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4 挽住时间不许走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74 挽住时间不许走

小五看着这个流血流泪的场景,着实吓了一跳。 她用乐观的爱去珍视dj yan,以绝对绝对只看得到他的好为标准,于是,当这男人换下平常冷若冰霜的面孔,再看他指缝间的血,似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了:dj yan对他的粉丝真好啊! 然而,当言希用身上如雪的西装外套把阿衡裹得严严实实的时候,小五忽然觉得好像吹竽的行当,突然蹦出了南郭先生,不甚和谐。 她咽了咽唾沫,干笑着想要拉回阿衡,她想说:“阿衡,我们该回家了。”那个少年却把指上的血印蹭在了裤腿上,礼貌地伸出手,对着她说:“一直以来,温衡承蒙你们照顾了,我很感激,改天,一定去拜访伯父伯母。” 小五讪讪地伸手,握住,哇哇……果然是她yy中的滑腻如玉,咳,但是,但是!重点不在这里!不对劲儿啊,怎么听着我就成了外人?那是我六妹啊我六妹。 小五问阿衡:“你认得他,一早就认识?” 阿衡吸鼻子,呵呵笑:“不认识。” 她刚从冰冷的电梯中恢复了生气,生了开玩笑的心思,略带孩子气,软软糯糯,歪头问他:“你谁呀你?” 言希:“我是路人甲,你是路人乙,八百年前你是我膝下小女,不知小姐还记不记得?” 小五想起什么,语无伦次了:“凤凰,啊,我知道了,你是凤凰!” 阿衡脸皮微红,想起和寝室众人说过的玩笑:傻乌鸦迷恋上了金凤凰,拔了黑毛插上假羽企图亲近,假毛随日久脱落,无以遮羞,不堪在凤凰面前日益丑陋,只得远走。 言希自是听不懂。他只记得攥着手心中的另一只手,浑浑噩噩的,这双早已忘了,忘记了的手。管它是冬日皴裂的红肿还是厨中执勺尝味的温柔,失去的三年两岁,熨帖在掌心,脑中竟只剩下一片空白。 小五激动了:“我能知道你的qq、电话、家庭住址吗?” 言希掏出钢笔,撕纸,写了地址递给小五,淡笑:“随时欢迎你做客。”转眼,漂亮的大眼睛默默地注视着阿衡。 阿衡干笑:“我现在住五姐家,寒假结束之前不会走,你空暇了,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 心下忐忑,不算失礼吧? 她的东西早已在言希去美国之后悉数搬回了温家。那座房子里,已经没有阿衡。 既是八百年前,戏语了,你怎会不清楚我们面目全非几个轮回? 言希指尖发凉,轻轻放手,低头,说:“好,再见。” 他想说:“你上一刻,还在说想我。”可是,转身,背脊挺直了,蓝色的毛衣在雪中刺眼。 阿衡喊住他:“你的外套。” 言希并不回头,淡淡地开口:“你怎么不把我的阿衡一并还了?总是这么任性。”他这样说着,齿寒了,呼出的气都是冷的。 小五讪讪,从没有人,说过阿衡任性。 阿衡心酸:“你从不肯跟我说,你要做什么,想要什么,怎样对你好,怎样才不会害你失去一些东西。” 言希转身,看着她,笑了:“温衡,睁开眼,好好看看我。” 他伸直双臂,单薄纤细的身躯,飘忽的,孤苦伶仃。大笑了,胸脯起伏不止:“我除了你,还有什么能失去?” 他说:“你说走便走,不留只言片语,好,走得他妈的好;你说离家便离家,除了命什么都不拿走,好,有骨气得很;你说回便回,躲在树洞中偏不见我,更好,干得他妈的漂亮!今天是偏巧,碰到温小姐了,真不好意思,我该绕道的,不打扰您了,您走好!” 阿衡眼中渗了泪珠,豆大的,直往下掉:“言希,我如果不是怕你为难,如果不是!” 言希冷笑:“你以前怎么不怕我为难?一千零九十六日,日日在我身边,衣食住行,件件周全,怎么不怕我为难?” “你!” 孩子嘴笨说不过他,被欺负得一愣一愣的,拿袖子蹭眼泪,恰是言希的西装,心中更恼,拿起西服就往言希身上砸,一把鼻涕一把泪。 西装外套飞到了言希头上,言希却扯下,鼻子喘着粗气,大眼睛死死瞪着她,吼道:“好,他娘的砸得好!爷们儿度量大着呢,能容你发脾气!” 阿衡恨得牙痒痒,走到言希面前拽他腮帮子,拽拽拽使劲儿拽,把少年一张俏脸扭曲了个彻底,吸鼻子,也吼:“你真烦人,烦死了,比以前还烦人!” 小五瞟了一眼,是够任性的。 言希把阿衡使劲儿圈在怀里,对着小五笑成了个娃娃脸:“她不乖,我领回家了。五姐您先走,您走好哈,我们不送了。” 小五:谁是你五姐…… 她看着阿衡,在言希怀中像个孩子一般的那个阿衡,却不自觉笑开了。阿衡的整个眉眼都清晰生动了起来,全然的灵气,不似平时的雾色不起眼。 她感叹,顾飞白竟是这样没有眼光的。 忽而想起杜清讲过的旧事,却又哑然。 兴许,顾飞白爱上的,恰巧是在言希身边的这个阿衡呢? 但愿他不知。 阿衡一直在想,拥抱到底有什么意义? 她的一生,得到过许多拥抱,亲情、友情、爱情,很多很多,好像累积了,便能得到像样的幸福。 可是,很暖很暖,连心跳都客气得不像自己的,便只有眼前的这一个了。她无从归类,只好称作:mr.yan's。 言先生。 调侃式的说法,压抑一些细碎的不能聚合的感情。于是日后的言先生一拥抱,她便……舍不得拒绝。 这一日,大年三十,也是如此。 她坐在言希的跑车中,看着副驾驶座下的卡通垫凹下去的高跟鞋印,想了想,还是打开了后车门。 言希从视镜中望她,嘴唇削薄,眉眼温柔,长大了的模样,烙上了时间的印。却忽然不忍看,总觉得望不见,摸不着,全世界都可耻地趁着他不在亏欠了他的姑娘。 他打电话,塞耳机:“阿姨,年夜有事不能过去了,我明天去请罪。” 阿衡望着窗外,看呀看,装作没有听到。看什么?行人穿梭。 她问:“我们要去哪里?” 言希转方向盘:“你的房间还需要整理。今天先找个地方,我们把年过了。” 阿衡思虑,问他:“我们两个,不会嫌清冷吗?” 言希笑,言简意赅:“有你有我,很好。” 他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带阿衡到了cutting diamond的前厅。还好,娱乐家过年也是要供人欢喜的,他们不放年假。 上次的服务生小周遭了言希奚落,素质依旧很好,笑语殷勤。他说:“陆少也在,老爷子在顶层设了家宴,言少同这位小姐,是一起要赴宴的吗?” 言希微愣,淡笑:“不一起,不用惊动他。给我一个房间、一桌年夜饭,饭后甜点多一些。” 阿衡笑。他还记得她喜欢吃甜食。 小周见言希手中空空如也,笑道:“言少,您的狗,没带?” 言希抽动半边唇角,心情极好:“狗妈来了,再看它,我过敏。” 小周纳闷,以前天天抱在怀里宠得如珠似宝的也没见你过敏。 取了房卡,引二人上透明电梯。紧挨着的另一乘也上了一众人,衣冠楚楚、气质非凡。 阿衡并未注意,只打量整栋建筑,完整的壁画,不规则材质雕琢的伊甸园,金子、珍珠、玛瑙、生命树、善恶树、环绕的比亚河,栩栩流淌,高顶的吊灯,水晶璀璨、精灵耀眼。 她指着壁画上漂亮的亚当、夏娃对言希说:“真好看,像真人一样。”言希的全身却有些僵硬,目光一直盯着另一侧的电梯,透明的,一览无遗。 似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 阿衡惊觉,转了身,言希却挡了个彻底,把她裹在怀里,低声说:“不要乱动。”他抿了唇,指节发白,一直不作声,连呼吸都带着细微的急促。 阿衡的声音闷闷的:“言希,你怎么了?” 言希看到她耳畔细碎的发,心中柔软许多,缩紧了双手,闭上眼微笑:“没有,就是想抱抱你。” 阿衡伸手,拽他耳朵:“言希,男女有别,有别。” 言希笑,唇角离她的额头很近很近,他说:“拜托,我从来没把你当成女人。” 阿衡:“我知道,你抱我的时候,都把我当作弟弟的。” 言希嗤笑:“软软的、香香的,就是我在飞机上抱过的小娃娃的感觉。还弟弟呢,你真抬举自己。” 阿衡板脸:“咳,言先生,我觉得我的尊严严重受损。” 言希唇贴近了她的额头,似有若无的吻,他察觉不到的暧昧,这么理直气壮的亲昵,煞有介事地轻抚她的头:“好吧好吧,温家弟弟,一会儿,批准你多吃一块蛋糕。” 阿衡无力:“我觉得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言希挑眉:“那有什么所谓,我觉得我跟你一个世界就够了。” 电梯戛然而止,另一乘直上顶层,堪堪错过。那窥伺一般的黝黑眸子,也消弭一空。 言希松开了手,一旁别过脸装作没看到的小周这才出声:“言少,到了。” 言希冷冷地看他,淡声:“陆流问你什么,不必隐瞒,照实说便是。” 阿衡冲完热水澡出来,没找到拖鞋,就赤着脚站在羊毛地毯上,沾了水。 发还未干。 看到一桌好菜,她笑:“言希,我好了,开饭吧。” 言希皱眉,从卫生间取出大毛巾,坐到她身旁,然后,把毛巾覆在阿衡的发上,轻轻揉擦她发根的水。 阿衡温柔地看他,很温柔很温柔。 言希没好气,故意用毛巾遮住她的眼,胡乱一通地擦,一头乱发。 阿衡呵呵笑了起来:“言希,鼻子痒……痒……阿嚏!” 言希瞪大眼睛:“下次头发不擦干就出来,打你啊。” “那我下次一定不擦干,看你是不是真打我。”阿衡笑倒在羊毛地毯上。 言希抿唇,佯怒:“打,真打,不打你,我打自己。”伸手把她拉起,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子说,“总觉得,你变小了。” 放在怀中,方才是吃了定心丸的滋味。 阿衡想了想,微笑:“是你变老了。” 言希扬眉:“兴许。” 他们吃饭,满桌的精致饭菜,静悄悄的四周,言希心中愧疚:“阿衡,除夕,让你陪我这么过……” 阿衡看着他:“言希,这么好的天堂,只有你舍得给我。”她眼中泪光浮动,温柔似锦。 言希懂她,把晶莹透亮的饺子放到她唇边:“我和你一起守岁。” 我和你。 一年的结束,一年的开始。谁唱一首歌,有你有我,不说天长地久,不想春光浪费。 阿衡点头,饺子吃入口中,泪却落了满面。 窗外,白的雪,飘落飞扬,好像这世间原本的色。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 2003年。 鞭炮响起,烟花火树,极盛极美。 “阿衡阿衡,我们许愿。”他这样说,语调真平和,好像清平一乐。 阿衡说:“我希望,世界和平,亚非拉小朋友吃上白糖糕,这样多好。” 言希笑:“五年前的愿望,不算数。” 阿衡说:“我说什么,都能实现吗?” 言希笑:“我尽量。” 阿衡说:“让我挣比世界首富还要多的钱吧。” 言希摇头:“这个,没有。” 阿衡说:“让我当世界首富吧。” “这个,没有。” “让我嫁给世界首富吧。” “这个,也……没有。” 阿衡咳:“这个可以有。” 言希咬牙:“这个,真没有。” 阿衡双手支脸,笑眯眯:“真……任性啊。” 好吧,那我许愿,明天醒来,我同言希,只是做了一个长达两年的梦。 那时,爸爸活着。 那时,言希阿衡,年少无知,挽住时光,以为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