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5 不想听说的谎言 - 十年一品温如言

Chapter 95 不想听说的谎言

“下一次,你要是再敢生病,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再找到你。” “……好。” 阿衡说:“都是他的选择,替温思莞喝酒谈生意,替温家要回钱,替温衡找回云在,都是他选的,是不是?” 所以,他天天喝酒喝到吐;所以,温思莞有了钱开公司,温妈妈日子太平;所以,云在从天而降简直像上天的恩赐。 思尔:“是啊……哎……温衡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怎么寻思不出你半点儿难过?” 阿衡却直直地从床上坐起来,下床翻出行李箱,叠衣服,说:“难受什么,他自己选的。” 她把带回来的衣服都整好,扣上密码锁:“温思尔你借我的法语电影《蝴蝶》都半个月了你预备什么时候还?” 思尔愣了:“温衡你干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阿衡微笑:“你还我电影,然后,你们继续演戏,我走。” 思尔:“啊,大半夜你去哪儿?” 阿衡竖起箱子,提在手心:“哪儿都成,只要别让我再看到你们这些……人。” 她满眼冰冷,用看什么不洁东西的目光望着思尔,眼中的温婉山水此刻却尖利得像刑前刽子手喷了酒雾的刀。 寒,薄。 思尔从未见过这样的阿衡,她慌了,说:“这事儿我们不是故意要瞒你,言希他耳朵聋了,他说他不能拖累你,你值得更好的。” 阿衡淡淡地笑了:“所以,就把自己卖给一个男人,唱一场苦情戏,让前女友高枕无忧?温思尔你说,他怎么这么贱,我……怎么比他还贱?” 思尔恼了:“要不是怕你一辈子遭拖累,你又凭什么这么说他?” 阿衡提着箱子转身,留给了思尔一个背影,白月光的冷。 她的声音没有温度:“就凭温衡犯病,整天把他捧在手心都怕化了,他却转眼一点不含糊地糟践自己!” 她说:“温思尔,你说得对,这个大院儿的东西统统都不要妄想。你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不,修了几辈子的福,让你们对我这么费尽心力!” 她咚咚地下楼梯,思尔却猛拍斜对面的门:“思莞,你快拦住阿衡,她要离家出走。” 思莞吓了一跳,穿着睡衣开门,看情形明白了,也急了:“温思尔,就知道你嘴大藏不住话,当时就不该让你参与。” 思尔却捶思莞:“你快把阿衡拖回来,大半夜的,她有个三长两短……” 思莞被她捶得内伤,也咚咚地下楼,从后面拖住阿衡,冷声:“别胡闹了,回屋去,一会儿爷爷妈妈都被吵醒了。” 阿衡却抓住思莞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思莞吃痛松手,阿衡抱着箱子开门,思莞却恼了,打翻阿衡手里的箱子,大吼:“温衡你他妈干什么呢?!”抱住阿衡就要把她往回拖。 阿衡狠狠地捶思莞的手臂,鞋在地上死命抵着地板,几乎扭曲。 思莞却拖着她,不管不顾,往客厅走。 她的长发散在脸庞上,像个疯孩子,使劲掰思莞的手,唇角咬出了血印。 思莞心中窝火,加大了力气钳着她的肩,不看她,大步往前走。 到楼梯处,本来一直挣扎着的阿衡却突然安静下来,垂着头,松下手脚的力。 思莞本来没有感觉,一瞬间却觉得手上有滚烫滑过。 他怔了,停了脚步,低头,看到大滴大滴的液体落在他手上。 她轻轻开口:“让我走,温思莞,求你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多灿烂的温家,多高贵的温家,啃噬了我的脊骨,让我再也站不起来。 她皱缩着面孔,压抑哭声,声音低哑得快发不出。 思莞愣,松了手。他转身看着站在楼梯上的思尔,说:“给言希打电话,让他来一趟。” 思尔一直傻杵在那里,没反应过来:“啊?” 思莞吼了起来:“我说你他妈的快给言希打电话,让他来温家!” 思尔吓着了,噔噔往房间跑。阿衡却拿起了地上的行李箱,垂头说:“妈跟爷爷你好好照顾就成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思莞眼里噙了泪,他低声哀求:“阿衡,哥求你,你听话,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多少年咱们家都熬过来了,你要是走了就真的散了。妈见你在身边,不知道有多高兴……” 阿衡手背却蹭了眼泪,她说:“我也求你了,别再给我扣高帽子了成吗?对你们来说,有钱有权,温家就散不了。” 她打开门,毫无留恋,合上。 思莞站在客厅,扯着自己的头发哭了起来。 阿衡走在大院儿里,深夜,冷冷清清。不远处,有强烈的亮光,在黑暗中,刺眼。 她站在树下,眯着眼看着那辆酒红色的法拉利疾驶而过。 他坐在里面,跟她记忆中一样好看。可现在,她觉得连看到他,都这样的羞耻难堪。 拖着行李转过身才发现,背道而驰,也不是想象的那样艰难。 回到学校的时候,生活又规律起来。 和李先生约好了,每周周四周六两个下午学法语。大五了,课程偏向实践,除了留在学校实验室的一些学生,其他的医学生基本都联系了医院实习。 法国科研所的考试定在十一月份,大致包括三块内容:法语基础、医学原理和一份关于2003年sars病毒传染研究的论文。 最后一道题是李先生出的。院里的学生当时临阵脱逃的闹红脸,没去的吃哑巴亏,暗骂李先生偏心,想捧自个儿跟前的得意门生也不能这么不厚道。 这道题,它不是三分两分,而是整整三十分呢。于是去图书馆上网查资料写论文的又多了几倍,看阿衡他们几个当时留下的学生的眼光也不舒顺了,在背后围一块儿说什么的都有。 最后一班班长小胖恼了,说:“当时谁还拦着各位的腿脚了不成?你们不去的不去装孙子的装孙子,这会儿倒都蹦跶起来了,七月半诈尸啊?” 众人落个没趣,讪讪,作鸟兽散。 阿衡倒是不介意,专心致志地学法语攻药理。 寝室里除了她都没出国的意向,辅导员帮着联系去了z大附属医院实习,白天晚上地倒班,基本见不到人。 过了俩月,大家瘦了两圈。阿衡心疼,买了个锅,在寝室就近给她们煮汤,当归、党参、红枣则是厚着老脸跟药学实验室借。 实验室一群大二的小娃子们看见她就笑:“哟,学姐,又来偷我们的实验器材呢?” 阿衡:“咳,借,我就是借。” 药学老师朱教授以前教过阿衡,笑了,揪孩子耳朵:“打秋风打到我这儿了,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脸皮磨不薄啊!” 阿衡塞了几块当归、党参到白大褂里,撇小嘴:“朱老师,疼,疼来着。” 朱教授笑骂:“滚吧滚吧,小丫头,出国前别忘了请你朱老师我撮顿好的。” 阿衡笑呵呵,揉着耳朵,说:“好。” 她很久没有见云在,虽然借口学习没有时间,可是自从阿衡看到他练了大半年毛笔字的字迹后,心中已经有了阴霾。 一叠宣纸,字迹和她如出一辙,连收笔时的败笔也和她一模一样。 让他重新写,他写了满纸的阿衡。 她还不想让爸妈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收养了个忘恩负义的闺女,连勾引弟弟的事儿都干得出来,于是,她说:“我忙得没时间给你做饭了,在在,抱歉。” 那个少年却留给她一个干干净净的背影,云一样的眼睛,依旧笑眯眯的,却是面无表情。 十月底的时候,辛达夷开车来了z大。 达夷说:“阿衡,我们聊聊吧。” 阿衡笑:“你轻易不来,想吃什么,西湖醋鱼?我带你去西湖边上吃成不成?” 他苦笑:“阿衡,我不是来吃的……” “还是你想去划船喝茶买纪念品?” “阿衡……” “难道你是来h城买房子的?最近h城房子有涨的趋势,买了是挺划算。” 达夷苦着脸说:“小姑奶奶我错了,我不该瞒你,我自首,我错了阿衡,我就没对过。” 阿衡抬抬眼,却笑了:“tuesbete.” 达夷蒙了:“啥,啥玩意儿?” 阿衡说:“我夸你呢,用法语夸你呢。” 笨蛋。 达夷却抹泪说:“您也别夸我了,您给我个机会,让我给您好好解释就成。” 阿衡却走旁边道儿,在学校小卖部给他买了罐热咖啡,递了过去:“你尝尝,我们学校都爱喝这个。” “噢,唉,真挺好喝的,比温思尔捯饬的好喝多了。呸,不是这么个事儿,你别打岔了小姑奶奶,你能让我说说话吗?” 达夷眉毛快皱成毛毛虫,脸憋得通红。 阿衡笑,坐在操场单杠上,好心地把达夷也拉了上来,说:“成,你说吧。” 达夷说:“这事儿得从大前年说起。我那时候刚开建筑公司,找言希做宣传。你知道,言希有段时间没接你电话,我跟你说他发烧了,其实那时候,他刚出医院。因为之前,我们公司第一天开工,在建筑工地刚给他拍了几幅背影画,他突然就捂着耳朵……昏倒了。” 阿衡咕咚咕咚喝咖啡,红色的罐子冒着热气,她低着眉毛玩拉环,左右、右左,脸上,却看不清表情。 达夷瞄阿衡,硬着头皮说:“把他抬去医院,医生说言希左耳朵彻底听不到了,右耳的听力也在逐渐消退,还说,到最后,会全聋。” 她转了转,终于把拉环掰了下来,手指有些勒红了。 他说:“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施工队噪声太大导致的,医生他跟我说是隐发性的,施工队噪声只是个诱因。查言希以前的病历,当年言希离爆炸源太近,耳朵已经埋下了隐患,他常常会突然性耳鸣。只是他从没说过,我们……我们没人知道,结果…… “结果言希醒了,把自己锁在家里好几天,家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到最后出来的时候,说让我帮他一个忙。 “我当时恨自己害了言希,不停抽自己嘴巴。言希却一直重复跟我说,达夷,我记你一辈子的恩,你帮帮我。然后……然后,他让我帮他瞒着你,他说他完成了你的心愿就消失。 “他一直跟我说:‘要是阿衡知道我又病了,她又该折腾了,真的,我怕她跟全世界过不去。’他说:‘我答应过阿衡,要是再敢生病,有多远滚多远。’ “他笑,说:‘一次癔症,已经够了。’ “他跟我说:‘我老做梦,跟阿衡生了个聋孩子,达夷,我老梦见。’” 达夷说着说着就哭了:“阿衡,你抽我吧,是我把言希害成这样儿的,你把我往死里抽。”他抓住阿衡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招呼。 阿衡手上的咖啡罐子晃动,褐色的液体溅在了裤子上,吸入纤维,烫了她一下。 却奇怪,一点不疼。 她说:“辛达夷你还是不是男人?十七八岁就爱哭,到现在都没改。”无奈,拿袖子蹭那人的眼。 达夷说:“靠,老子也不想哭,老子毁人姻缘,下辈子八成该做猪做狗被你们俩给炖了。” 阿衡扑哧一声笑了:“你长什么样,我下辈子记住了给你养老送终,保证不炖你成不?” 达夷尴尬:“我怎么感觉自己是当事人,你跟局外人似的?” 阿衡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她出生了,然后,死了,埋在了小小的盒子里。” 达夷黑线:“重点在哪儿?” 阿衡笑:“一个人啊,重点是,一个人。” 达夷匪夷所思:“所以呢?” 阿衡说:“所以大家最后一人落一盒子。我跟世界过不去,就为他。我要是真跟他生了个基因不良的聋孩子,挤一盒子里也算理直气壮了。可我是什么啊达夷,你说我算什么呢?” 我算什么? 抱着自己的盒子,活了,死了,埋了。