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9 入眠的人怕梦醒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79 入眠的人怕梦醒

闲暇的时候,阿衡蹲到小花圃中,拔掉一丛丛枯黄的野草,松着雪后的泥土。 言希趴在二楼窗前望着她,手中开开合合着一个漂亮的盒子,哼着不着边的曲调,天真不羁。 那个盒子在太阳下闪着金色的光,隐约半透明的材质,里面似乎镶嵌着一幅画,强光之下瞧不真切。 他打开盒子,问:“阿衡,要吃糖吗?”从中拈出一颗糖果,悠悠达达地从二楼抛下,扔在阿衡翻新的泥土上。 阿衡拾起,剥开糖纸塞入口中,却险些齁了嗓子,皱眉:“怎么这么甜?” 言希恶作剧成功,大笑:“我刚刚在糖罐子里泡了半天。” 阿衡无语,低头团了残雪,转身砸向高处。 言希猝不及防,脸接了个正着。看他狼狈了,阿衡也开始呵呵笑。 言希无奈,用手抹脸,嘀咕:“个孩子,小气的哟。”然后,又从盒中摸索出一个小东西,他说,“这次,接好。” 白皙的脸微微发红,转过身,伸臂拉起窗帘,隔断眼神。 眼神这东西,于他,一向是个不容易消化的东西,尤其是面对着一个让你不容易消化的人。 抛物线,在阳光中,耀眼的明亮。 小小的银色被掷到了她的脚边,旋转,安息。 阿衡蹲在那里,眯眼看了许久,阳光太刺眼,竟不自觉流了眼泪。有些脏的手拾起了那个小小、轻轻的环。 一枚戒指。 拇指,食指,中指,小指。 一根一根,或宽或窄。 只剩下无名指。 握入了掌心,不再尝试。 她抬头看着二楼拉起的淡色窗帘,浅浅地笑了笑,拿出手帕包好,放入了口袋。 然后,有一天,这戒指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温某人很轻描淡写地说她不知道丢到了哪里,言某人捶胸吐血,说丫就从没想过这是定情信物吗啊? 温某人:“没。我一直以为,那是个玩具。嗯,就跟纱巾一样,你像妓院红牌那么随手一丢,我也就是火山恩客那么随手一捡。” 言某人悲摧了。 于是,谁还敢说这俩是爱情,这么狗血,这么雷人,这么找虐,这么……喜感。 回校之前,温家长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声泪俱下——言希他真不是良配啊! 阿衡迷茫:“这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思莞皱皱皱,眉毛揪成了一坨,哀怨:“你和他,他和你,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阿衡说:“也没什么关系,你看过猫和老鼠吧,我是猫,他是老鼠。” 思莞:“难道你们……其实只是迫不得已住在同一屋檐下,其实言希一直很忌惮你、很恨你,其实你们一直是仇人……” 阿衡瞅着他,淡笑:“是是是,我们是仇人。” 多年后的多年,温家双胞胎缠着爸爸讲故事,思莞不无感伤地讲了关于猫和老鼠一对仇人。 他媳妇儿直接喷了他一脸葡萄籽儿:“我怎么觉得,你跟我看的不是一个版本?” 思莞说:“怎么不一版本了?我小时候扫过几眼,不就是tom和jerry吗,那个势同水火……” 他媳妇儿:“哦,我小时候也没怎么看过,只知道,一只小贱猫整天追着一只流氓鼠,追呀追的,就没消停过,还挺……那个啥的。” 啥……感伤吗? 他们是演戏的,我们是看戏的,谁感伤,感伤什么? 阿衡回校的时候,温妈妈坚持要送她到学校。 言希说:“我晚上有通告,就不跟着去了。” 阿衡说:“好,冰箱里做了一人份的排骨,晚上微波炉热热吃了吧。” 言希刷牙,满嘴白沫子,点头。 他洗脸的时候她出门,言希说一路顺风,阿衡说谢谢。 门合上,戏落幕。 他嘴上的白沫子没擦干净,探着头,看着掩去玄关的墙壁,白得……真碍眼。 卤肉饭飞过来,喊着“阿衡阿衡”。 言希笑。 他说:“你知道阿衡是谁啊就喊。以前陆流教你喊他的名字的时候,桌子板凳抽水马桶都是陆流。” 然后,这个字也会定格,成为可怕的……叫作回忆的东西吗? 她说,除非黄土白骨,守他百岁无忧。 却忘了问,谁先白骨才无忧。 年后,言希很忙,很忙很忙,照辛达夷的话,老子还没看清丫,丫嗖一下就不见了。丫以为自己是内裤外穿的苏泊曼啊,那孙子搁中国就一影响市容。 言希摊手:“我上午两场主持,下午完成三百张的封面,晚上还有sometime,娃,不是哥不陪你玩儿,实在是没那个精力。” 抬腿,刚想嗖一下再飞走,被辛达夷一扑,抱住了大腿,声泪俱下:“言希你丫不能这么不厚道啊,兄弟这辈子就求你这一次!” 言希:“放手。一个月前你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辛达夷说:“上次老爷子死活不给我创业资金,我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找你借的。” 言希冷眼:“谁让你天天拍胸脯拍得梆梆响,爷我一定进机关,爷我一定光耀门楣,爷我一定要让别人知道我是你孙子而不是你是我爷爷。我要是你爷早抽死丫了,说过的话就是个屁!” 辛达夷讪讪:“不都是人妖劝我嘛,他说最近建筑公司大有可为。反正我们专业学的都是这个,做好了一样挣钱,一样出名,还不用领着死工资看人脸色不是……” 言希踢他:“我懒得理你们那点儿破事。去去去,别拉我裤子,有什么话直接说,什么时候跟陈倦一样婆妈了?” 辛达夷很婉转地星星眼,看着言希比上帝还上帝,特诚恳:“美人儿,能帮我们做个宣传吗?下个月公司就要开业了。” 言希:“你让我戴个黄帽子穿着蓝制服给你们建筑小组招商,你他妈下一步还用不用我陪人喝酒?” 辛达夷:“靠,老子是那种人吗?就是指着你有名积点儿人气回头客。你别把人想得都跟陆流、温思莞一样心眼忒多!” 言希啧啧:“你真看得起自己,那俩早就修炼成蜂窝煤了,你跟人是一个吨位吗?” 辛达夷揉头发,憨笑:“那你是帮了?” 言希狞笑:“看心情看时间看酬劳。” 辛达夷打电话:“阿衡啊,我跟你说个事儿……” 言希咳:“明天下午后天上午,我就这两块儿时间。” 辛达夷欢天喜地:“哦,是三姐啊不是阿衡,三姐您天津话说得真好听,您问我找阿衡什么事儿?嘿嘿,没啥事儿,就是想她了。对,我是她兄弟辛达夷,我们在msn上聊过的,对对对,回见哈。” 言希咬牙:“靠,卑鄙到这份儿上,算你狠。” 阿衡一直习惯在学校的公共电话亭给言希打电话。其实,通常大概基本上都是言希在不停balabala,阿衡只是附和,然后不停地向投币口投币,认真听他说。 有时候,他说的话她大多记不清楚,后来回想,只剩下,自己不停投硬币的声音。 叮,咣。 藏在小小的电话匣子中,清脆的,载着温柔,绵长。 他说:“想你了。” 阿衡无意中透过电话亭,看到了曾经亲密的顾飞白和杜清散步在悠长悠长的学院路上,心中感慨原来物是人非是这么个意思,然后呵呵仰着小脸对电话那端说:“我不想你。” “不想你,天天都打电话,你烦死了你。” 天气变暖了许多,江南渐渐复苏,鸟语花香。 言希的手机有些日子打不通,算算时间,好像是给达夷的公司做一个case,应该是没空理她。 可是之前,言希无论是在做什么都会接听的,阿衡想了想,觉得似乎奇怪了一些。 她打达夷的电话,统共四次,前三次没人接,第四次倒是通了,问达夷见言希了吗。他却支支吾吾了半天,说是言希发烧了。然后听见嗤嗤啦啦的声音,应是有人抢走了电话。 是言希。 声音还好,就是带着疲惫,他说:“阿衡,我没事儿,就是发烧了,手机这两天没带。” 阿衡问他:“你发烧了?只有发烧?” 言希嗯了一声,说:“我已经好了,这会儿有点困,补一觉,明天给你打电话。” 阿衡松了一口气:“噢,那你好好休息。” 挂了电话,她拿着申请表,一阵风跑到李先生的办公室:“先生,我想要报名参加志愿者小组。” 那会儿,正传播着一种全人类的传染性的顽固型的病毒,世界卫生组织还没定个好听的学名,西方已经开始大面积爆发,当时中国南方初露端倪。 身为南方学术领头羊,z大医学院女教授李先生申请了一个科研小组,专题研究这种病毒,预备带学生到轻症病房亲自观察。院里报名的人很多,倒不是不怕死,就是跟着李女士一同出生入死,以后保博交换留学就有着落了。 阿衡很争气,期末年级排名又一路飙回第一,也算有了资格。只是李先生看见她,直摇头叹气:“哎,现在的孩子,怎么功利心一个个这么重?”李先生对阿衡有固有的坏印象,所幸,得意门生顾飞白没有一条路走到黑。 阿衡抬眼,清澈的目色,讷讷:“先生,我们去,是要照顾那些因为发烧得肺炎的人吗?” 李先生皱眉,说:“不止这些,重点是研究病毒。” 阿衡有些尴尬,低声:“先生,我确实是目的不纯,也确实没有想要研究出这是个什么病毒。我只是想要照顾那些病痛的人,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先生微愣,却缓了颜色:“为什么?” 阿衡摸摸鼻子,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个冲动,呃,先生,您知道冲动吧,就是很想很想认真做一件事。” 李先生笑:“一定有源头的。”收了申请表,挥挥手,让她离去。 然后,阿衡想啊想,这冲动还真是……莫名其妙。 言希发了烧,她离他甚远照顾不到,便想要照顾和他一样生病的人。好像,她这样尽心了,别的人也会同样尽心照顾她的言先生似的。 唯愿,人同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