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4 心里有座长生墓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94 心里有座长生墓

当一切开始的时候,将来的我们,把它冠作,过去。 她说,我的过去,与你们相同。从一个人,再回归到一个人的宿命。 只是,留下一个无法消除的牙印,噬在喉头,再深一寸,致命。 思莞说“陆流想跟你一起吃顿便饭”的时候,阿衡正在喝思尔捣鼓了一下午做好的卡布奇诺,然后泡沫差点从鼻孔中喷出来。 思尔嫌弃:“这点儿出息,恶心不死人。”把手帕砸到她脸上。 阿衡着看思莞:“我不跟他吃便饭。还便饭呢,便饭,便……多缺德、多阴险一人啊,我去了,他把我给卖了怎么办?” 思莞:“哥就是个传话的,爱去不去。” 思尔拍桌子:“有饭白吃干吗不吃?陆流请吃饭一般五星靠上,他说什么你甭怕,堵耳朵吃就成。再说,你跟他能有什么共同语言?” 思莞:“共同语言,他俩还真有……” 咳,一个共同拥有过的男人。 区别在于,陆流有分无名,阿衡有名无分。 然后,再本质区别一下,这个男人的前七年也许再加上无限远的将来是一个男人的,中间的五年零一百八十三天是一个女人的。 阿衡拿着盛卡布奇诺的白瓷杯无限眺望远方,忧郁无比。 思尔拧孩子脸兼威胁:“赶紧喝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琢磨什么,我跟你说,我煮一下午的。” 阿衡泪,心想,你煮一下午就煮出来这么个玩意儿,我随手泡泡都比你煮的好喝。 结果,最后,阿衡还是去赴了陆流的约,吃便饭。 阿衡记得很清楚,那天,陆流穿了一件墨绿色的t恤和有些发白的蓝色牛仔裤,头发没定型,软软的,会笑,笑起来能让人想起眉心一点朱砂的菩萨。 思尔猜错了,他带她去的地方不是五星级或是n星级,就是一个普通的饭馆,私厨,一天只做十桌菜,茶水免费。 味道……味道有些熟悉。 陆流给她布菜,说:“陆氏旗下model陈晚就是在这里学的厨艺。” 阿衡夹了些肉丝:“哦,是苏菜,我们那儿的。”又吃了别的,笑,“跟我做的差不多,家常口味。” 可心里却骂自己,还能笑出来,嘛孩子。 她放了筷子,正襟危坐,特诚恳:“陆少,您有什么事您直说了吧,这么亲切我不习惯。” 陆流微笑:“没什么,我说过要请你吃一顿饭的。我说过的话一般都算话。” 阿衡“哦”,也就默不作声地开始吃东西,从松鼠桂鱼顺时针绕到排骨,咬两口;从鸡汁扒翅逆时针绕到排骨,再咬两口。 陆流殷勤,把排骨转到她跟前,说:“这里排骨是特色。” 阿衡笑不出来,说:“吃出来了,真好吃。” 想想自己之前做的那叫什么啊,整天红烧清蒸水煮的,就算一天换一样,五年来每一样也能吃个三百来遍了。何况,一不高兴,加辣椒加花椒抱着醋倒,使小性子的时候海了去了,怪不得人跑了呢。 陆流看她,莞尔,说:“好吃就多吃些。”夹菜倒饮料,无微不至,真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 阿衡搁筷子不吃了,有些无奈,呵呵地笑:“陆少,我承认我是个失败者,在你面前。如果你想确认的是这个,我承认。” 陆流目光深邃,却淡淡地一笑:“我要是你,我会花另一个五年,把人抢回来。” 阿衡郁闷:“可我不是你。所以,人没了,家……也没了。” 她认死理,那谁说过,09-68是她的家。 陆流却扑哧一笑:“这么说,天对你,好像挺不厚道。” 阿衡敛着睫毛,眼底的温柔也遮了个彻底,她说:“你不可否认,有时,它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陆流说:“你恨我,或者言希吗?” 阿衡笑:“我想起你的时候,整晚睡不着;想起言……言希的时候,是睡得最香的时候。因为,只有在梦里的时候才会看到他。” 陆流嘴角带点子笑意:“你梦里的他是什么样子呢?” 阿衡吸鼻子:“我梦见他小时候了,扎着小辫子,穿女孩子的衣服,眼大得占半张脸,抢我手里的白糖糕。” 陆流哈哈大笑:“是,他小时候就是个吃货。上小学时,演话剧的时候也确实扮过小姑娘路人甲。不过他没抢白糖糕,抢的是扮公主的思莞手里的糖堆儿,把思莞还给弄哭了。” 阿衡也笑:“你呢,你当时在哪儿?” 陆流说:“我当时扮王子,帮路人甲抢公主的糖堆儿。” 阿衡笑得死去活来,她说:“我上小学的时候正垂涎我弟碗里的五花肉,不过没人帮我抢。” 他笑:“是啊是啊,那时候我们身边没你,你身边也没他。” 阿衡说:“你知道吗,我是言希饭,他的club我注册的有十个号,一个因为潜水被封了就换另一个。可我和其他的粉丝一样,喜欢他的心只有多,没有少。” 陆流含蓄地笑了笑,其实心里觉得匪夷所思。 阿衡说:“我从未遇过这样的挫折,不是一瞬间把人击垮,而是过了许多天许多年才发现,那样的伤口,一直在一寸寸地生长。等着我误以为它长好的时候,它再狠狠地给我一击。我一直称这个伤口叫‘言希综合征’。” 她鼓足了勇气,对着这个人,微笑着大声说:“可是,我爱这个男人,就算你是陆流或是赵流孙流钱流李流都一样,当着你的面,我也敢说我爱他。他身边有我没我,我身边有他没他,都一样。我嫁我的他过他的,可谁还能阻拦谁那点爱好。” 她说:“我爱他。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在我的心中,一直盖着一座铜雀楼,里面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里面还锁着我的言小乔。就算我出局,就算我已经不在这里或者那里,忘记那些言希曾经呼吸过的空气、见过的土地,可是,铜雀楼中的,也是我的美人儿,我的未亡人,而不属于你。” 虽然,日出之时,梦散,我渐渐将他忘去。 回家时,阿衡从背后抱住温妈妈,说:“我想出国了。” 温妈正在愁云家送来的那个笋干到底是煎啊炸啊还是凉拌啊,手伸到后面拍拍女儿的脑袋,说:“乖,一边儿去,妈正忙着呢,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啊。” 阿衡黑线,哦。 然后温妈继续思考,到底是煎啊炸啊还是凉拌啊,半晌,她反应过来,扭脸:“温衡,你说你想去哪儿?” 阿衡低头笑,揉揉鼻子:“没什么,我就是说我想出国转转,回来,在b市医院找个工作,到时候再结婚。” 温妈滞了滞:“这孩子,怎么突然想出国了呢?你在妈妈身边才待几天……出国,受苦呢,有谁照顾你吃穿住行……你让我怎么放心?” 她走过去轻轻拥抱母亲,笑:“妈妈,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越来越爱阿衡了呢?” 温妈瞪她:“净说傻话,你是我生的,我不爱你还爱谁?” 阿衡噘小嘴:“你爱的人可多了,什么思莞女朋友啦、孙鹏啦、达夷啦、言希啦,你对他们比对我还好。” 温妈大笑:“闺女,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词叫‘人情世故’。他们,跟你不一样。” 想起言希,顿了顿:“再说,有些人,不是想疼想照顾就有机会的。” 阿衡说:“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能像现在这样爱我呢?” 她半开玩笑地这样问着,手心却微微发热。 温妈妈不说话,她在思考怎样组织语言。 很久,她才缓缓开口:“阿衡,你在我腹中的时候,温家危机四伏。当时,陆流的爷爷同你爷爷一直政见不合,他握有你爷爷的一些致命的东西,如果他把这些东西捅上去,温家一家老少,恐怕都保不住。 “你爷爷为了给温家留一点血脉,就想起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当时从你在育婴房丢失到思尔被抱回来只是一夜之间,你爸爸他说为了保你的命,让我不许闹。结果又过了些日子,就听说言帅一力保举你爷爷,把事情压了下去。 “虽然陆家有猜测,但基本上大家都认为你夭折了。可你爷爷一直不安,觉得证据在陆老爷子手中,一直不敢把你接回来,而思尔,则是言帅救我们家的最主要的动力。 “思尔她……是言希父亲的私生女,亲生母亲死了,当时你言伯母和言伯父闹离婚,如果再把这孩子抱回去……言帅和你爷爷商量决定了这件事,他当时兴许是为了补偿你,还亲自去过云家,承诺了你和言希的婚事。 “再到后来,你奶奶一直思念你,那几年身体不好的时候,时常戴着老花镜看你养母寄来的你的照片。临终时把你爷爷叫到跟前,说你受了太多苦,哭着求他一定要把小孙女接回家。 “你奶奶病逝之后,你爷爷为把你接回来,咬牙把家里的财产清点送给了陆老爷子,外面的名义是温家参股,可实际就是白送。比如前两年,思莞进陆氏工作时常遭到排挤,谈生意见客户诸事不顺,要不是……” 温母说不下去了。 阿衡脸色苍白地坐在厨房靠墙的地板上,带着哭腔说:“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温母抱住阿衡,说:“我从来不敢让自己去爱你,兴许哪一天,为了保存温家的一丝血脉,他们又把你送到哪个我看不到摸不着的角落。” 她哭着说:“你让妈妈怎么活,到时你让妈妈怎么活?你爷爷说把你送到云家,我不能有意见;你爸爸说把你送给江南顾氏,我还不能有意见。我这辈子就生了你和你哥哥两个,他们从不知道我有多难受。可是,妈妈真的疼啊,妈妈该怎么办?” 阿衡用手捧住头,半天没缓过气儿。许久之后,她推开温母,轻轻开口:“妈,你让我静静,我脑子乱。” 阿衡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不说话,不开灯。 四周悄然。 思尔走进来坐在床边,轻笑:“看见没,搞到最后本小姐才是最可怜的那个。以后,我告诉你,温衡你再觉得你委屈,我不用活了。” 阿衡往墙角躺了躺:“你过来。” 思尔躺在她身边轻轻地笑,眼睛妩媚,在黑暗中闪着光。她说:“我败给了时间,我没法恨你。” 阿衡笑,闭着眼睛:“恨我吧,连我都想恨我自己,真了不起,居然是温家全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思尔说:“你不是稻草,你是祸水。你毁了我哥哥,你毁了这个世界唯一没有目的,真心待我的人。” 阿衡眼皮动了动:“你说谁?” 思尔眼中有泪,瞪着她,咬牙切齿:“我说我的哥哥,我说所有人口中的言龙子,我说那个世界上最傻的人! “可是,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连干涉的权利都没有。 “我们,我,包括受了言希恩情的温家老老少少,只能像他教的那样,学着爱你,珍惜你。在别人不知道你的好的时候耐心看到你的好,给你鼓励,给你亲情,给你这个世界本可以立足而你却无法拥有的东西! “你要的,他都给你,你不敢要的,他也帮你想好。你见过这样的傻瓜吗温衡?” 阿衡说:“你不要喊言希言龙子,不要拿别人说过的话侮辱他。” 思尔却讥笑,看天花板,眼角的泪滴在枕头上。 “言龙子,言龙子,左耳全聋,右耳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二十听力,怎么,你不觉得贴切吗?” ——你有什么很想和我一起去做的事吗? ——傻瓜,还是那么喜欢言希吗?像是两年前。 ——喂,温衡,我们谈一场恋爱吧。 ——你要好好地活着,多多在他们面前做真阿衡,在言希面前的这个阿衡,余下的,我也会努力,好不好? ——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不垮下,还能站在这个世界上,我什么都不在乎。 ——我跟你保证,云在这辈子都不会再离你而去,所以,宝宝,永远记住你这一刻的快乐,是最初,也是永远。 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 你是复读机吗? 言龙子,对这人,名副其实。 言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