知道。 楚云拽着他的袖口,小声嘀咕:“喂,我去真的没关系吗?妈呀,你让我骗革命先辈,我不敢……” 言希抽搐:“楚云你他妈可以装得再无辜点,chanel、fendi,一二三,站直,气质!” 于是,某人扮观音圣女状,笑得如沐春风。 摁门铃,半天才有人开门,是思莞。容颜俊美,眉眼清朗,还是以前的样子,无甚大变化。 他看到言希和楚云,手插到裤兜中颔首让身:“进来吧。楚小姐是吗,上次见过了,请进。” 言希换了鞋,取下围巾搭在臂上,身后跟着楚云,走了进去。 客厅还是照旧的热闹,老人们下象棋,年轻的打麻将算点数,厨房里,不甚清晰的女性的交谈声,想必是温母和张嫂。 言希恍惚,这里仿佛什么都没变。 楚云戳他:“喂,你抓围巾抓这么紧干吗?快破了。” 言希低头,向日葵早已经不清晰,但明灿灿的色,比回忆还让人难堪。 “言希来了。”陆流笑,推了牌走了过来,看到楚云,表情淡了三分,“楚小姐,这是?” 言希说:“哦,忘了跟你们说,我和楚云谈朋友了,趁着大家都在,带过来给你们看看。” 孙鹏转牌,似笑非笑。辛达夷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眼瞪大了一整圈儿。 楚云不说话,得体羞涩地笑。 温老和辛老停了动作,站起身,审视这姑娘。 温老温和地问言希:“你爷爷知道吗?” 言希摇头,得体地回答:“还没来得及告诉爷爷,先带给温爷爷、辛爷爷看看。” 辛老点头:“是个伶俐的姑娘,很好。” 说完,无了话。 一帮小的,各怀鬼胎,也不作声。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 温母听到言希说话的声音,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言希,眼圈红了:“你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久,没有……” 言希拥抱了温母,笑:“上了大学,做了一些兼职,时常抽不出时间来看阿姨。” 温母点头说:“阿姨都知道,小希长大了,开始懂事儿了,是好事。” 转眼,定睛在楚云身上,看这姑娘容颜明媚、活泼跳脱,和……她完全不同,只道言希定是放开了,身上的重负也减轻了许多,和蔼地拉着楚云问长问短。 思尔坐在麻将桌旁,冷冷地喊了一声:“妈。” 温母却像没听到,十分喜欢楚云的模样,忙着招待楚云。 思尔站起身,看了言希和身旁的女子一眼,默默上了楼。这样的言希,这样的妈妈,统统都不是她认识的样子。 思莞替了思尔,继续和三人打麻将,呼呼啦啦,恢复了热闹的气氛,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言希坐着陪楚云看电视,楚云低声:“你和陆流他们一早就认识?” 言希嗯了一声,电视上正在播广告,他却聚精会神。 这姑娘觉得屁股硌得慌,起身,原来坐在了一件蓝色披肩上,针脚细腻,干净温柔的感觉。她觉得自己身为言希的女友,为了对得起chanel和fendi必须拍马屁了,堆了笑脸:“阿姨,您的披肩真漂亮,在哪儿买的,眼光真好。” 温母扫了一眼,轻描淡写:“朋友捎的,不值什么钱。” 言希眯了眼,指尖僵了,想要去触披风,楚云却转手递给了温母,只余他,抓了满手的空气。 吃饭时,一帮少年郎为了逗老人开心,装傻的装傻,装乖的装乖,什么顺耳说什么。 楚云乖觉,顺着老爷子们的意思讲朝鲜、越南战场,一段段往事回忆得热血沸腾,二老被灌了不少酒。 温老红了面庞,比平时的威严多了几分和蔼:“甚好,这姑娘比我家姑娘强,说话做事极周到,小希眼光很好。” 言希面无表情:“是,很好很好。” 思尔却插嘴,打断了言希的话:“爷爷我怎么比不上楚主播了?” 温母拍拍她:“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吃你的饭。” 桌上,有一盘红烧排骨,言希咬了一口,微微皱眉,又放下。 他们几个也喝了不少酒,推杯换盏,少年心性,总要比出个高下。 言希借口逃了出去透气。 枯伶的树枝旁,那个窗口紧紧闭着。他曾经仰着头,日复一日地大喊着,似乎,下一秒窗就会打开,探出一个脑袋,趴在窗台上,笑容温暖:“你,吃饭,了吗,言希?” 除了他的名字,那个人多强大,从未说出完整的句子。 再仰头,却再也没有……那样的人。 散了酒意,言希又走了回去。楚云看到他,笑容一瞬间变得安心。她趴在他的耳边,轻轻开口:“你去了哪里?”似乎借着酒意,一瞬间就亲近了很多很多。 言希笑:“就是出去走走,你不要喝太多,等会儿我可不负责把你拖回家。” 她挽着他的臂,小小的可爱,摇头:“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赖着你。” 于是,这番情景,又落入了谁的眼中。 思莞站起身,微微叹气地开口:“你的东西在楼上,张嫂前些天险些当垃圾扔了。” 言希看着他,说:“我跟你一起去拿。”身后,赖着那个喝醉了亦步亦趋的楚姑娘。 曾经藏在树荫下的那个房间,原来这么干净整齐。桌上的每一本书都掖得那么平。窗台上的仙人掌,经年已久,养在室内,正是青翠欲滴的姿态。 哪比他,回国时,言家白楼,人去楼空。 思莞从柜子中抱出一个方纸盒,递到他手心:“我也是打开了才发现,是……你的东西。”他轻轻叙述。 楚云却好奇地看着这房间:“这是谁的房间,怎么除了笔墨纸砚,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思莞笑:“她不喜欢别的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言希却抱住了盒子,攥出了深印,低头,轻飘飘了无生气,化了灰的声音:“你怎么知道?” 思莞别过脸,唇色惨白。 室内,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2:p.m。 只响了一声,已被对面房间的思尔接起。 由于供暖,两个房间为了透气门都大敞着,透过对面那扇门可以看到,温思尔接电话的表情很是慌乱。 她说:“你怎么打电话来了,不是让你打我的手机吗?” 她说:“好,大家都好,你看到访谈了,对,他身体很硬朗。” 她说:“好了好了,我现在很忙,先挂了。对了,下次别送那些东西了,这么廉价,他们不会用的。” 她说……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人紧紧抓住了腕,转身,却是言希。 那少年喘着粗气,大眼睛死死瞪着她:“把电话给我!” 思尔说:“言希,你疯了,是我同学的电话。” 言希咬了牙:“我再说一遍,给我!” 思尔震惊,看着他,瞳孔不断缩紧,所有的张力,绷紧在神经。 终究,松了手。 他把话筒贴在耳畔,额上的黑发遮住了眼。许久,面无表情地放了话筒。 散落在地上的,是那个方盒子。 一张名为《朝阳》的画作。 一双洗得很干净的白色帆布鞋。 很久很久以前,他穿着这双鞋,拿着伞,走到迷路的她的身边。 “阿衡,我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