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3 浮光掠影划过去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83 浮光掠影划过去

阿衡放暑假,只回了温家三趟。 第一次,探亲,祖父好母亲好兄长好言姓温思尔也好,甚好;第二次,思莞通知,她的仙人掌不知怎么回事快要枯死,她回家抢救;第三次,母亲生病,咬牙,说你回来吧,给我收尸。她匆忙从隔壁的隔壁赶回,母亲昨日吃得太多,正在偷嚼健胃消食片。 阿衡看着她吃完药,泡了杯牛奶递给她,说:“妈,那我先走了。”走到玄关,欲言又止,回头无奈含蓄,“妈,你其实下次可以稍稍少吃些肉。” 然后,温妈妈目瞪口呆,看着她离开又生不出别的话。 某次宴会,京城各家夫人小姐八卦言笑:“哎蕴宜你知不知道,张参谋长的儿子叫一个小歌星迷住了,整天地不着家,送了一件珍珠做的衣服,吓,要个好几十万,把张参谋快气死了。” 温母抿抿头发,笑得高贵贤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知道是哪个小明星,想是长得太标致了。” 其中一家夫人摸摸下巴:“好像是姓言,不有名,但这姓少见,跟咱们言帅一个姓,我因此记得清。” 温母的脸却瞬间黑得像锅底,咬碎银牙:“八成也是个小狐狸精。” 这厢,言希打了个喷嚏:“阿衡,你排骨放的花椒太多了。” 阿衡从厨房探了个头,淡笑:“我前些天看访谈,听说楚云排骨做得极好。” 言希干笑:“这个排骨放了花椒,辣中带香香中带嫩,真是放得恰到好处。” 心虚,低头,乖乖吃排骨,辣得满眼泪花花,亲娘,这是放了多少花椒。 阿衡洗手,摘下围裙回到餐桌,排骨却被吃得一口不剩,她愣神:“怎么……吃得这么快?” 言希咳得脸色发红:“阿衡你以后别放花椒,我虽然能吃辣,但是吃不了这么多。” 阿衡抚额:“谁让你吃光了,厨房还有一盘不辣的,我只是……” 言希笑得眼弯弯,孩子一般:“我们阿衡做的排骨,有福气的人才能吃到哎。” 阿衡心口堵了什么,“你这个笨蛋,笨蛋……”反复地念着,却说不出别的话了。 他和她收到请柬,高中同学竟有人要结婚,吓得不轻,挽手去买礼物。 阿衡挑什么都觉得不慎重、不合适,皱了眉。言希说不如送红包,他们想买什么便买什么。 阿衡啼笑皆非:“少爷,别人一辈子一次的婚礼,你好歹认真点。” 言希摸着下巴嘟囔:“钱是多好的东西啊。” 阿衡说:“钱要送,礼物也要送。钱是吃喜宴的钱,礼物却是老同学的一片心意。” 言希无话,两个人逛了许久,买了一个古式的屏风,湖绸面的,光滑可鉴,绣着好山好水好一对璧人。结婚的那个女同学高中是个小才女,就爱念些古诗词,想必喜欢。 婚礼那天,言希问:“我该穿些什么?” 阿衡踮脚给他打领带,笑:“怎么吓成这副样子,又不是让你去当新郎。” “我当新郎,好像想象不出。”言希嘀咕,套上蓝色西装外套。 阿衡轻轻仰头端详他,眯眼:“哎呀呀,言希,你好像又变老了。” 言希把额抵在她的额上:“于是,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 阿衡抿着薄唇呵呵笑,眉眼俱是得意:“总要比你年轻一些。” 言希低声在她耳边咬话:“那你可不能比我先死。你死了,我看见你的坟,见一次,踩一次。” 阿衡:“滚,我还没活够!” 他们手拉着手参加婚礼,一个蓝一个白,一个高傲一个温柔,真是好看。 旧时同窗大笑:“两根光棍,两年不见,还你们俩呢?” 言希:“其实……她是我女朋友。” 阿衡:“其实……他是我男朋友。” 众人笑眯眯:“孩子咋这么不实诚呢,没有对象就没呗,男男女女不就那么回事儿。大家兄弟这么多年又不笑你们,怎么这么放不开?” 阿衡看着言希。 言希说:“那啥,我们是真的,真的,比金针菇还真。” 众人装作没听见,聊天喝茶,等着正牌新郎新娘。西式婚礼,洋牧师年迈,晒着阳光打瞌睡。 阿衡悲愤:“我自认是诚信之人,可见是你这厮素行不良,可信度太低。” 言希抽搐:“为毛是我啊?” 不远处晃过来俩人,正是mary仔和姨妈仔。 阿衡笑:“总算逮着你们了,一个假期影都不见一个。” 达夷躲在陈倦身后,拽着陈倦的衣角,浓眉垮成一团,大个子扮柔弱,可怜兮兮地看着言希。 阿衡纳闷,怎么达夷得罪言希了吗?言希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瞅瞅你这点儿出息,还当大老板呢。” 达夷声音跟苍蝇嗡嗡似的:“言希哥,我有罪。” 噗,阿衡一口茶喷了出来。天下红雨了吗?达夷竟然喊言希哥,他不是喊美人就是言希的。 言希嘴角有笑,大眼睛干干净净的:“您能别这么自恋吗,我要是怪你,你还能见着今儿的太阳吗?” 陈倦讪讪:“我们达夷也没那么弱吧。” 阿衡又喷了一口茶。我们达夷,他俩什么时候这么亲了? 阿衡回眸,掺着阳光的夏风暖暖的,她笑:“我不在的时候,你跟达夷闹别扭了?” 辛达夷哭丧着脸,言希却低头淡笑:“没什么,小事情,我借他的钱赔了一些。” 随即站起身,走到达夷面前耳语了几句。 辛达夷站直一些,依旧皱眉苦着脸。 阿衡拍拍达夷的肩,微笑:“他说不怪你就不怪你的,不要放到心上。” 达夷眼中滚着泪花,不知道感动还是怎么的,握着阿衡的手,颤巍巍的:“兄弟,咱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事儿,只要以后不要拿刀砍我就够了。” 阿衡含笑,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再说。” 新娘新郎白衣圣洁,双双站在牧师面前对视,笑颜,耶稣、释迦,随便哈利路亚还是阿弥陀佛,起个誓,我愿意便好。 阿衡端凝新娘,她手上戴着漂亮的戒指,远远地在阳光中闪着亮光。 心头,变得很暖。 这个姑娘曾经在高中时拿着本《唐诗全集》走到她的面前,促狭地调皮笑说:“阿衡,我昨天念到一句诗,你看好也不好。” “哪句?” 那个小才女拖着长腔:“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阿衡当时脸红了,诧异别人竟看透,只轻轻道了一声“很好”。不远处阳光中,言希正闭着眼,靠着教室的窗背单词。 那年,也是这般的好日头,教人满心希冀。如今,小才女已是别家新娘,她和她的倾城色仍在抵死博弈。 她轻轻伸指,牢牢抓住言希纤细修长的指,她想,她是顶有耐心的,而言希生性浮躁,她总有胜他的一日。 言希诧异,低头,看着被阿衡握得发白的指节,反手握住她的手,唇角是平平淡淡的笑。 新娘笑得明媚鲜妍,捧着一束鲜花要向台下抛,待字闺中的好女们蠢蠢欲动,小才女却看着阿衡,狡黠地眨了眨眼,朝她抛了过来。 阿衡伸手去接,阳光中的花香,缓缓的,似乎下一秒就是幸福的抛物线。 很近很近,扑面而来。 不远处却有蜂拥的女孩把她挤到一旁,朝着花伸出手。 阿衡看着满手的空气,有些失落。 一双白皙的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稳稳地握住花束,笑得眼睛亮晶晶的:“抱歉抱歉,各位,下次请早。” 众女倒:“丫一男人抢这个干吗,准备出柜嫁人啊?” 那人抹眼泪:“我们阿衡这么呆,我这个当爹的不早些帮她筹备,你们还让不让我孩子嫁了?” 众女吐血:“言希,你丫为了你家娃,简直无敌了。” 他笑意盎然,客气地对着四方眯眼说多谢多谢,把花束轻轻塞进阿衡怀中,由她抱个满怀。转而,认真怜惜地抚着她的眉,殷殷开口:“下次,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再主动一些。” 阿衡颔首说:“好,我尽量。” 她抱着花束,脸庞却是女儿家清澈的红晕,不知怎么欢喜才好。 他们吃完喜宴离去,小才女撩着白裙子在身后大喊叮嘱:“阿衡,既然遇到,便是木石,也要教他开窍。” 阿衡呵呵地笑,回眸招手:“我晓得。” 我晓得。 某一日,思莞拨言家宅电说要找言希。 言希接了电话之后脸色有些不好看,下午关在房中画了一下午,没画出什么子丑寅卯。到了晚上却说要出去一趟,让阿衡不必做他的晚饭。 阿衡有些诧异,自从她假期回家,他从未在吃饭的时候出去过,总是抱着瓷碗,乖乖坐在餐桌前等着,笑得像个大娃娃。 昼夜温差不小,阿衡让他带了一件紫外套。 他回来时已经到了凌晨,满身酒气,几乎是看到阿衡便支持不住,倒在了她的肩上。外套上也沾着大块的酒渍,不知是喝了多少。 她给他煮醒酒汤,他却一夜吐了好几次酒,连醒酒汤都喝不下,最后吐得胃空了才沉沉睡去。 接连几日都是如此,傍晚六七点出门,到了凌晨方回家。次次大醉,吐得胆汁几乎都要出来了。 阿衡问他做什么了,言希总是沉默,最后一次却说了是谈生意应酬。 阿衡纳闷:“你什么时候做生意的?” 言希回得语气平淡:“陆流的,他们人手不够,我帮忙应酬。” 阿衡皱眉,隐而不发。 言希却依旧故我,半夜才到家。阿衡为他守门,言希却自己拿钥匙开了门,不说话,扶着梯自己朝二楼走,脸红得很厉害,脚步只是强撑着不乱。 他装作没看到阿衡。 半夜,虽吐了酒,却是极轻的脚步声。 阿衡闭着眼,一夜未睡。 他白天和平时一样和阿衡谈天说笑,拉着她走遍整个古城的每个角落,带她吃遍了整个老城。小巷子里的猫耳朵,胡同中的炸年糕,沿着他幼时成长的痕迹,古色古香的茶坊,一杯花茶,耗过半轮夕阳落山。 他说:“你如果幼时不曾离开,便是这样的一辈子。” 只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他的面色有些苍白。 阿衡用手支着下巴,不凉不淡地问他:“言希,你究竟,把我当作什么呢?”她认真请教。 他虚心回答:“自然是女朋友。” 阿衡看着长长尖尖的壶嘴拖曳着滚烫的茶水分毫不差地落入杯中,轻轻开口:“好,你从今以后,不要再和陆流牵扯不清了。” 她说:“你为他这样,我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