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2 曾经沧海难为水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92 曾经沧海难为水

大四,少了许多公共课,晚上总是很无聊。寝室众人爱逛街,阿衡喜静,一个人跑操场。 一圈,两圈,三圈…… 四百米的标准环形,春季的夜,大开的四角明灯,连草的摇摆都能看清。 有些东西,闷在心里,时间长了,原来不会成患,只会,蒸发。 跑完,呈“大”字,整个人趴在草地上。 旁边很多恋人爱看星星看月亮,亲爱的好美好美。她却低头望着草丛中的蝈蝈,捉了几只,用青草穿好送给在在。 “我逮的,借给你玩,不要总闷在家里。”她用手揉着他的发,再也没有的温柔。 那个少年用手捏着蝈蝈,温和笑着。 她看他总是像在照镜子,表情、语气、姿态、秉性都如出一辙,波澜不惊,如同一杯温水。 她想起自己来云在公寓的目的,拿出一叠宣纸递给他。 云在愣,问:“这是什么?” 阿衡说:“上面是我摹的一些佛偈,基本的楷体,你拿着练练字。这么大的孩子了,字写得不像话,我和阿爸小时候惯你,你说不爱练字就不练,结果这个字……” 她翻翻他做的笔记,字迹潦草闲散,鬼画符似的。阿衡皱眉,好笑又无奈。 云在拿起宣纸,厚厚一沓,清新工整,一笔一画,正适合练字。 他迟疑,问她:“就为了让我练字?” 阿衡想了想,微笑:“顺便磨磨性子。你还小,思想有些偏差,练字修身养性,大有裨益。” 这话,不可谓不含蓄。 阿衡心中隐隐有忧患。前些日子她问在在思尔怎么样,心中可有好感,结果这少年却说:“温思尔眼太大,个子太低,唇不够薄,眉毛不像远山。” 她听了,皱皱眉却没说什么,连夜赶了一些字送了过来。 云在是个极聪明的孩子,看着字帖,温和地说:“我会好好练的,阿姐。” 寝室小五过生日,垂涎美色,除了寝室的人,还顺道请了云在。美其名曰:你弟弟就是我弟弟,当然如果你愿意让他当我男人我也不介意。 四五月的天,大家围在一起吃蛋糕。小五是寿星,嚣张得不行,灌了大家很多酒,白的啤的,连阿衡这样好酒量的都有些头晕眼花。 云在身体不好忌喝酒,该他喝的阿衡一律含笑挡完。 小五喝醉了,痴痴摸着阿衡的脸噘嘴:“这样的姐姐上哪儿找,我也想要。” 云在弯弯眼:“我情愿你是我姐。” 小五眼睛亮晶晶的:“瞅瞅孩子嘴多甜,多会说话。好,再喝一杯!”又递过满满一杯白酒。 云在依旧笑,阿衡无奈,抽搐,接过酒低头喝完。 散场的时候,208寝室的人基本都醉了。小五醉得最厉害,站不稳了,却抱着阿衡直亲孩子脸颊,说:“我们阿衡,一定要幸福来着。” 阿衡笑,脸红扑扑的,点头“嗯”。 小五指着她:“晚上不许偷哭,知道不?” 阿衡笑,脸依旧红扑扑的:“我什么时候偷哭了?” 小五撇嘴:“每天床都在颤,枕头都湿了,以为我们是傻子啊?” 无影清醒了一些,拽着小五:“胡说什么呢!”然后对云在说,“你陪你姐逛会儿散散酒,我们先带小五回去睡觉。” 云在点头。 阿衡喝得不少,醉了还是不太爱说话的样子,只咧着小嘴笑呵呵地向大家挥手。 他伸指牵她的手,她没有拒绝,指着霓虹灯,说:“在在在在,咱们小时候哪有这么好看的东西哇。” 他笑着说是啊是啊,温柔秀雅,伸指,十指相扣。 与她。 阿衡低头看到两人的手,呵呵,用另一只手捏云在的脸颊:“再让你牵最后一次。云在,你长大了,不能再像个小孩子了,知道吗你?” 他点头:“嗯嗯,我知道。” 我知道你小时候没有偷吃白糖糕;我知道你写大字时没有偷懒;我知道你没有打碎阿爸的砚台;我知道你没有偷偷羡慕我碗里的五花肉;我知道你早就长大了……我都知道。 他说:“云衡,我知道的,你又还记得多少呢?” 阿衡呵呵笑:“我记得,我们在在可厉害了,把隔壁提亲的李阿哥用药罐给砸走了。” 云在笑:“你记错了,不是药罐,是药炉。” 阿衡仰着小脸望天:“胡说,我明明记得是药罐。” 云在叹气:“你确实记错了,因为那个药炉是你平时给我熬药用的。” 阿衡摸鼻子:“我说怎么不对劲,药罐这么脆,怎么当时没砸碎,原来是记错了。” 云在笑了笑,握紧她的手却没有说话。 他记得清楚的何止这一件。 邻居恶意的风言风语,父母无意的说漏嘴让他早就清楚,所谓阿衡,从不是他的亲姐姐。 自己活不长,十三岁的时候已经像个耄耋老者,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光景醒来,其余大半都在她怀中沉睡。 即使少年时有什么懵懂的心思,也都被病痛耗得消失殆尽。 有人上门提亲说要娶阿衡,只拿了一吊猪肉和一万块钱,说用这钱给他看病。他当时五内俱焚,病者哀思,一痛贫者卖姊,二痛喜欢一个人却没有资格喜欢。 痛上加痛,那时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滚下了床爬到给他保命用的药炉面前,用尽所有的力气砸向那人,想着死了一了百了。 过了几天却来了一辆车,一个人。 然后,把他的阿衡带走了。 因为卖姐的屈辱,他在医院总是想不出活着死了又有多大的区别。医生对他说手术做不好会丧命,他却高兴了,因为生死关头,阿衡总会来看他的。见她一面,死了,似乎也没什么遗憾了。 可是,她却不肯来。她的母亲说阿衡外面求学,诸多不便。 阿妈急了,不知自己说错话,连名带姓横下心一句:“能不能让云衡接电话?” 对方却说:“阿衡姓温。你们想要多少钱?不要再纠缠了。” 阿衡姓温。 想要多少钱呢? 多少钱才够云在再买一个叫云衡的阿姐呢? 他心痛得连吐出来都嫌不快,上手术台之前昏昏沉沉,只想着八个字:无价之宝,哪里能买? 所幸,活了下来。 所幸,遇到一个有眼无珠的男人。 那人初见,看他很久,单刀直入,你认不认得一个叫云在的人? 二见,直言,有一女子对自己用情极深,甩都甩不掉,姓温名衡,问他可有办法解忧? 三见,他试探,用了低贱的三十万。那人却毫不犹豫,甩手贱弃他求之不得的阿姐。 那个人,相貌极美,心如毒蝎,喜与人亲近。 交谈聊天,惯常,咫尺之距。 他叫,言希。 阿衡五一回了一趟家。 思莞公司一切也都上了轨道,和女朋友感情升温,多半是定了,可惜温老咬紧牙关不松口。 辛达夷一直不交女朋友,辛老爷子急了,把阿衡喊回家里:“我说阿衡,我们家的那个小崽子一直不谈恋爱,身边就你一个姑娘,他是不是暗恋你不敢说啊?” 阿衡:“是啊是啊,他暗恋我。” 转眼,逮住辛达夷,要笑不笑:“达夷,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拿我当挡箭牌。” 辛达夷也挺愁:“阿衡反正你现在没男朋友,要不,咱们演出戏,先宽宽我家老爷子的心。” mary冷笑,眼角要撩到天上。 阿衡黑线:“我妈也挺愁,你怎么不说让陈倦跟我回家,宽宽我妈的心?” 你们俩公公闹腾,搭上别人,缺不缺德。 mary猛点头:“成啊阿衡,我就爱你,咱俩成了,你给我生个儿子,我给你买宝马。” 阿衡说:“别,你给我生个闺女,我就给你买宝马怎么样?” mary讪笑:“咱没那功能不是?” 阿衡叹气:“你们都多大,什么轻重缓急分不出来,要是真有感情,就争取辛爷爷的同意……” 辛达夷抹泪:“你就官方你就没同情心吧温衡,信不信我说我喜欢一个人妖,我爷拿他偷藏的公家的扔死我?” 阿衡说:“我信,我爷也有几枚,万不得已,准备轰了温思莞和他女朋友。” mary却怒,拿榴梿砸达夷:“你他妈才人妖,啊,不对,人兽!不行,分手,老娘不跟你过了!” 辛达夷:“成啊,分手,把公司我的两千万还我。” mary:“我呸,你要不要脸,那是你的钱吗?要还也是还言希!阿衡,没事儿哈,我多提几遍你就没感觉了。对,还也是还言希,跟你有毛关系?再说了,这年头,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啊?连阿衡都跟言希掰了,失恋没关系啊乖,阿衡我陪你喝酒。那啥,辛达夷,老娘会怕你?” 阿衡无语。 辛达夷:“我靠,老子娶了个什么媳妇儿啊娘的,怎么这么不会说话,能在阿衡面前提言希吗?你有没脑子?就算提,你提一次言希就算了,你还提两次言希,你说你老提言希,让人孩子怎么受得了,就算受得了,你能一直提言希吗?” 阿衡:“……” 话说,一日,辛达夷、陈倦赔罪,请阿衡看电影,为啥,大家都清楚,我不说了。 看的电影叫《致命id》,讲的是一个人精神分裂,比言龙子还牛,总共有十重人格,而且十重人格能同时出现,互相厮杀,最后最坏的那个人格战胜其他九个人格的十分牛掰的故事。 于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反正,阿衡是没看懂。 于是,这孩子一直啃爆米花,啃啃啃,身旁俩贱人一直埋着头,嗯嗯啊啊,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最后,孩子愤怒了,见过没诚意的,没见过这么没诚意的,请人看电影,难道还买一赠一,顺带真人男男舌吻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奶奶的。 辛姨妈,你奶奶的。 陈肉丝,你奶奶的。 最后可乐喝得太多,阿衡憋不住就去了厕所。回来时路太黑,走到vip区,一不小心踩人脚上,一歪身子,栽倒在某观众身上。 那人说你没长眼睛啊,声音很耳熟。 然后,她想站起来,电影刚好结束,人群轰地往外涌。 他迟疑了,三秒后,却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里,很久很久。 空旷黑暗的空间,除了喧闹,还是喧闹。 没有光明,没有真相。 电影,谢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